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套了再套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9593 2021-04-04 23:37

  方书山回到病室,叹口长气:“玉莹,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

  方玉莹很清楚自己刚刚在会议室里丢了脸,连带给父亲的脸上抹了黑。说到底,并不是她的错,是林凉有意隐瞒了自己。如果早知道林凉是军医大最有名的麻醉系导师胡志修的学生,她怎会怀疑林凉的医术。

  “你还敢说你没有错?”方书山围着病床转悠,一边低头思摸整件事,一边教育女儿,“一个医生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医德。作为医生最重要的本分,不是把自己吹得有多牛,是自己本来就有多牛,不需要别人宣传。他们谨守给病人治好病这个最基本的本分,其它无关紧要。这位林凉医生就是这样的人,不追求名利,只一心给病人治病。相比之下,你给我拉来的那位林艺璇医生,在业界内貌似赫赫有名,可是你有在其他病人口里听说过她吗?”

  父亲这么一提,的确没有。可方玉莹这时在父亲面前拉不下脸皮了,辩解:“爸,麻醉师给病人记住的机会本来就不多。一般病人只会记得主刀医生。”

  “对。按你这种说法,能让病人记住姓名的麻醉师,不代表了技高压群吗?”

  方书山这句话驳到了点子上,方玉莹跌到了椅子里:林凉技术高于林艺璇,林柯怡等人是妒忌故意给林凉抹黑。这个推断几乎成了铁定的事实。只要3组的病人不是被买通了在撒谎。但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一个病人愿意拿钱让自己身体冒险的,何况那个3组病人本身不缺钱,也不需卖人情。

  看女儿的表情,方书山收住了口,想到女儿本是出于好心,不该再给女儿压力。但刚刚教育一下女儿是有必要的,女儿过于有主见的性子,不分场合不看人面会很容易变成犯错误的偏见,是需要改一改了。

  方玉莹一肚子郁闷,想了一夜都无法释怀。第二天一早她直接跑去找林凉问个清楚:她是不是故意的,因为知道她和费君臣有关系,故意设圈套让她踩下去,不给她父亲治病?

  来到3组病人病房的门前,拳头刚举在门板,忽然听见里面有说话声传出来,是林凉和3组病人李阿姨。

  “昨天突然在会议室见到林凉医生的时候,我大吃一惊。”

  3组与1组病人因为不同病类,住在住院楼上下两层两个不同的病区,3组病人之前没有见到林凉,属于正常。同时李阿姨这话代表了林凉未买通3组病人。方玉莹闷闷的,眼见不利的迹象全指向了林艺璇那边。真是自己看走眼了吗?

  “看见李阿姨的时候我也吃了一惊呢。”林凉笑呵呵地应着。

  “你这个小鬼,要不是遇到了我,我知道你什么本事。你要是被另一个病人,也像那个1组病人那样把你拒了,那怎么办?”李阿姨是事后听说了是这么一回事后,开始为林凉打抱起了不平,“你适当宣传自己是有必要的。”

  林凉感到冤屈了:“我想说啊,可人家已经认定我是坏蛋了,我再说也无济于事。”

  “你怎么认为人家一口认定你是坏蛋?”

  “我想找她谈话解释,可每次她都借口忙避开,偷偷瞒着我去找其他医生请教意见。法院的法官,也没有像她这样不让罪人为自己辩护就判定有罪吧。只能说明她不是一个能听得进我的话的正常人了,她内心里的天平已经倾斜了。我有自知之明的,如果一个病人家属不信任我,哪怕病人再信任我也不行。一旦出事,不是我的错,她也会非恨我一辈子不可。我不会背这样的黑锅。所以,如果再来一个病人像她这样,我最多不考试了。”林凉话语漫不经心的,却透出了看穿人世的处世淡然。

  “是。功名利益对你来说无所谓,和你师傅一个性子。”

  “李阿姨。一个医生最重要的是平安治好每个病人,再有名利,也比不过一朝翻船悔恨终生。”

  比起一些功利小人妄图治好某些病人一飞登天,林凉这种战战兢兢治好每个病患的心态,不才是一个病人真正需要的良医吗?方玉莹到此,终于知道自己错了。昨天父亲教育的对,她是犯了偏见。因为这个偏见,她连一向最委予信任的费君臣都怀疑了。

  父亲的命是不能闹着玩的。这次,她带了诚恳的悔意找到了费君臣。

  费君臣在办公室里与几个部下谈话,商定考试最终那天如何布置关卡。外边警卫员进来通报说有人来找。费君臣听说了来访的人是方玉莹,大致知道方玉莹来访是为了何事。在散会后,带了杨科走进接待室。

  “对不起,四少,我失礼了。”方玉莹站着,向费君臣低下头道歉。

  费君臣接受了她这个歉意。的确,她不应该没有事先打招呼,在会议厅对他们部队选拔出来的考生正面刁难,让考生方、主考方以及培养学生的教学医院及学校,所有人都感到难堪。她这巴掌,其实打的不是考生的脸,打的是对他们部队和教学方的不信任。况且之前她和病人都是签了知情同意书才参与这次考试的。如果不是林凉和3组病人的大度和宽容,这场考试说不定会因此而告吹。

  “我想你父亲应该教育过你了。我想,我也不用再多说了。”费君臣让她一直站着,自己坐下来,“原想着你在军队锻炼了这么多年,人会变得圆通一些。毛毛躁躁的性子如果没有变,如何在社会上立足呢。何况你还是个记者。一个记者更该懂得如何自保才对,尤其是面对许多复杂问题该不该选择爆料的情况下。”

  方玉莹看他没有打算让自己落座,嘴角拉开了一丝苦笑:“四少,我知道错了。而且明知是要踢你这块铁板,还故意给踢了。”

  “是啊。你明知是你干哥哥的部队保证之下进行的考试——”

  “不是,我意思是我知道她是你的什么人。”方玉莹心里一旦对林凉释怀,不免动起了捉弄的小心思。

  费君臣端茶杯的手一滞,眉头稍紧:“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那天晚上,你是要到我爸爸病房找我帮她借东西吧。”方玉莹挤挤眼。

  “你跟踪我?”费君臣脸色微沉,没想到是自己的疏忽导致了媳妇这场劫难。

  “谁让你神神秘秘的,一直不向我和我爸介绍她,我能不好奇吗?”方玉莹小侃笑一番。

  哪知道费君臣语气更沉了:“你知道了我和她的关系,所以你才不信任她,是不是?”

  方玉莹心里一惊,叹:这个玩笑开不起。干哥哥竟然在意嫂子到了这个地步。那晚上两夫妇的恩爱看来不似在做戏了。

  “我本不想在任何人面前说,就是不想让她的考试受到任何影响。”费君臣把杯子搁桌上,完全没有心情与她论事了。

  方玉莹着急了,急忙承认自己小心眼:“哥,你就饶了我这次吧。我这回来,不是不信任嫂子,是后悔了!”

  “然后呢,你还是不信任我们挑选出去的考生,是不是?”费君臣沉稳地看着她。

  方玉莹被他锐利的眼神射过来,心里虚空:“我是担心。”

  “你有什么好担心的。不是换回了你想要的麻醉师吗?而且你走访了那么多麻醉师不是都肯定了你挑选的这个麻醉师技术吗?”费君臣一句句斥着她,不是因林凉被她难堪的事,而是她这次再来找,明显又是为难所有人了。

  “我知道事情轻重了,所以我这次不敢在所有人面前提出,只到你这里来说。”方玉莹知道自己有错,吞吞吐吐地说,“可是,哥,你要考虑到这次手术的对象是我爸,对我来说,不是一般人。况且,我觉得整件事,好像林家那边的人有意要抹黑嫂子,我担心他们能力不足才出此下流手段,也是正常的吧。”

  这些事费君臣自然是有考虑到的。毕竟他们部队是主考方,一旦考生出什么差错,他们这个主考方是要担负起最主要的责任而不是由考生个人承担责任。

  “你回去吧。这点你不需要担心。所有组别的考生考试过程,哪怕是你嫂子在手术室里的一举一动,都有我和我的人在盯着。一旦他们有出错的倾向,我的人会先阻止错误发生。”费君臣说完,指一指身边的人,“我们部队麻醉科科长杨科,他这次整整带了十个人过来,都是资深的麻醉师,会负责监控这次考试所有组别的手术麻醉过程。”

  方玉莹听他这一说,眼角瞟到他身边的年轻军官军服上的军衔是校官,而且杨科这个大名她绝对是听过的。一切,证明自己是多虑了。父亲说的对,自己哪怕不信任考生也得信任费君臣。瘪瘪嘴,她心甘情愿认了错,返身回去。

  在她走到门口时,费君臣忽然叫住她,叮嘱:“你嫂子的事先不要说出去。就像你说的,有人要害她。如果你说出去,只是给她增添危险。”

  方玉莹回身给他一瞥:“放心吧。知道哥担心嫂子,要是我会说出去,早说出去了。”继而朝他促狭地一笑,离开。

  费君臣等她离开后,还在检讨自己的疏忽大意。

  杨科只得安慰他两句:“政委,这事可以说是嫂子福大命大。你看,方小姐知道了,不是没有一直说出去吗?嫂子遇到危机,不是有那个3组病人突然出来解难吗?这些都是出乎我们意料的转折。”

  费君臣揪紧的眉头没有松开,嘱咐他:“你的人,盯着点,不仅盯那个林艺璇,还得盯你小师妹那边。”

  “我清楚。政委是担心偷梁换柱的事情出现吧。”杨科收起吊儿郎当的语调,在正事上一本正经地回答,“我们希望,他们坏是坏,但至少不要把馊主意打到病人的性命安危上。”

  费君臣对此没有表达意见,俨是默许了他的想法。

  门板“哒哒”,六六走了进来,请示:“政委,你上回说挑一个人给嫂子当评委。我琢磨着这个出科小手术的时间应该差不多在这几天内了。”

  胡志修提出林凉的出科小手术考试,评委有两个人组成。一个是胡志修请了学校教研组的老师出山,照费君臣推断,这个人很有可能是胡老头信任的周紫东。至于另一个评委,有媳妇委托了他们部队的人出席。费君臣本人不可能出面,因为会造成太大轰动引起他人怀疑。因此他让六六在自己人里面挑一个谨慎的。

  “你想到挑谁了吗?”费君臣问部下。

  六六和杨科交换了下眼色,道:“政委,我凑合着想,胡老头那边派出来的人不知道有多狡猾。不如让总参出马吧。”

  费君臣一听眉头大皱:“你胡扯什么?”

  “我担心若是那个周紫东的话,我都招架不住。”六六没有被他一骂就退缩,尽责地给予解释,“以前我和杨科向您解释过了,这个学校考试,不像我们部队内部考试,条条杠杠横挡着呢。如果不是像总参这样熟悉学校纲程的人,真是无法与他辩论的,更别谈怎么赢对方。这事算关系重大吧。嫂子哪怕通过了我们的考试,若是被胡老头卡住了学位证书,也没法到我们部队来。”

  不仅如此,今后自己与媳妇将分隔两地过日子。想到这点,费君臣就无法忍受了,一挥手:“你让总参过来一下。”

  “这事我和杨科、林队私底下和总参琢磨过了,总参说他没有问题。”六六道。

  费君臣瞪着他:“也就是说你们都合谋好了,才把结果报到我这里来。”

  “大家主要是都担心您在嫂子的问题上过于前思后虑,反而不利于夫妻之间的实质进展。”六六边吞吞咽咽将实情告诉出来,边打开门往外撤。

  费君臣果然随手抓起了桌上一本书,向他砸了过去。六六先有预料撤得快,书砸在了门板上。杨科始终保持默不出声,将自己变为隐身人,以防费君臣拿自己洒火。

  果真如他们所预料的,胡老头是找上了周紫东,要他在自己学生的出科考试中好好刁难一番,这样可以让学生没有那么顺利进到454里面去。胡老头的这个想法与周紫东不谋而合,周紫东当然会全力以赴做好这个评委工作。于是,挑选哪个病人成了至关重要的一点。

  林艺璇得知方玉莹私底下去找费君臣了,心头蓦地一沉,勿想到3组病人的插入,使得整件事的转机从她的得利变成了失利?还有,她从3组调到1组后,本想着能与王子玉来个天作之合的配合,然而,王子玉那个脾气,还真是没有人能受得了的。她自认是非常能容忍的人了,可是,王子玉像是处处针对于她,与她说句话都毫不客气的。后来据她向组内其他人员打听,好像林凉与王子玉私底下有交情,而且听说是由于组内另一个外科医生吴平安与林凉本是高中同学的关系。这件事把她再次惹怒了。

  林凉的狗运,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终止?

  啪!在客房内梳着头发的梳子因为她手指间的愤怒,摔落到了地上。

  林柯怡坐在她后面的床上,心情不像她,快乐得像要飞上天。自从林艺璇调组以后,她上医院内探班,看见了王子玉。没想到,除了周紫东那样的人才以外,天外有天。这个叫王子玉的,比周紫东更帅气,名气比周紫东更大。最主要的是,年纪也没有周紫东老。简直是她生命中注定要出现的白马王子。只可惜,这个王子目中几乎无人,所有女人在他眼里像是尘土。比如那位京城方小姐,王子玉也不会看在她是病人家属的面子上对她特别的好言悦色。又比如,林家里被众人捧大的大小姐林艺璇,是他组长,可他给林艺璇全是臭蛋的脸色,这把她乐得——这个王子太对她脾气了。她这段日子全迷他一个人。

  林艺璇捡起梳子的时候,看见了林柯怡满面春色,眉峰不由一挑:“柯怡,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姐姐,你什么时候让我和那个王医生私底下见个面?”林柯怡给堂姐故意出难题。

  林艺璇眸中一暗,清楚这个堂妹喜欢在旁看热闹的劣根性。在这段时间内,不能说林柯怡没有帮到自己,但更多时候,林柯怡像是故意一而再再而三要惹恼她,挑拨她和林凉之间的关系,害她不能继续做戏。所以可以说,林柯怡帮的忙甚少,帮倒忙倒是不少。是时候,找机会收拾这个不识相的妹子了。

  “柯怡,你到医院里找过我,知道王医生的性子。是病人或是有工作关系的同事,他才与其说上几句话。况且,我与王医生根本不熟悉。”林艺璇微微一笑,捡起梳子悠然地梳理纠缠的发尾,“不过,我听说他与林凉倒有些交情。”

  “可林凉现在与他不在同个病区了。”林柯怡洞察出她又要让自己做探子的诡计,扬扬眉,拒绝。自己现在是要讨好王子玉,怎么可能去得罪林凉呢?

  好啊。好酒不吃想吃罚酒。林艺璇笑一笑:“那我还真爱莫能助了呢。或许,你哪天病了的话,我给你搭这个桥梁,比较有机会让你与王医生近距离接触。”

  林柯怡崛起唇“呸呸呸”:“谁会诅咒自己生病?”

  “生病这事谁都会。”林艺璇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一笑。

  当晚,林柯怡在酒店用餐后不久,犯了急病被送到了医院门诊。林艺璇跟随救护车将她送到了自己参加考试的那家医院,周紫东也急急忙忙赶过来了。急诊医生经过诊断后,与周紫东说:“应该是急性阑尾炎。而且,她之前貌似有过慢性阑尾炎病史了。这次应该是旧病急发。最好在化脓之前马上急诊手术。”

  听说了要动手术,林柯怡吓坏了,抓住了周紫东的手央求:“紫东哥,我不要开刀。”

  周紫东安慰她:“不要担心。手术会由好的负责任的医生帮你做。”

  “哪个医生?”林柯怡瞪大着眼睛,哪怕是周紫东说他自己给她做,她都害怕。毕竟之前她给过周紫东口头上难受,周紫东如果看她不顺眼,故意在她手术中给她一点小刁难。

  听病人口气,似乎连他都不信任。周紫东眉宇之间深深地皱紧。

  林艺璇这时走出来,向周紫东点一下头后,在林柯怡耳边说:“柯怡,这样吧,我帮你找你喜欢的那个王医生给你开刀,好吗?”

  如果是那个王子给自己开刀,一切另当别论了。林柯怡的口风松了下来。

  周紫东听说了林艺璇的建议后,眉头皱得更紧了些,道:“王子玉的脾气,你近来接触也知道的。他谁的面子基本都不卖的。哪怕是他老师亲自要他出马,他这种小手术也是不会接的。”

  林艺璇淡定着呢,道:“可我听说他和林凉的关系不错。林凉不是有个出科考试吗?如果林凉来当主刀,他来当副手,你看他或许能同意不?一方面,柯怡是自己人,我们也算是帮忙解决了林凉出科考试挑选病人的难题,给林凉做了个顺水人情。另一方面,我们满足了柯怡的愿望,算是体恤妹子。”

  周紫东听完她这话,稍感疑惑:“你什么时候听说了林凉有出科考试这回事?”

  “我们组内的成员说的。说是林凉找过自己的同学吴平安,希望他能担当自己手术时的助手。但是,我想,如果林凉知道是王子玉当自己的助手,应该会更高兴吧。”林艺璇道。

  周紫东联想起了那一次自己亲眼目睹的王子玉与林凉之间几乎天衣无缝的配合,甚至怀疑两人之间的亲密关系。但是,那是指林凉是麻醉师,王子玉是主刀医生的情况下。他自己配合过王子玉的手术,知道王子玉是个唯我独尊的人,尤其是手术中,对于助手的要求是十分严厉的。所以说,如果让王子玉配合林凉这个新手手术,绝不是个什么好建议,哪怕是王子玉答应了配合林凉。不过,林艺璇是不知情的人,才会提出这样像是体恤妹子的建议吧。但未尝不是可以让自己来利用一下,达到刁难林凉并且完成他和胡老头心愿的目的。

  “艺璇,你真是体贴两个妹妹。”周紫东向林艺璇真心地赞赏一句话,转身去安排这个事了,且务必促成这个事达成。

  林艺璇明着局促地接受了他的赞美,在他转过身后,脸上当即划过了一丝阴暗。<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