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追老婆的策略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0986 2021-04-04 23:37

  “是什么人?”林凉试探着问室友。

  照理说,是不该这么快露馅的。毕竟这个保密工作涉及到她的人身安全,费君臣肯定不敢马虎。所以,刚才在楼下那些与她打招呼的女生,能这么快放过她,肯定与这条小道消息也有关系。

  “听说是在医院里头的一个千金大小姐。”谭美丽其实一头雾水,说,“具体,还在保密中。”

  或许是老公放的烟雾弹,为了引走他人的注意力?林凉一样不清楚老公在搞什么秘密行动,撇撇嘴。

  “林凉。”谭美丽握起室友的一只手,一双美目直直地望着室友。

  林凉被室友这个请求的动作吓得不轻:“怎么了,你这是?”

  “你知道为什么花安琪和刘雨烟都不在吗?”谭美丽问。

  林凉向来一个人被室友们抛下在宿舍,不以为稀奇:“她们向来和你一样,都不喜欢呆在宿舍内。有很多男生邀请她们去玩。”

  谭美丽面色刷的一红,有点儿愧疚的:“不是这样的。今天不一样。我接到454的抽档通知了。”

  “抽档?”林凉对于老公那个部队什么程序,真的一点都不懂。

  “454在征兵宣传后,征兵考试分为两个等级。一种是普通兵征兵,只要符合基本条件都可以参加大面积的普通笔试,再参加普通兵的技术考核,最后才是抽档调档时的面试。另一种是培养预备干部征兵,这种兵,是454先抽档,参加特殊的提干笔试和面试,紧接是技术考核,最终调档。我被通知,可以参加预备干部的笔试了。”

  林凉在愣了一下后,立马道:“恭喜!”

  “可我害怕。你陪我去参加第一轮的笔试和面试,好不好?”谭美丽紧抓她的手,仿佛抓救命草一样。

  林凉深感奇怪:一般来说,她会被别人这样请求,只发生在要她当月老红娘的情况。什么时候自己的风向又变了,变得能助人家考试过关?

  “林凉,我想,我能接到抽档通知,与你那天一同参加454的征兵讲座有关系。你看那天,费政委的目光一直往你身上飘。如果不是有这条小道消息,我都快以为费政委的太太其实就是你了。”谭美丽徐徐道出自己的演绎推想。

  林凉“额”,急忙否认:“怎么可能?我要是他太太,那我——”诅咒自己的誓言林凉发不出来,实际上没有必要为了那条白眼狼诋毁自己,不是吗。

  “我也觉得不大可能。”谭美丽这话,其实是在巧妙地观察她的神色后配合她的话说的。

  林凉慎重地咳咳两声:“我要陪你去参加笔试是可以。问题是,我不知道以我的资格,能陪你去那里做什么?能不能在考试场所逗留还难说。”

  “去了才知道。”谭美丽对她的信心很大,直觉上。

  林凉一想到名气太盛的老公,头疼头大。然后,一想到吴平安的建议,这不是契机吗。反抓住谭美丽的手,商酌道:“你可不可以帮我件事儿。”

  “可以啊。”谭美丽答应得很爽快,“什么事?介绍男朋友吗?汪天龙你看不上眼的话,或许,我可以帮你介绍一个比较老的——”

  林凉赶紧阻止她往下说这些不着边际的,托出要求:“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在外科那些科室里面找一个能带我的临床老师,我要参加外科出科考,最少得熟悉一个最简单的外科手术。”

  “这个不难。”谭美丽一边答应,一边问,“你读临床医学吗?”

  “是第二专业,修到现在,也有好几年了。”林凉有气无力地说起自己导师怎么折腾她这个学生的过程,最终长长一个叹息,“我实在不明白,刘雨烟怎么会对那个喜欢捉弄人的老头子情有独钟呢?”

  “因为刘雨烟根本上不了档次,所以只能把头仰高高的,望着你和胡志修。”谭美丽指出本质。

  于是说到了刘舍监的问题。

  “听说,被调走了。究竟是被调走,还是被开除了,难说。”谭美丽叹气中对于费君臣既有崇拜又有畏惧,“只能说刘舍监倒霉,哪个人不好惹,偏去摸老虎的胡须,踢中了费君臣这块铁板。”

  林凉沉了会儿脸,问:“费君臣权力很大吗?”

  “他的人脉,军、政都吃得开。”谭美丽比着两根手指头,“所以,他还没有太太之前,倒追他的女人,没有百分百也有百分之九十九是看中他的家世。当然,他个人不仅家世好,长相又俊,是个有学识有本事的人,能不成为万人迷吗?”

  “可他个人的性子不怎么样。”林凉接着话,心思一昧往老公身上飘过去了。

  “你看他条件那么好,一般女人肯定看不中的,如果有点儿脾气并不奇怪。”谭美丽说着忽觉古怪,“你怎么知道他性子不好?他不是还帮你疗伤吗?”

  林凉晃神回来,道:“那个,我是听人说的,可能是胡说的吧。”

  支支吾吾的语气,更显得欲盖弥彰。

  幸好谭美丽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林凉躺上自己的床后,疲惫上身,又睡了个午觉。醒来后,手机也充好电了,电话响了起来。

  “林凉,是我,奶奶。”

  林凉嘭地坐了起来,握着手机的掌心泌出了层细汗:“奶奶,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怎么,没有事不能找你吗?你被你妈和你那个继父给灌了药是不是?你别忘了,你是林家的孙女,不是他们王家的!”

  老人家的责怪声从手机里传出来,像千斤捶打在林凉的心窝口上。

  “你爷爷也有交代。你最好与你妈断绝关系,回到林家这边。”

  林凉瞎应着“嗯嗯”。除了瞎应,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对付这对老人。虽然,她与母亲的关系不是很好,但是,与林家人的关系更僵。偏偏,林家死抓着她不放,其实,也就因为她是烈士孤儿,如果林家对她不答不睬的话,会被外人说事的。

  “你艺璇姐与柯怡妹,要去你那边学校参加考试。可能这几天会到,你接待一下她们,明白吗?”

  林艺璇是大伯家的女儿,林柯怡是小叔家的女儿。两个都是自小在爷爷奶奶家住过一段日子的林家千金,不比她林凉,非要跟回不受林家欢迎的母亲和继父。

  “她们要参加什么考试?”林凉随口问了句。

  “这个你不用问了。”老人家一句话堵了她的口,挂了电话。

  有时候,这些家人比外边的人更难应付。明着说为她好,实际上都各自为营。林凉看着显示林家号码的手机,很想丢出去。她承认的家人里面,只有真正对她好的继父一家。

  跳下床,翻开书本准备温习功课。手机又作响了,这回是个陌生号码,她本想不接的,可是铃声一直响个不停,鲁莽挂断又不好。

  接起来的刹那,林凉终于意识到为什么自己不想接这个电话了。

  “林凉。我是艺璇,好久没见了。”

  记忆里的这个声音,永远端的是大家小姐的贵气高雅,却句句平易近人。记得在自己很小的时候,林艺璇便是她心目中的公主形象,被她所仰慕。现在,林家的女孩们,依然都对林艺璇当成自己奋斗的目标。除了她,其实如果不是发生那件事的话——

  “艺璇姐,好久没见。”林凉吃惊自己的声音,在遇到林艺璇的时候,自动变得温雅了。可能在潜意识里,已经察觉到只有这样才能对付得了这位林家大小姐吧。

  “太好了。林凉,我还怕,你把我和柯怡给忘了。”林艺璇悦耳的笑声通过手机传过来,让人听起来舒服得像春风三月。

  “姐姐说什么笑话?姐姐和妹妹能忘的吗?奶奶已经打过电话给我,艺璇姐和柯怡是到城里了吗?”

  “嗯。我们两人刚下飞机,现在搭乘计程车前往酒店。主要是柯怡,非想见见你不可。这么多年没见,看你把我们两个挂念的。”

  林凉抬起手腕望了下表,问:“哪家酒店,我现在过去。”

  林艺璇报了个地址。因此,当谭美丽回来问要不要一块去打饭时,林凉说了声抱歉,拎了包出了宿舍。

  早死早超生。林凉现在就是这样一个想法和计划。必须趁她们没有动手之前,先摸清敌情。因为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林凉了,在发生那件事情后。

  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还是全市最好的一家。说明林家的势力比起以前,又节节升高了一层。

  林凉乘坐电梯,来到两个堂姐妹下榻的酒店客房。

  叮咚一声门铃后,给她开门的是林柯怡。

  对于小自己几岁的小堂妹,林凉一直没有什么感觉。

  林柯怡长了一张娃娃脸,烫了头大卷发,一双凤目是那种艳丽的狡黠,看起来像个时髦的猫女郎。

  “林凉姐,你怎么穿着军装啊?”林柯怡眨了眨单眼皮,语气模棱两可的,“呵呵。和艺璇姐一样。”

  林凉不是故意穿军装的,只是在军校里习惯了穿作训服。但林柯怡这话什么意思她听得出来,由是淡淡一笑:“我是习惯了穿校服。怎么能和艺璇姐相比呢?”

  “那是。艺璇姐那是军官服。”林柯怡说话也不客气,把她带进客房里头。

  林艺璇刚是从浴室里出来,在吹头发。回头见是她,急忙把吹风机关掉,搬张椅子,并吩咐柯怡:“赶紧倒杯茶。——林凉,坐这儿,一路赶到这里,辛苦了吧?”

  林凉当即坐下,是由于不想被林艺璇像是你我之间很亲切一样牵拉着坐下。林柯怡捧着杯茶水,来到林凉身边,在她耳边神秘兮兮地说:“瞧瞧,艺璇姐对你有多好。她在我们家里面,最疼你这个妹妹了。这一次要过来这边,专门给你捎了礼物。”

  林艺璇打开了旅行包,翻出来先是一包两包三包家乡特产,接着是一件两件三件衣服:“来。林凉,你来试试看。这些都是我上回和我爸出差,在国外买的。我爸也说,这衣服应该很适合你。”

  林凉一动不动地看着她手里面的名牌衣服,知道那是继父一家和她妈妈一辈子都无法给她的东西。但是,她并不需要这些虚伪的物质。

  林艺璇拿了衣服在她身上比试着,标准尖瓜子美人脸上那双笑吟吟的美目,像月牙儿一样美不胜收。

  林柯怡在旁边像是羡慕又妒忌地看着:“艺璇姐和大伯对林凉真好啊。”

  “你胡说什么啊?林凉她是自小没有父亲疼。我爸都说了,咱们家亏欠林凉很多。”林艺璇语声柔软地训导着小堂妹。

  林柯怡嘟着嘴巴:“是。我听姐姐的。”

  林凉抬了抬水杯,打断林艺璇比衣服的动作,说:“我再倒点水,今天口干。”然后,她边站起来倒水,边像是随意地问:“我在电话里听不清楚,奶奶说姐姐和妹妹是要来参加考试。可是姐姐不是工作了吗?柯怡我记得也是毕业了。”

  “你们大学不是要招收一批非军人的后勤人员吗?我这回陪艺璇姐过来参加考试,顺便来试试。”林柯怡没有艺璇口风紧,一股溜儿说了出来,“所以,厉害的是艺璇姐。她被你们军队里那支据说最厉害的部队给抽中了档案。”

  “哪支部队?”林凉蓦地心口一紧,刚在宿舍听说了谭美丽被454抽档的事。

  “这个艺璇姐知道,我不大清楚。”林柯怡说,边往笑得两颊红晕的林艺璇投一眼,“艺璇姐,你别保密啦,都到这里了。”

  “我说我们部队的番号,你也不懂。”林艺璇搪塞着小堂妹。

  “可林凉懂吧?”林柯怡探着头,伸到林凉面前,“是吧,林凉?”

  “没大没小的。你得叫凉姐姐。”林艺璇教育妹妹。

  林凉眯一下眼:“没关系。从小到大,她们都是这么叫我的。”

  “那时她们小,不懂事。长大了怎么还能不分长幼。”林艺璇念叨着,岔开了被抽档的话题。

  林凉没有打算就此放过,笑问:“艺璇姐,你这回要参加的考试是454的征兵考试吧。”

  一语命中。林艺璇和林柯怡都显出讶异。林柯怡讶异的是什么叫做454的征兵考试。林艺璇则是惊讶一闪之后,低声温婉地说:“没想到林凉也知道。”

  “没有。只是我室友刚好被454抽档了。”林凉莞尔一笑,“至于我,当然不会存这份妄想。”

  “你室友?”林艺璇的语气里透出了一丝戒备。

  林凉摆摆手:“艺璇姐,她和你不同系别的。你是麻醉系不是吗?她是妇科。”

  林柯怡一直听她们两人说话插不上嘴,现在觅到时机急忙插进去说:“林凉也是麻醉系的。林凉,你果然一直在崇拜艺璇姐呢。”

  那是以前。可惜没有办法改专业了。不过,何必为了这种人改专业耗费自己的人生,没必要。林凉心里边冷冷一笑。

  于是,从林凉身上散发出来的清冷弥漫到了客房里头。林艺璇拿衣服的手垂了下来,吟吟的笑容逐渐模糊不清。林柯怡毫无所觉,或许有所觉,才愈发得意地往下说:“林凉,你可能还没听说吧?紫东哥调到你们军校了,说是要担任临床教学组的什么组长。”

  周紫东?林凉眸子里真真正正地一冰。

  “所以来之前,我和我妈还在说,紫东哥到这边就好了,正好和艺璇姐在一块。”

  “你胡说什么!”林艺璇像是生气一样打断林柯怡的话,“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林柯怡仍旧我行我素没心没肺地笑着:“这个我妈早说了,如果艺璇姐没有那个意思,紫东哥正好能和林凉重新在一块了。毕竟,紫东哥一开始说好入赘我们林家,是被爷爷指给林凉了。”

  林凉呵呵呵笑了起来:“这是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了。现在是什么年代,还流行长辈指婚吗?”再说,她已经结婚了。

  “你不介意?”林柯怡吃惊地看向她,单眼皮一眨一眨的,貌似不大甘心。

  “周紫东找什么人,与我都没有关系了。这事早在那个时候当着家长的面都说明白了。”林凉这冷冷漠漠的话抛出来,立马客房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时钟啪嗒啪嗒摆到了七点钟的时刻。

  林凉拎起包:“两位姐姐妹妹远道而来,林凉只是个学生,拿不出什么可以招待的。但是,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只要姐姐妹妹开声,林凉能帮的肯定帮。”

  林柯怡眨眨凤目,翘翘嘴角。

  林艺璇依旧亲热状把林凉送到门口,叮嘱着要路上小心。

  林凉低头,将林艺璇搭在自己手背上的秀手拉开,然后一路径直步出酒店。

  在林艺璇和林柯怡面前,她说什么都得强逞,绝不会让自己露出半点懦弱的情绪。但是,等到了她们都看不见的地方时,许久以前的记忆全部翻涌了出来,折磨得她想作呕。

  在学校门口下了车后,她蹲在路边,弯着腰干呕了一阵。取出手机,模糊地看着手机上的一个号码,按了下去。

  费君臣今天自媳妇走后,一直坐在办公桌前处理公务。

  他太过沉静的姿态,令他底下的兵一个个都很不安。

  “不妙。每次政委这个样子,肯定又有人要倒大霉了。”

  “政委这是怎么了?嫂子走了后,就一直这个样子。”

  “杨科,你那个小师妹又惹了政委是不是?”

  “杨科,不是我们提醒你。是你得想清楚了,如果你那个小师妹真惹了政委,政委到时候第一个出气的,肯定是拿你开刀。”

  杨科大喊冤枉啊。他其实比谁都渴望着小师妹赶紧投进首长的怀抱里面。责任重大,杨科在兄弟们的推搡下,硬着头皮走到首长的办公桌前,小心捏着口气:“政委,您看,是不是我让我师妹来一趟,反正她伤也还没好,我们是不是得关心一下——”

  “不用。”费君臣沉声静气,手握的钢笔在公文纸上刷刷刷。

  这莫非是两夫妻吵架后冷战了?

  杨科等一干人愈发紧张了,小声翼翼地商议起来:

  “怎么办?打电话让林队和总参来一趟吧。”

  “也好。首长的婚姻问题,队里的首长肯定比我们有办法。”

  费君臣撩撩眼镜,扫一眼那一群风吹便是草动的部下,极为不满:这追老婆得有策略的。怪不得他的兵,大多数到现在还单身。

  哗哗哗——

  搁在办公桌上离他的手仅一个指头的手机作响了。费君臣犀利的目光扫过来电显示号码,金光闪闪的眼镜后面闪过一抹得逞的笑意。果然,这个追媳妇和钓鱼一样,太急反而会坏事的。瞧,他不打电话过去,老婆终于打电话过来了。

  沉稳地按下接听键,费君臣心满意足地将话筒贴近耳边。

  手机里传出的是老婆干哑的嗓音:“小玉吗?你有空过来吗?”

  感情他老婆是拨错了号码,打小舅子的电话错打到他这边来了?还是他老婆害羞才故意这么说?

  费君臣在心头小小地纠结了会儿,咳了声:“我听小玉说了他今晚要代替他老师值夜班。”

  自己拨错号码了?林凉的心里同样小小地纠结了一下。按理说,她从来不会拨错弟弟的号码。算了,既然弟弟没空,找吴平安又不成,找谁都不成,那么找他其实也一样……林凉咳咳:“你请我吃一根哈根达斯好吗?”

  难得。老婆主动邀请的约会!

  费君臣再咳两声:“我想我今晚是有这个空。你说在哪里见面?”

  “我在校门口。我走远一点,到学校对面的交架桥底下等你吧。”林凉道。

  “我开车过去,只要五到十分钟。”说完,费君臣立马收了线,抓起车钥匙。一抬头,见一群部下正好从他办公桌前偷听完后神速撤退。

  “政委,你放心去。学校门禁那方面,我们先帮嫂子沟通好。”杨科与一帮兄弟心虚,见首长目光扫过来,赶紧先自首算了。

  费君臣完全不听他们说什么,飚出了门口,只担心老婆等不及又跑了。<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