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威风凛凛的考试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0373 2021-04-04 23:37

  让自己的弟弟当助手。这馊主意是谁出的,一想便知。偏偏她那个自以为无所不能的天才弟弟听说可以亲自帮她度过考试难关,一口答应了人家。

  林凉揉揉额头,打个电话先给弟弟提个醒。

  “姐。你放心,有我在。”

  一听弟弟这个目中无人的口气,林凉唯有头疼的份:“小玉,这次是谁主刀,你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是姐嘛。不过,姐,你哪里不行,给我使个眼色,我全部帮你解决。”

  “我需要你帮我作弊吗?!”林凉佯作暴怒。

  王子玉被这当头一棒,醍醐灌醒,诺诺地应道:“今晚全听姐的安排。”

  “你要是敢在今晚给我自作主张,你那欠我的一万多玫瑰升到两万朵。”教训完了,“啪”手机收线,林凉向厕所里的室友喊道,“我先走了。还得先去做术前准备。”

  “行。我等会儿去给你助威。”谭美丽大声应着。

  林凉只希望这帮人能今晚安分点,不要给她节外生枝,她就谢天谢地了。

  来到医院手术室,已听说了手术病人是堂妹林柯怡。

  对于林柯怡,她觉得还好,没有林艺璇阴险。

  林柯怡不懂主刀助刀的,以为王子玉是主刀,林凉是来帮她打麻醉给王子玉当助手,对她倒是和蔼:“林凉,拜托你了,我其实知道你的技术比艺璇姐好。”

  林凉先是戴着手术口罩帽子进去探望病人,听病人这么说,眨眨眼:“给你打麻醉的人不是我。”

  林柯怡看到手术室外走廊有林艺璇的影子,急成了满头大汗:“林凉,我不要她给我打麻醉,你给我打,我求你了!”

  看来其中有什么问题,林凉低下头,凑到林柯怡耳边:“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不然我不帮你。”

  “你知道我有慢性阑尾炎的。今晚她请我吃大餐。”林柯怡其实也捉摸不定是不是林艺璇搞鬼,但知道自己之前得罪了林艺璇不少,对于林艺璇和周紫东一样戒备。

  “哦。你贪吃。”林凉眨巴着眼珠子,从她表情上看得出是怎么回事,“但人家请你吃饭,你应该感谢人家,怎么可以怨人家呢?”

  “呸。她之前还对我说了句什么:是人都会生病。”林柯怡挤挤眼角想挤出颗眼泪来,“等我回去,我要和我爸妈说。”

  “这也怪不了人家,是你先得罪了人家。”林凉悠哉地道。

  “林凉,你不帮我?”林柯怡在这个生死关头上必定倒戈,“如果你帮我,我告诉你这家伙所有的阴谋。”

  林凉对于林柯怡所说的林艺璇诡计不感兴趣,因为林艺璇诡计多端,会让林柯怡觉察到吗。但是,今天的手术关系到她能否拿到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事关重大,至少不能让林柯怡和林艺璇在她的出科手术过程中故意捣鬼吧。

  “行。我帮你。”林凉装作接受了她的和解协议。

  林柯怡大松口气,向着林凉笑一笑:“千万不要让她进来!”

  这一点,林凉与林柯怡意见一致。

  林凉转身走出去手术室,大众评委们都集中到有手术室监控镜头的会议监控厅里面。等会儿能呆在手术室里头的,除了手术人员,只有两个评委。

  胡老头在走廊里与两个评委打招呼,先对着奉书恬说:“奉总参,没想到这次是你亲自出马,也太卖我和我学生的面子了。”

  奉书恬微微一笑:“那是因为胡教授声誉远播,周老师名气更大。我奉书恬,在学校里相比二位,也只能是在底下听课的份。”

  胡老头听着这话,吹胡子瞪眼睛的,心里暗道:这玉面书生,人称阴险至极,无极不用,今儿和老子再次对上了,老子这回绝对不像上次吃哑巴亏。心里头骂完,向周紫东使个眼色。

  周紫东接到,以富含深意的目光回答:胡老,如果这次能成,履行你和我之间的约定,你学生的档案由我抽走。

  胡老头先在关头上迷惑一下周紫东,让周紫东全力以赴:没问题,这事到时再说。

  看着这两人眉来眼去的,奉书恬始终含着微笑的眼睛移开后,望见了林凉向自己打的手势。

  于是胡老头也发现了自己的学生鬼鬼祟祟的举止,喝道:“怎么了?有话过来说。”

  “师父——”林凉咚咚咚跑过来,一副大恩大德的神色抓住胡老头的手甩一甩,“师父,学生此事,唯有师父能做主了。”

  胡老头挣开她抓得死紧的手,白眉一皱:“有话好好说。你这样子成什么体统?”

  “师父。师父应该有听说,这病人是我堂妹。所以刚刚我去探望病人时,因为我堂妹知道师傅是这个医院里最厉害的麻醉师教授,病人非要师父你给她做麻醉不可。”林凉喋喋讲出事情始末。

  胡老头瞪个白眼:“你胡说什么?给病人做麻醉的麻醉师另有安排了。”

  “可是病人已经认定了师父。如果不是师父给她做麻醉,她不开刀。”林凉暗地里咬咬牙,死活先把胡老头赖住,这样林艺璇和周紫东肯定无话可说。

  如果因为这点突然取消这场考试,得罪的可就不少人了,包括奉书恬在内。毕竟,是他们这方挑选好的病人,并且通知到各方深夜前来。胡老头心中不禁一气,向周紫东使出不悦的目色:看你找来的病人,怎么这么麻烦的?

  周紫东一时想不出解决的办法,只因林柯怡不知怎么回事,对于他竟然不信任起来。当然,如果胡老头愿意给林柯怡打麻醉,倒是对病人对他们主考方都是一件好事。因此他先是歉意地给胡老头回了个眼色,接着和林凉一起请胡老头出山。

  胡老头眼看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实属无奈。幸好,这阑尾炎手术甚小,打个椎管麻醉后,他便是可以在一旁休息。因而暂且勉为其难地接受了学生等人的央求。

  林艺璇这边尚不知情,准备好,想进手术室为林柯怡打麻药,顺带收拾这两个欠扁的堂妹,一举两得。进到手术室里,忽然发现已有另外一位麻醉师顶替了自己的位置,不禁一丝着火:“你是什么人?同志,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吗?”

  正好,两个评委与其他手术人员都去做最后准备了。手术室内仅有胡老头和病人。胡老头一听这没大没小的话,心想是哪里来的乡下丫头片子,白眉一抬,斥道:“出去!”

  林艺璇生平第一次被人斥骂,脑袋当场一空,双耳嗡嗡作响,脸蛋涨红,怒火滚滚。然耳听这老者语气很重,似乎是非自己能得罪的人,只得悻悻地转身走了出去。

  林柯怡看着她被骂后灰溜溜离开的背影,心里乐翻了天。

  胡老头见病人暗地里笑得浑身打颤,不由有所思虑,问:“这人你认识?”

  “我堂姐。”林柯怡坦白无疑。既然都撕破脸了,她再说林艺璇坏话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你和她感情不好?”胡老头难得打听病人的事,主要是因这病人是自己学生的亲戚吧,即是说,刚刚那个没教养的丫头片子也与自己学生有关。

  “她做人太缺德。”林柯怡瘪瘪嘴,“当然,我比她也好不了多少。”

  胡老头听她批评别人又批评自己,忽觉这丫头有趣,笑道:“你和我学生关系怎样呢?我之前从没从我学生口里听说过你们。”

  “哎。医生,你可不可以听我说一句话。”林柯怡想到要报答林凉,尤其在这个攸关自己性命的手术关头上。

  “你说。”胡老头感到有料,应道。

  “我刚刚瞄了眼外头,你和周紫东关系不错吧。”

  “周紫东不是你们结拜的兄长吗?”

  “对。他还是你刚刚骂走的我那个堂姐的恋人。当年,我那个堂姐把他从林凉的手里抢了过来。”

  胡老头一愣:这事,他还真是没有从林凉口里听说过。林凉不说,因为是女儿身可能是怕丢面子。但是周紫东貌似完全不当这事为一回事,从对林凉的态度可以见得。于是胡老头的心头当即沉了。其实,对于周紫东这人,他的确不怎么了解,毕竟周紫东刚调来这所军校不久。只是几面之缘后,觉得此人谈吐不凡,做事稳重,所提建议与他心中谋和,便有意让他亲近。莫非,是自己急于事成,落入小人行径了?

  “此事是真是假?我从没有听你堂姐提过?”胡志修沉声道。

  “医生,我现在是你手术刀下的病人,我还敢和你撒谎吗?”林柯怡心知对方是动了疑心,才发出这话,撅起嘴道。

  胡志修心头自是一团乱,做完椎管麻醉后,坐到了一边,没有说话。

  林艺璇被胡老头骂了以后,走到外头,问了别人才知道是临时换的人,而且是两个堂妹与周紫东的主意。她恼火非常,不仅计划落空,而且无意中得罪了胡老头是事大。即使如此,她淡定地走回到大众评审团所在的办公室,等着周紫东为她扳回一局。对于周紫东当老师的能力,她向来是十分信任的。

  两个评委先进了手术室,各立一边准备近距离观察手术过程。

  紧接手术人员进场。林凉穿戴完手术衣和手套,立在病人右侧。弟弟王子玉站在了她对面。深吸一口气后,林凉接过了护士递来的手术刀,手术正式开始。

  这只是个小手术,非常小的外科手术,一般外科医生都不屑做的小手术。但是,因为主刀是个学了第二专业的麻醉师,助刀是天才外科医生,又有两个资深外科教授当评委,这场貌不惊人的手术一下变得十分瞩目。

  监控手术室情况的小会议厅内,挤满了胡老头指定的28名大众评审团成员,都是这次454征兵考试晋级的考生。他们对于林凉的感情,也都处在一场矛盾中。一不可非议,林凉是他们的竞争对手,而且是十分可怕的竞争对手。如果林凉在这次出科考试中落败,意味林凉或许会失去进入454的资格,他们就此将会失去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未免对于自己不是件好事。二凭良心说,他们不能做这样损人利己的坏事,何况林凉在日常中对于每个人都亲切和蔼,从没有得罪过任何人,除了林艺璇。至于与林凉私下关系极好的吴平安和谭美丽,当然是在这关头上,竭尽所能为好友游说他人。然而,他们这样的举动,未免不是让一些考生起了反感。

  “如果林凉真有本事,需要你们这样为她私底下说话吗?”某考生开口。

  “哎。我只是说让你们到时候公平一点,不要做了昧良心的事。”谭美丽立马与对方叫嘴。

  “这个林凉可以放心。我们有眼睛看着呢。”考生们说。

  林艺璇见机插口:“我是林凉的堂姐,知道林凉不喜欢这种私底下作弊的小人行径。所以,林凉如果真的不行,我不会包庇她的。毕竟她拿到毕业证书的话,可以报考外科医生的执照了,将来是要作为一个外科医生医病治人。人命关天,这事不能乱来。”

  “林艺璇说的没错。”考生们听她这话,纷纷赞同。

  谭美丽气得要死,撸着袖子准备与她死辩到底,被吴平安给拉住。

  吴平安只轻轻一句话出口:“事实胜于雄辩。”

  林艺璇见他如此沉定,眸中闪过一抹暗光。

  费君臣与自己几个部下,是坐在了另一间办公室里,这里的监视镜头,不仅对准了手术室,也对准了大众评审团的办公室。看到大众评审团里议论声起伏不停,似乎媳妇这事不是那么容易解决,可见胡老头出的这主意有多刁钻。费君臣手指尖在眉宇上轻轻一划,唯有寄望媳妇能沉得住气,千万不要出任何差错。

  他的几个部下与他一样全神贯注于手术室内的动静,看了又看,他们觉得都还好,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不知在手术室内的总参什么想法?”六六比较担心自己向费君臣推荐的人选有问题,毕竟那个周紫东狡猾着呢。

  费君臣扫他一个白眼:“你们不是说只要总参出马,死马都能当活马医吗?”

  “糟了。”杨科突然对着手术室监视屏幕倒抽口凉气。

  费君臣等人望过去。费君臣当即面色一变。此时病人腹腔打开后,发觉阑尾已经破了,脓液弥漫在了腹腔里面。

  林凉看见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了,眨了一下眼睛。

  胡老头在旁观,也没想到自己挑选的病例会出现这种严重的并发症问题。这样一来,绝非是自己刚出科的学生能处理的了。他坐不安定,站了起来,有计划让这个出科考试暂停,换主刀医生,毕竟不能拿病人的生命开玩笑。这时,他的学生反倒给了他一个镇定的眼神:老头,坐着,我还没开始做手术呢。你急什么?

  我——胡老头把手抓抓口罩,自己其实没有权利叫停,有权利暂停手术考试的是两个评委。于是,他对向了两个评委。

  周紫东是深深一个皱眉,这种情况按道理来说,是天助他也,不该叫停。然而,如果顾虑到病人性命的话。

  奉书恬仍眼睛里微微一笑,向着手术台上的人,吐出两个简单的字眼:“继续。”

  胡老头和周紫东为此,都看向了奉书恬:他从哪里来的自信能这样信任林凉的能力?如果说信任林凉的麻醉师技术,倒也无可厚非,但现下是林凉完全不擅长的外科手术。

  奉书恬只是拿着笔在本子上做样子画了画,对胡老头说:“你知道带你学生实习开刀的是哪个老师吗?”

  胡老头琢磨着他这话里的意思:“她轮过好几个外科科室,具体带她的老师,应该也有不少吧。”

  奉书恬笑一笑,不再透露。

  周紫东眼色一沉:莫非这其中有什么秘密?

  这个秘密,只有站在姐姐对面做助手的王子玉最有体会。应说当姐姐第一刀从病人皮肤划下去的时候,他已经对姐姐的外科手术能力另有相看了。这,这,准确的刀姿,精确快速的缝合,精准的判定,能一刀下去直入到阑尾位置的手术医生,在临床上绝非是小辈,所以,姐姐这样突飞猛进的技术是谁能带出来的?他都不能,他认为他的老师们哪怕是454的师兄们都很难办到。唯一的答案,只剩下那个他高高瞻仰的姐夫大人了。于是王子玉不无意外地在心里边妒忌得要死:姐姐怎么这般好命!据六六师兄说,姐夫是多少年没有在人们面前显露身手了。

  “小玉,集中精力。”林凉见弟弟走神了,直接拿把钳子打弟弟的手背。

  她这一个小小的举动,却足以让所有人瞪直了眼。尤其是那些考生们,不知内幕的都惊讶得快要跳起来了。

  “这丫的,可知道她骂的是谁?”谭美丽一激动,拿双手掐吴平安的脖子,“不是说是因为和你是高中同学的关系,因此由你牵拉的线吗?”

  “是是是。”吴平安挣脱开她要他命的手指,吐着气说。

  有人跺脚:“连第一外科才子王子玉的手都敢打,她以为她是谁啊?!”

  吴平安在肚子里画圈圈:她是王子玉的姐姐呗。打小玉的手背只是小case,你们是没有见过林凉对弟弟抡拳头的时候。

  费君臣本是为媳妇打开病人腹腔后情况不好为媳妇着急,现在见到媳妇比小舅子更沉稳的气势,不由一笑,自己八成又多虑了。

  至于在手术室内当评委的周紫东,看见王子玉被主刀斥骂后居然没有发飙,惊奇时一阵子木呆呆的。

  看姐姐动火了,王子玉自然马上乖乖地收敛起一时的妒忌心,全力配合并听从姐姐的指示。这场有了意外情况的手术没有停止,林凉接下来的一举一动变得更格外引人注目。很多人突然发觉,这个平常大大咧咧毫不起眼的林凉,似乎并不是一颗尘埃,反倒是一颗藏在尘埃里的钻石,到了某个时候,会发出惊人的光芒。因此,哪怕是外科专业的学生,在这时候也能看得出林凉具备了一个外科医生首当其要最重要的两个素质——临危不变与细心入微。

  “如果她愿意当一个外科医生,好好培养,我相信会是一个出色的女外科医生。”六六捉着下巴,对于林凉接下来的表现给予了极高的赞扬。

  杨科听了可不高兴了:“我警告你,不要挖我的人!”

  费君臣听有人争抢她媳妇,并肯定她媳妇的能力,自然高兴。不过六六说的也没有错,如果好好栽培媳妇能力的话——就只怕媳妇过了这个关,不愿意继续当他的学生了。所以,他下一步该想着怎么诱惑媳妇了,创造机会让媳妇进一步与自己亲近。

  有个天才老弟帮忙,林凉能比较轻松地处理手术中突发的状况。最终做了引流和缝合,结束手术。看钟,居然也只用了两个钟头的手术时间。

  胡老头看着学生的出科手术完美落幕,跟着看到那个手术时间时,也是不禁一怔:这样快捷的手术,已不是一个普通外科学生能办到的。学生的外科能力,似乎完全超乎了自己的想象。他一时喜一时忧的,像杨科一样,有点儿担心林凉被外科挖角了。

  手术完成,接下来是两个评委的问题了。

  奉书恬先走到意识清醒的病人旁边问:“感觉怎么样?”

  林柯怡只能看见他那双微笑的漂亮的眸子,感觉今晚的手术像是在做一场美梦一样,既有王子给她操刀,又有一个英俊的男人在术后问她感觉。她感动地点着头:“很好。”

  周紫东面色再一暗。可惜林柯怡眼下陶醉在俊男的美梦中,压根不理他。

  病人被送下住院病房。两个评委开始当众打分。打分采取的是扣分与加分制。即是,考生每条违反操作规程的手术操作,都会被酌情扣分;加分则要看评委列出的理由。总之,扣分加分,都要有有根有据,列出来给大众评审团看,如果两人之间有矛盾的评分细则,再单独拿出来探讨。

  在将近二十分钟的等待之后,两个评委把打分牌亮了出来。

  一个是六十七分,

  一个是四十三分。<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