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爱人之间的信任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2921 2021-04-04 23:37

  刹——

  车子急刹在医院门口。车门“嘭”剧烈的一声从里面被踢开,墨兰从后座迅速出来。连车门也没有关上,她直奔向医院前面的台阶。自己的丈夫费镇南伫立在门口,一张铁森严峻的军容,缄默的嘴唇,无声漆黑的眼瞳,都是在无言地向她告诉了什么。

  他如钢铁一般的屹立,如磐石一般的不动。墨兰心里一恸,垂下了眼皮:一切,都已经清楚明白了。于是在她擦过他身边时,他的手在她小臂上突然地紧握住,用力的,像是要掐进她骨头里。

  “我不会倒下。”

  她轻轻地的一句话,犹如羽毛飘然落地,却是重如泰山。他的指头用力屈起,从她手臂上一寸寸地离开。她的手在他掌心里一个落空,身影如燕子般向病房飞去。

  病房门口,傅义博颤抖着将手伸入白大褂口袋里,摸索着手机,预备报警。这时,一只手带了两只指头轻落在他肩膀上,他的耳畔同时响起了一个冰凉如铁的女声:“你不要报警。”他心中蓦地大惊,一掉头,见到是恢复了身份的侄女傅墨兰。

  “小叔。让老太太走的安静些吧。她已经劳累了大半辈子。当众报警,就等于要继续折腾她了。这个事,由我来办。”墨兰尖下巴的小脸无波无浪,声音像是一条直线一样的平直,唯有稍微苍白的唇瓣,能隐显出她心中的一点情绪。

  傅义博抓手机的手垂了下来。或许是侄女的话有几分道理,也或许是侄女此时此刻的样子更令他生畏,无法抗命。

  墨兰在进病房之前,能见到丈夫跟来了,在走廊里徘徊。费镇南低着头,像是凝视自己的鞋尖,口中不断通过手机发出各种命令。他的果断利落,让她心头搁了一块石头一样沉甸甸地压住了所有的不安。她便是火速命令傅义博先走:“小叔,不要告诉任何人,一切由我来安排。”

  傅义博对于她的话不敢有一句辩驳。今天以来,他已听说她的雷厉风行,使得家族里的人全部臣服在了她的底下。

  见了小叔离开,墨兰踏步进病房,目不视老太太,走到aida面前,果决发话:“我不会让他们验尸。所以,你能看一眼老太太最后一面吗?”

  “没有问题。”aida面对着她,绿瞳里没有悲伤和安慰的话语,对她仅简单地含了下头。就此,他在病室里面慢慢地踱了一圈,最后来到老太太的病床前。

  fase对此相当紧张。因为不定那个杀手还没有走。因此他堵在那面敞开的玻璃窗户,环顾四面和天花板,严阵以待。

  aida白皙的指尖拂过老太太的额发,露出当中几个像针孔一样细小的窟窿。从窟窿里流出的黑血是遇到空气很快地凝结成了细小的痂块,堵住了窟窿。看起来,就像是老太太不小心额头有一块类似的擦伤。

  “怎么样?”墨兰此时站到了他对面,对着他无言的面孔,问。

  “应是策划了许久。而且是这方面很专业的人士。”aida手移开,让刘海盖回了死者的伤疤。

  “哪方面?”墨兰眼神愈变幽深,深不可测。

  “这里。”aida指了指头。

  “你认为是你的叛徒做的吗?”墨兰尖利的目光直视着他。

  “我的叛徒还做不到这个程度。”aida对于她的期待,只能是无情地泼一桶冷水,“是我爸的叛徒。所以,他们杀老太太不是因为他们已找到要找的东西,只是认为该到时候杀杀我们的锐气了。”

  “这么说,真正的幕后黑手终于动手了,是不是?”墨兰冷冷地笑着。

  aida没有回答,绿瞳安静地凝望着她,稀薄的嘴唇蹦出的字眼是:“对于我们杀手来说,没有仇人,只有战场上厮杀的敌人。我希望你不要想着报仇,报仇只会让一个人蒙蔽了眼睛。一双眼睛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是最至关重要的。敌人何况如此了,你呢?”

  墨兰的两道眉尖就此蹙在了一起。

  “我们是在和一群敌人作战,不是在做私人报复。”aida说着这话,将白色的床单轻轻拉起,温柔地盖住了老太太永世沉眠的脸。

  “我知道。应该集中精力保护活着的人。”墨兰抬起脸时,又是一张平心静气。

  aida则是将眼睛垂了下来,带了似无力的:“我希望你能好好哭一场,却不知道谁能帮到你这么做。”

  “这时候怎么可以哭呢?哭是让敌人笑话的。”墨兰冷冰冰道完这话,转身走出了病房,背影果断干脆,不带一丝拖曳。

  见着她像是没有看见自己似地走过自己面前,费镇南在她巍巍的背影上留驻了许久,方是拨开手机打了傅蕙兰的电话。

  晚上,在老太太的老屋里办了个吊唁的灵堂。老太太的死讯没有对外公布,墨兰是不愿意让铺天盖地的谣言打扰老太太的休息。来跪拜的只是老太太生前最好的几个朋友。傅家的子孙也不是每个人都被允许进来吊唁的,像是给杀手有机可乘的傅二伯傅三伯,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到了深夜,守灵只剩下墨兰一个人。

  费镇南始终在门口等着,偶尔看一眼跪在老太太遗照前的妻子。妻子并没有跪,只是安静地坐在蒲席上,一身的白色丧服,显得她的身形更如一张随风而逝的白纸。他慢慢地吸着气呼着气,替她的心口缓解痛楚。此事,他还没敢告知自己的家人。固然,所有人都有打电话来问候。几个兄弟说要来帮他,曼青要亲自前来吊唁。他都一一代替妻子婉拒了,只称:老人想安静地一个人走。

  现在,他知道只有一人能让妻子从心里释放。于是,他耐心地在门口守候着。

  到了凌晨三点钟,终于,他在沉沉的墨色中望见了傅蕙兰娇小的身影在路口出现。

  “三少?”傅蕙兰看见他守在大门口,面戴很大的惊奇。他不是应该这时候陪在妹妹身边搂着妹妹吗。

  “我以为,由你进去陪她比较好。我进去,她更不愿意哭了。”费镇南看着她,一直紧皱的眉宇代表了他对于她的期望。

  “我明白了。”傅蕙兰严肃作答,擦过他身边迅速进到灵堂里面。走到了跪在老太太面前的妹妹身边,她轻唤一声:“墨兰。”

  望着某处眼神处于空洞状态的墨兰,听到这个熟悉的声调马上抬起了脸。傅蕙兰挨坐在她身边,然后把手轻轻地抚摸到她的头上,说:“没事。最少还有我们两个相依为命是不是?”

  “姐。”一刻,墨兰眼眶里一涩,两条清泪滚落了下来。

  傅蕙兰的头挨着她的头,浑浊的泪珠早已一颗颗流落了下来:“没事儿。老太太看见,肯定也说,没事儿,没事儿呢,不就摔一摔跤吗,孩子们,爬起来就行了。”

  “是。爬起来就行了。”墨兰深深地吸口气,稳住了泪花,紧紧地搂住了姐姐的手臂。

  费镇南一直静悄悄地等候着,直到屋里没有动静了。他拿了条准备好的毛毯走进了灵堂,轻手轻脚,将毛毯轻轻盖在了这对熟睡了的姐妹身上。指头,是在妻子的眼角拭去了那颗渐干的泪珠。

  夜浓浓,月光从黑云里露出了一角。只要这么一点亮光,却足以让在谷底的人望到了温暖。

  aida伫立在窗前,望到的就是这抹折射人心的月光。

  “老哥,这样好吗?我们不去姐身边吗?她现在肯定伤心死了,需要有人安慰。”路米抱着脑袋,左右为难地抱怨。他是想去,可是老哥不同意。打电话给姐,姐又是不接。这不是折磨死他了吗?

  fase对此也略有赞同:“哪怕是献束花给老太太也好。虽然我们不知道他们国人的礼俗这样做是否合适,可是心意能表达到,49肯定能感受到安慰的。有许多人在支持她的。”

  aida回头,对他们两人是一抹严厉的扫目:“安慰能让人死而复生吗?她需要的不是安慰,是要明白。人,终究是有一死的。活着的人对死者最大的安慰,就是好好活着。”

  “可这些话,不说给她听,她能明白吗?”路米睁着大大的眼珠问老哥。只以为老哥是不是太蠢,又不是所有人都能像老哥这么明白事理,好像是个没有感情的物体。

  “不需要。”aida撇下三个简单利索的字,回身直向自己的书房走去。

  fase和路米都能感受到他浑身散发的冰冷气息,都不由地瑟缩身体。因为他们最畏惧的愚者生气了,而且是真正地愤怒了。所以,这世上肯定有人要遭殃了。

  ——《司令夫人》——

  老太太的后事,即使再快,也是办了三天才消停。下完葬的隔天,墨兰睡到了中午十二点起床。这几天丈夫体贴自己,早餐中餐晚餐都是由费镇南一手准备。为此,费镇南是向单位告了几天假。昨天,葬礼办完了。今天,费镇南不得不回单位上班了,还是为她准备了餐点。墨兰刷牙洗脸后来到食厅,发现餐桌上压了张纸条,写有丈夫的字迹:帮你煲了粥,在炉子上搁着,点火热一下就行了。

  心口,一股暖流充满了胸腔,这么好的丈夫打哪里去找。她乖乖地遵照丈夫的指示把粥喝了,然而心口某处仍是堵得厉害,坐在椅子上看着那空碗呆了许久。她接下来该怎么做?老太太这条线索是断了。母亲遗留下来的线索,如果黎少卿和费老爷子那边没有。不,即使有,也是属于组织内部的秘密不会向她泄露。所以,能主动提供给她线索的,只剩下了aida了。即是说,是时候上愚者的家看看吗?

  对于此,路米早已邀请过她,只是等她答应罢了。

  摇摆不定的心思,使得额眉紧锁一刻半会儿都无法松开。环顾新房,点点滴滴都是他的味道。打开衣柜,抚摸他的西装,熨在脸上许久,能感触到他的温度。再用指尖细细地拉扯他一件白衬衣,兀然发现上面有一块脏了的污渍。便把衬衣从衣架上取了下来,放进包里,打算拎到街上的洗衣店请专业人员处理。

  街上车水马龙,不像平日里赶着工作,她自己开着车随意在城市里溜达起来。不过论洗衣店,她是知道这城市里有一家众口皆碑的专业户。因此,车以极慢的速度往那里开去。到达时为傍晚三四点钟,斜阳照着路面,带了一度炎热。她下车后,拎起包,走进了洗衣店。

  嚓,自动玻璃门打开。

  进去时,因为这个时间段没有什么客人。服务台边只站了一名男人。瞧这背影,熟悉。墨兰走过去,发现果然是第三次见面的罗铮。

  “罗先生,几天没见了。”墨兰主动上前与其打招呼,前两次见面这位长辈给她留下的印象是极好的。

  罗铮转头见是她,一抹温馨的笑意含在深沉的眼底里,道:“几次不期而遇,我们算是有缘分了。傅小姐。”

  “你知道了?”墨兰轻轻地不知为何带了点忐忑地问。

  “费省长带着你面对全部媒体当众介绍。我如果不知道这条轰动全市乃至全省的新闻,就是孤陋寡闻了。”罗铮一边解说,一边眉宇里凝着些重云,轻声问,“怎样,你还好吧?”

  墨兰被他这个突然转折的问题,是惊了一下,接而又想,他也是个人脉极广的官员,不可能不知道。

  “我侄子告诉我的。他叫张士浩,刚好负责你与傅家有关的所有案件。不过,有关他是我侄子这件事,还请傅小姐保密。说来不好意思,他的身份,连我现在的女儿都是不知道的。”罗铮说着这些话,在面容里既是带了一丝严肃,又不失亲切。

  “张队长是个极好的人。还说这两天我生日要送我生日礼物。只是几面之缘的人都能这样亲切,令我感到不可思议。”墨兰接着他的话说,一面是好奇地思索着,张士浩居然是罗铮的侄子?而且是保密的叔侄关系?

  “原来这两天是你生日。”罗铮点着头,像是一时兴起地说,“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请傅小姐吃顿晚餐呢?算是我这个老一辈凑小一辈的热闹。而且,飞机上那件事我一直没能找到机会答谢你。”

  “罗先生这么客气——”墨兰本是想拒绝,但是,在看见罗铮那双充满了希翼的眼神后,她心头明显软了下来,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你想吃什么?中式还是西式?我知道有一家不错的意大利面西餐厅馆。你以为怎么样?”

  墨兰被他一系列如流的话语堵得没有办法再拒绝,心思:这男人的公关能力绝不是盖的。

  这边,她将丈夫的衬衫交给了洗衣店的服务生,仔细交代嘱咐必须清洗干净熨烫整齐。接着,罗铮已经把他自己的车开了过来接她。

  墨兰打电话交代他人把自己的车开回去,坐上了罗铮的车。

  罗铮的车不比费镇南那辆小本田,是豪华的黑色奔驰。墨兰打开车门前,先是往车前车后车侧都仔细地瞟了瞟,才坐了上去。

  “傅小姐开的那车是红色的商务用车,别克?”罗铮看出她对于车有兴趣,问。

  “不比罗先生这样一部进口的奔驰。我想,至少要几百万到上千万的价格。”墨兰听出他想问什么,诚实说。有时候,这些奢侈品,如费镇南送她的那支钢笔,不是有钱便能买到的。

  “我家人送的。”罗铮实话实说,“我一个亲戚,很富有。不过从不在我们国内做生意,都在国外做。”

  墨兰其实一早就发现了,他身上的每一件衣服,鞋子,哪怕是袜子领带,还有象征男士地位的手表,都是高贵的品牌稀有的型号,品味不俗,价格更是不俗。这男人,真真正正是很有钱,却不是商业帝豪。

  “傅小姐是做生意,我想,与外国人打交道的机会必定也是很多。外国人比国人更讲究实际和门面,我这是被慢慢培养出来的。”罗铮好像习以为惯了旁人质疑的目光,对于她,却是费了些口舌进行解释,“所以,在与外国人交涉的桌面上,你要能拿出真实的家底,才能唬得住人家。”

  “这么说来,打肿脸充胖子,只能被外国人笑话了。”墨兰感觉与他接触的愈多,这个长辈身上愈是笼罩出一层神秘的气息,导致她的兴趣愈来愈大,顺着他的话题一直问了下去。

  “外国人是很狡猾的。比如打贸易战。一方面,他不停出台新政策批判他人国家的物品质量不好,但实际上他自己国家的物品并不怎样。但是,你得承认,外国人最善于利用公关,不像我们国人踏踏实实过日子的百姓多。他们认为,只有公关能力做的好,一切才有胜利的希望。公关是使得这个世界能如他们所愿运转的基础。”

  “所以,即使他们的外交政策明摆着很狡猾,但是就是能吸引人的注意力,唬弄全世界以及自己的政局。”

  两人说到这,不由相视一笑,为能取得一致的观点而感到高兴。墨兰心里忽然冒出一句:难觅知音却在此相逢,是不是就像眼前这样?

  一路,好像漫无目的地交谈,然墨兰时常能被罗铮一两句幽默的语言给逗笑了,这几日郁闷的心情开始露出了阳光。

  等车子驶入地下车库,两人乘坐电梯来到西餐馆。罗铮亲自帮她拉开了椅子。墨兰倒是有点儿不好意思了:“罗先生,你是长辈,我是晚辈。”

  “这有什么?我经常帮我女儿拉椅子伺候她入座。女人,生来就是被男人疼的。”罗铮把她肩头直接按了坐下,才回自己位子。

  听见他这话,墨兰半开玩笑似地说:“看得出来,罗先生对女儿都这么好,肯定在平日里更是个爱妻如命的男子汉。”

  “说到我妻子——”罗铮长长地叹息,“我想疼她,都不知道怎么做。”

  “为什么?”墨兰对此是好奇的。这个男人无论是人品与能力,应是能使得家庭事业双丰收的男子汉。

  “由于工作的关系,她长年不在家。所以在我家里,我永远会彻夜点着两盏灯,一盏在客厅,一盏在我和妻子的居室,等着她回来,希望她回家时能看见我点亮的灯火而不会迷路。虽然明知道她可能已经回不来了——”罗铮说到末尾,由于一个忍不住涌起的梗咽,速速地收了尾声,然后低下头专心致志地看餐牌。

  墨兰能看见他英俊的眉角里凝了一颗水珠的痕迹,不由动了恻隐,无法追问下去。

  “就意大利面好吗?这里的意大利面真的是很地道。”罗铮手里撩着餐牌,拿了主意。

  “嗯。”墨兰低低地应着。

  听出她的小心翼翼,罗铮抬起头,忧愁的眉云散开了去说:“不好意思。尽是说些我的事情,今天是你的生日,本是应该由我来满足你的愿望才对。”

  “满足我的愿望?”墨兰听着他好比圣诞老公公的口吻,不禁裂开嘴儿笑了笑。

  结果,看着她这抹含蓄又略带了真心敞开的笑容,罗铮是双目怔了怔,仿佛望到了许久之前的叠影。

  “怎么了?”墨兰见到他异样的神态,自然地拿指尖撩了撩刘海,问。

  她这个小动作,让罗铮一时没有留意脱口而出:“你让我想起很久以前收的一个学生了。”

  “罗先生的学生?”墨兰第一次听别人说自己与谁很像,动了好奇的心思。

  罗铮双手枕着下巴颌,以难得被勾起了回忆的口气述说着:“那时候,我大学毕业刚满三年,进入到比较特殊的工作岗位。有人让我收一个学生,希望我能教会她十国的语言。”

  “十国?”墨兰一愣。他说上面的人让他教学生十国的语言,说明了他本人不止精通十国语言,且这是在他年轻时候的事了。这个男人,绝对是卧虎藏龙的高手。

  罗铮完全沉浸入了往事的回忆中,没有在意她惊讶的语气,继续说着:“她很聪明,我一教她就会。我简直以为她是天生吃这碗饭的。从没有收过这样的学生,我激情难抑。然后,这种激情一发不可收拾,我——”

  “她就是你太太。”墨兰接下他说不出口的话。

  罗铮真正不好意思了,白净的脸膛浮现了一丝孩子气的羞红,垂下眼说:“我先向她求婚的。可是她不同意。我看出她不是不爱我,只能——”

  墨兰没想到老一辈的恋情婚姻也能这么浪漫,完全是被吸引住地倾听着:“你太太这样就嫁给你了?”

  “那能怎么办?她那时候都怀上我的骨肉了。我不怕她恼我,就怕她不嫁我。”罗铮表现得好像厚脸皮,然而语气磕磕巴巴的,“你不懂的。如果男人真的想得到一个女人,有时候是得用一些不齿的手段。特别是像我妻子这种像风一样的女人。”

  墨兰不知为何,马上联想起了丈夫于自己同样使用的手段,心想:天下男人真是一样的下流。

  “这是生物学界的法则。”罗铮最后用一种酷似哲理的话来为自己辩解。

  可怜的。墨兰完全能体会到这男人爱惨了他的妻子。因此,想到自己和丈夫的处境,却是有些像这位长辈和他的妻子,她便是沉吟道:“罗先生,你是说你今天能为我满足一个生日愿望吗?”

  “是的。”罗铮露出关爱的笑脸,“你说吧。我一定尽力为你达成。”

  “如果你的妻子为了工作不得不离开你的身边,去一趟远行,你希望她是悄悄离开还是明白地向你告辞?”墨兰敛了笑脸,带了点严肃的口吻问。

  “我一直希望她是明白地向我告辞。可是她每次都是不辞而别。后来,我想,这样也好,给了我希望。她会回来的希望。有时候无言胜有声,话说多了反而会伤害彼此。”罗铮回答完她的问题,疑问,“你的生日愿望就是这个?”

  “是。”墨兰对他微笑,低下头,认真地举起叉子捞起服务生刚端上来的面条。

  罗铮从她酷似的言行举止,似乎能明白她心中刚做下了什么样的决意。为此,他愁眉渐起,为她担忧的话语凝在唇角,迟迟无法道出来,一如以前自己对待自己的妻子那般。

  两人用完餐,罗铮将她送至了门口。她自己截车离开。罗铮望了望表,在心里盘思了一会儿,拨了个电话到了费镇南那里:“镇南吗?”

  “罗叔?”费镇南对于他突如其来的一通电话,煞是惊疑的。

  “你静静地听我说,不要开声。”罗铮以一种老一辈关怀下一辈的口吻慢慢地说,“我希望你今晚不要回家。当然,这是有理由的。”

  费镇南屏住了气息,紧紧地握着手机,另一手撩开窗帘,能望到太阳渐渐地没入这个城市的地平线里。电话里,罗铮断断续续的语声传来:我知道你爱她。但是,有时候,爱不是箍制,而是应是一种放任的宠爱。她是阵风,如果箍制会使得风失去生命。我相信你,怎么支持她你自己有自己的想法。可是,无论如何,不要像我一样那样失去妻子。所以,我相信你是有办法的,不会重蹈覆辙我的过去,既能给她自由又不会失去她——

  墨兰搭上计程车的时候,马上也拨了通电话给路米。

  “姐?”路米对于她的突然来电,大为惊喜。这段时间她悲伤欲绝,他和老哥一直连句话都插不上嘴。想安慰她都无从安慰起,真是令他和老哥看着就伤心。没想到了这会儿她竟是主动致电来了。

  “我想去拜访你们的家,不知你的邀请还在吗?”墨兰淡淡地眯着嘴角的笑意说。与罗铮一顿晚餐之后,问题都想通了。仔细想来,自己与罗铮的妻子一样,都是没有办法在原地停止不动的。有事情有工作必须由她们去做,这是不可推卸的责任,家庭不可以成为借口。她要做这样坚强的女人。

  路米欣喜若狂,在电话里狂呼:“姐!我太爱你了!马上帮你安排。飞机马上就可以出发!当然,我也会马上告诉我老哥。我老哥肯定和我一样高兴得快发疯了。”

  墨兰道完,轻轻地将手机合上,指尖摸着丈夫的号码,始终无法按下去。她心中有直觉:这事即使她不告知,罗铮也会打电话给他的。所以,以丈夫的风格,怕是今晚不会回家了……

  夜晚十点,当她拎着个小行李箱走出与丈夫同住不到一周的新房子,不由竖起了衣领子呼出口气,回头眺望那巍巍的楼影里,一盏明灯在家里的窗台露出与星辰一样的明光。那是她给自己点亮的路灯,告诉自己:肯定是会回来,不用丈夫点灯,自己也绝对不会迷路。当然,她相信,罗铮的妻子一样,根本不需要罗铮点灯,一定到了某天会回家的。

  所以,她给丈夫在客厅台上留下的言语只有一句:三个月后,我会回来举行婚礼。

  到了法拉利跑车旁边,fase为她打开车门,比起往常多了尊敬:“欢迎你正式加入我们的阵营,49。”

  墨兰含了下头,把行李箱交给他,然后直接进入了宽敞的后座。

  坐在车里,把墨镜取下的aida,一双绿瞳闪烁的粼粼是犹如海面上的月光,在宁静恬和中蕴藏了波涛暗涌:“他同意吗?”

  “你以为呢?”墨兰以反诘的口气驳了他的审问。

  aida薄情的嘴唇弯起了弧线,眼底没有半点笑意:“很好。那我们出发了。”

  墨兰能感觉到他浑身迸发出的一股向来没有的威慑,在她的直觉引导下,她兀然醍醐灌醒:是杀意。

  “在去我们家乡前,必须先去解决掉一个人。”<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