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这样她弟弟能早一日脱离苦海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4551 2021-04-04 23:37

  接送的车来到,楚娇娇嘟着小嘴对楚文东说:“文东哥,不要告诉我妈妈今天发生的事。我不要她担心。”

  这个事,楚文东也不想让楚昭曼多心。况且人是在他的地盘上出事的,他交代不起。

  “文东哥不送我回去吗?”楚娇娇接着问。

  “我在公司还有些事。卢小姐要送路米回去,就由她顺便送你回你妈妈那里。”楚文东掐掐小表妹的脸,笑眯眯的。

  “那好吧。”娇娇像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一眼扫过坐在车里的路米和墨兰。

  楚文东目送车离开后,手伸进裤袋便掏出了只打火机。他极少抽烟,但喜欢玩弄打火机。对他来说,玩打火机可以解闷。现在,他把打火机打开后,望着簇然升起的橘色火苗,似乎在火影里浮现出了她的那抹笑。这笑,说不清的清冽与美,犹如一朵空谷幽兰,让人不忍摘折。他承认,他是被她吸引住了,以至于没有办法去确定今天发生的意外是否真与她有关……

  车上,路米耳朵里塞着苹果耳机,低头看着杂志。

  娇娇忒无趣,向他发起牢骚:“路米,你可以歇一歇吗?”

  路米没有睬她。

  娇娇冷冷地瞥他一眼:“你就像我家那只哑巴,太讨人厌了。”

  墨兰听到这话,方是察觉,路米的脾气确实有点儿像自己的弟弟均世。

  “你有什么话和我说吗?”既然路米不说话,娇娇只好自降一格与墨兰说话了。

  墨兰眉开眼笑的:“小姐想和我说什么话,我都乐于听的。”

  “我知道你想讨好我,这样你就能在我妈妈的公司升官发财了。”娇娇鄙夷地昂起尖尖的下巴颌说。

  “小姐会这么想,是抬举我。”如何对付这种小鬼头,对墨兰而言是太小儿科了。

  “我怎么会是抬举你?”娇娇果然一挑衅就中计,气哼哼道。

  “楚总经理,不是那种凭一己私情决定公司大事的人。”墨兰摆出一副老大姐的势头。

  娇娇底气不足,鼓着腮班子:“你是想说,我不能说服我妈妈同意让你升官是不是?”

  “如果我没能帮助到小姐,小姐自然不会有理由说服到楚总经理了。”墨兰在嘴角勾起一抹淡然的笑。

  楚娇娇是什么个性,骄慢的,向来被人捧着在手心口的,哪能任她人骑到头上来。“好啊,你帮我出主意,如果你这个主意出的好,能帮我赶走我家里那只哑巴,我就让我妈妈给你升官。”楚娇娇气势冲冲拍椅子,指住墨兰。

  墨兰就等着她这句话呢,先无趣地打了个哈欠:“我以为是什么事难住了小姐呢,原来是这种小事儿。”

  “怎么?你以为很容易吗?哑巴现在没有一家人愿意收留他,所以只能住到我家里来。但是,如果我爸妈把他赶出家门,肯定会惹人闲话。”楚娇娇抱起双手,生气地说。

  “小姐是想让他不住家里的方法多着呢。照我看来,小姐完全可以向父母提议,让哑巴到专门的学校去,再送出国,这样一来小姐肯定长年半载都见不到哑巴了。”

  “我讨厌哑巴,为什么送他培训又送他出国?”娇娇对这个建议不满意,皱皱眉。

  “小姐是不知道情况。这出国分好几种等级的。如果小姐不喜欢,到时候把他送到一个小姐不喜欢的国家去,不是更好吗?”

  娇娇被墨兰的话绕了几圈子后,也就依墨兰的意思想明白了:“是这样啊!把哑巴送到南非那样的难民国,这样哑巴一辈子就是受苦受难,想回来肯定很难。”

  “小姐想明白就好。但事在人为,如果小姐想早点把那人赶出家门,最好在事情没有发生变化前,赶紧行动。”墨兰千叮万嘱的,最好楚娇娇今晚回去就说,这样她弟弟能早一日脱离苦海。

  “我今晚回去就说。”楚娇娇被墨兰怂恿的很起劲,决定。

  路米听到这里,抬起眼往她们两人迅速地一望,又压低了头上墨兰送的棒球帽。

  车子来到了楚娇娇家门口。这个家,曾经是傅家的房产,今落入楚昭曼手里明显是面目全非了。墨兰送楚娇娇下车,欲尝试着碰上弟弟一面。路米这时候在车上哎呦哎呦地痛喊:“姐,我肚子疼。”

  眼看就能见到弟弟了,墨兰好不容易收了往屋里瞧的视线掉回头:“怎么了,路米?”

  路米双手抱着肚子,似模似样地呻吟着:“姐,我真的不行了。我胃疼。”

  楚娇娇探头望了下车里,不带同情的:“你上次不是差点胃穿孔吗?”

  墨兰只好重新上车,吩咐司机:“去医院。”

  车子开往最近的医院。路上,路米早赖在墨兰身上了。墨兰探他额头和脉搏,额头没有发热,但脉搏稍微有些快,一时判定不了真假。倒是这小子,闭着眼睛的时候,也像是个睡相恬然的天使,睫毛缓缓地飞起降落,仿佛长了羽翼一般地狭长美丽。话说,这小子体重不轻,压得她快躺在车内椅子上了。

  路米躺在她怀里,闻着她身上散发的清新肥皂香味,她应该是习惯早上洗澡,所以味道很好闻。而且,他把头蹭了蹭,能听见她胸前发出的心跳声,不像一般人的心跳,有些奇怪,他狡猾的眼珠子在合起来的眼皮里骨碌碌地转了转。

  半路塞车,墨兰催司机赶紧绕路。

  天使忽然睁开了亮晶晶的眼睛:“姐,我的胃痛好像好了。”

  “什么?”墨兰刹那以为自己听错了。

  路米从她身子坐起来,伸伸腰板,摸摸自己的肚子:“真的不痛了。”

  墨兰忍了忍,才忍住了与这小鬼计较。

  “姐。我肚子饿了。我们去吃大餐吧。”路米两手撑在下巴颌上,像摇尾巴的小狗向她哼哼。

  “你胃痛想吃大餐?”墨兰眉毛一撇,嘴角一勾,勾勒出邪恶的笑意。

  “姐,我应该是太饿了才胃痛的。”路米跪在她膝下,拉出无比委屈的一张脸。

  墨兰一只手斜撑额眉上,瞥到他无邪的笑脸上。现在,她很想把国民宝宝踢下车,哪怕是他的粉丝暴动追打她。因为这家伙和费君臣是一类的,伪装天使的小恶魔。

  “姐——”路米无比委屈地叫着,拉她的手甩着。

  “你再叫一声,我就让你饿三天。”墨兰笑意冷热地蹦出一句。

  “那姐陪我饿三天。”路米把她的手甩啊甩啊,睫毛忽眨忽眨,嘴角勾着天使的笑。

  “你认为这个玩笑很好玩是不是?”墨兰慈爱地笑着,“司机,把车开到陆军总医院去。”

  路米听她这么一说大惊失色似的,凄厉地叫道:“姐,我不要去医院!我害怕打针!”

  司机反应快速,接到墨兰的命令,马上一个转弯杀入了医院大门,恰好是陆军总医院,说:“本不想到这医院来了。因为这里病人特别多,没熟人不好挂号。裕华姐既然这么说了,我想裕华姐在这里有熟人吧。”

  现在医患关系紧张,相比之下,老百姓对军队的医院比较信任。陆军总医院,是军队的三级甲等医院,每天的人流量非同小可。墨兰只知道陆总里面有一号人物,因自己上次被带到这里清洗了一次眼睛。貌似费君臣在军队的医疗系统里有些了不得,进进出出,借个诊室给她看病,开个药哪怕是马上要张病床,都是毫不费吹灰之力。

  她勾着浓浓的笑意,想的是:让恶魔互相残杀,是最好看不过的一场戏码了。<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