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请不要继续拒绝我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4184 2021-04-04 23:37

  接到消息的费君臣三两步疾跑到三楼,小陆和岳涛都尾随在他后面。扫一眼那跪在地上好像木偶的楚雪虹,他向岳涛使了个眼色后,直接进了屋里问:“怎么样的情况了?”

  费镇南一直紧握着墨兰的手,有点哑声说:“眼睛被洒了沙子,好像很疼。我不敢让她揉眼睛。”

  费君臣拉开他的书桌抽屉,取出一支手电筒,走过来翻起伤者的眼皮察看眼睛里面,边问:“外面那人洒的沙子?”

  “是的。”费镇南的语气里微含了愧疚。

  “是我自己没能躲开,不关三少的事。”墨兰接上话说。

  费君臣趁她答话的时候用手电筒照了下她的眼瞳,判断道:“看这情况,得去医院清洗眼睛了。”关了手电筒,他向小陆指示:“去开车。”

  小陆又着急地跑下楼梯。

  墨兰要站起来,结果脚跟绊到椅腿,费镇南的手便扶在她腰上。一边扶她往前走,他边轻声说:“你看不见,跟着我走。”

  看见他们两人走过面前,费镇南对自己完全视而不见,楚雪虹整张脸哆嗦着:“三……三少……”可岳涛站在她面前,阻挡了她的视线:“楚小姐,你该回去了。”

  楚雪虹能看见岳涛的眼里明明白白写着:这里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五小姐。”跟她来的司机在下面被人叫上来了,见她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大吃一惊。

  楚雪虹扑过来拉住自己司机的手,浑身颤抖地说:“我,我要回去,见大哥。”

  于是,在一个钟头后,楚文东急匆匆从应酬的商宴上撤离回到家,一边过问把楚雪虹送回家的司机:“是怎么回事?你说来听听。”

  “我不在事发现场,也是听费家的人说的。说是五小姐向三少的贵客洒沙子,然后五小姐被三少泼了杯水。但费家人说,三少没有辱骂五小姐,也没有人对五小姐动拳动脚的。五小姐确实没有受伤。”

  “五小姐为什么去费家?”

  司机犹豫不决的。

  楚文东自己想了起来,不正是自己怂恿妹子去费家探病吗?看来这事有自己的错。只是妹妹虽然娇宠,但不至于轻易动手,是什么事才让妹妹在费家被气成了这样。推门进到妹妹的房间。

  楚雪虹仰头看见他,苍白的脸上忽然滚落两行清泪:“大哥,怎么办?”

  这般凄楚的声音,从未从楚雪虹的口中听过,楚文东吓道:“怎么了?”接着赶紧走过去安慰:“别哭,别哭。谁欺负你了?”

  “那个女人!姓卢的女人!”楚雪虹投进楚文东的怀里嚎啕大哭,“大哥,怎么办?我好像爱上他了!”

  “你说什么?爱上谁了?”楚文东讶问。

  “三少!如果我不把他得到手,我会想死掉的。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楚雪虹边哭边噎着说。

  楚文东心凉了半截,苦笑:“这我不是说过你了吗?三少这人你是惹不得的。”

  “不行,你一定得帮我得到三少。不然我会死掉的。”

  听她三番两次说要死,楚文东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质:“你是真的对费镇南动心了?”

  “是的,第一次对男人动心。”楚雪虹用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语气说,一双红桃似的眼睛望着他。

  楚文东皱着眉拿手安抚她的头发,望出去,没想到发现了愣站在房间门口的吴梓阳。吴梓阳的表情活像是刚刚被雷劈过的死人状。

  小陆这边开着车急速将伤者送到了军医院。接下来,费君臣亲自给墨兰清洗了眼睛。

  “怎么没能躲开?”费君臣在清洗完毕后给她眼睛蒙上纱块时,笑吟吟地问。

  墨兰答:“没想到她是洒沙子。”

  “你想她是打你?”

  “是。”

  “你会任她打吗?”

  “不会。”当然是衡量后才决定给不给对方有机可乘,现在这样的结果倒也不错。

  “你会这么想就好。”费君臣稍微顿了下说,“镇南是真的担心你。”

  “让你们为我担心是我不好。”

  费君臣咳一声,让守在诊室门外的费镇南进来:“没事了。”

  费镇南进来,问情况:“她的眼睛怎样了?”

  “大概要有一周的发炎恢复时间。最好是不要看东西太久,卧床休息。”费君臣最后这话像是给他宽心说,“在家休息就可以了。”

  但是,墨兰在听了后,插言道:“明天我要出席股东大会。”

  “你不是找人代你出席了吗?”费镇南走过来,看她裹着纱布的双目,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怜惜。

  “我是必须去的。”墨兰重申。

  “你这情况怎么去?”费君臣在清洁水池洗手,以大夫的口吻念道。

  “君臣说的没错。你在家好好休息,把眼睛先养好要紧。”费镇南握住她的手用力地说。

  “三少。风华佳人是老太太的心血,我不能让它落到伤害老太太的人手里,这是孝道。而且,现在傅家的家产,地产公司已经被楚氏夺走了,留下的最能赚钱的公司,就是这家风华佳人。如果连风华佳人也失去了,那些没有傅家将变成无依无靠的孩子们该怎么办呢?”她最后的一句“孩子们怎么办”,在情不自禁中流露出的楚楚动人,让在场的人无一个不听了动容的。

  在门口旁听的岳涛摘下了头顶的军帽,叹一声:“连小孩子们都欺负,这些人还是人吗?”

  “君臣——”费镇南寄望舍弟有什么好办法。

  费君臣冷冷地把手插回白大褂口袋里,脸上仍温文尔雅的:“这种事你从来就不用问我。”说完,他掉身就走出诊室。见着他走的岳涛和小陆都是无奈又害怕地说:“四少,还是老样子。”

  费镇南吸口气:堂弟的脾气自己很清楚,不然全家人都不会畏了费君臣。

  “三少,这事我以后自己会对四少说清楚的。”墨兰不想他太难做,说道。

  “没事。他那脾性就那样。了解他的人都知道,其实他心肠很好。”费镇南口吐的是堂弟的肺腑之言,紧接又握紧她冰凉的手说,“这几天你想去哪里我都会陪你。你总得有个眼睛帮你看东西吧。”

  “三少——”

  “请不要继续拒绝我,裕华。”

  他言简意赅的一句话,撩起了她沉静已久的一丝波澜。<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