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电影院里的偶遇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0393 2021-04-04 23:37

  几天时间很快就过了。这几天都在老公那里上补习班,因为老公是个公务缠身的忙人,除了第一天,只能在上午下午各补习一个钟头,林凉只得连老公的周末六日都不放过。

  费君臣第一次感受到:带个好学的学生是很苦逼的,尤其是当这个好学的学生是自己媳妇。眼看这天天是与媳妇挨一块了,但升温的是学术交流,夫妻之间的感情一点都没有擦出火花的迹象。除了那一口人口呼吸,他到至今还是没能得到老婆一个吻。

  到了周日那天,费君臣实在忍得快不行了,趁着周日是454正常休息的日子,向媳妇提议:“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去公园散步吧。”

  “公园散步?”林凉不是听不懂老公这意思是邀请约会,但是去公园散步那是多少年前才有的约会项目了,对于大都市里的年轻人来说早就out了。

  费君臣看着媳妇英气的眉毛一耸,便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立马给自称花花公子的部下杨科使去个眼色,让杨科支招。

  杨科对于追女孩子还是有点招数的,开始为他们两夫妇提议:“去海洋馆看海豚表演?去电影院观看近期播放的大片?去博物馆看史前恐龙模型?去动漫节看cosplay?”

  “cosplay是什么?”队里很多人都不看动画片,对于这个新出现的名词毫不知情并不奇怪。

  费君臣抓住时机,告诉媳妇其实不out,给那些发问的部下们一个不屑的眼神:“cosplay,顾名思义,就是costumeplay。”

  汗!这不等于没有解释吗?

  但是,因为有了首长大人做出的标准解答,杨科也不敢继续给战友们继续解释清楚。个个这个苦逼啊,干脆回去自己翻书找答案去。

  林凉扶着额眉,指尖往老公肩膀上搭一搭:“你英文很溜嘛。”

  “还成。”费君臣在媳妇面前从来不敢夸耀,必须谦虚,不然媳妇把高帽子往他头上一戴,他便会死得更快。

  “我们去电影院吧。”看在这几天老公花费精力给自己免费补习功课的份上,林凉答应了老公的邀约。

  费君臣立马开出自己的夏利,在秘密地点装上老婆,向杨科所说的那个全城最棒的七星级影院奔去。

  路上,林凉的手机响了。看着来电显示号码,她稍微一个蹙眉,给老公一个不要开口的手势后,才接听来电。

  “林凉,好几天没有联系你了。我和艺璇姐听说你在准备补考,所以不大敢打扰你学习。”手机里面林柯怡矫揉造作的声音传过来,稍微夹杂林艺璇的几声轻微咳嗽。

  这对林家姐妹,自从被她上一次搞了个下马威后,几天不敢来找。今日再找上她,无疑是没事儿做了,想再找她打发时间。而且,知道她要补考,肯定是趁这几天时间向学校里的人打听过她的情况了。

  “是啊。我不够聪明,只能补考。”林凉顺着对方的话说,把自己装足傻劲,对方也就没话说了。

  果然,林柯怡在对面默了足足有一分钟想对策,接着应该是有她人在给她支招,才能把话接上去说:“林凉,这备考,应该有松有驰,劳逸结合。这样吧。我和艺璇姐请你出来吃顿饭,给你鼓鼓劲,预祝你考试成功。”

  “不行啊。我如果荒废了一天跟你们去玩,因此考试不过的话,是不是会把怨气洒到你们身上去?”林凉优哉游哉地捏着口气说。

  “如果是这样那就没有办法了。你好好学习吧。我和艺璇姐都会帮你祈祷的,预祝你考试拿个第一。”林柯怡可没有林艺璇的好脾气,热脸贴过去,被林凉冷冷地打回两次,就不继续装了。

  为此,支使她打电话约林凉出来的林艺璇说她:“你这就挂了电话怎么成呢?好好再说两句,林凉便肯出来了。”

  可林柯怡不干,早已觉得林艺璇的态度有些古怪,狐疑着反问:“艺璇姐,你从前对于林凉好是好,但没有好到这个份上,好像没有她就不成一样?”

  林艺璇被她这一问,只好作罢,不吭声了。

  林柯怡在她黑森森的脸色上望上两眼,继而像是后悔了似的一笑,牵住她的手说:“我们约林凉不出来,但我们可以把紫东哥先约出来。林凉对紫东哥那份心思谁不知道啊。让紫东哥再约林凉,不就成了?”

  约周紫东?林艺璇的面色上清清楚楚闪过一抹迟疑。

  林柯怡捉住了这个时机,马不停蹄拨打周紫东的手机号码,一边叹着:“本来就该找紫东哥了,而不是拖到现在。听说他现在进了军校了,正好我要报考他们军校的后勤人员,他可以帮我先打点好门路。”

  “你不要只想着你自己一人。”林艺璇说这话口气微重。

  林柯怡笑嘻嘻的:“我不会只想着我一个,紫东哥和林凉的事情,我也一直在关注着。”

  电话接通了,传出周紫东儒雅的嗓子:“是柯怡吗?好久没见。”

  “紫东哥,我和艺璇姐到这个城市里已经差不多一个星期了。”林柯怡一听见他声音,便开始撒小女孩的娇气。

  “我都不知道你们住在哪里。之前有想过去找你们,但因为我也刚调到这边来,近期公务忙了一些。”周紫东听起来深有愧意地说。

  林柯怡听了撇撇眉:不是不知道周紫东这人属于官场上游刃自如的八面玲珑一派,尤其他现在自己和家里都发达了,根本不需要林家的后台支柱了。给她们两姐妹接风的小事,哪能比得上他来到军校后马上找相关领导巴结的大事?不过,她不像林艺璇是报考454,真是得指靠他提点和走后门找工作。于是她心里气归气,口气上柔软着说:“紫东哥,我和艺璇姐都知道你很忙,也一直不敢联络你。但是今天是星期天了——”

  周紫东喉咙里发出一串醇厚的笑声道:“行。是我这个做哥哥的冷落你们两个了。我请你们出来,吃饭还是——”

  “现在吃中饭太早了,先去看电影吧。早上场也没有那么多人,而且这里听说有个七星级影院大厅。”林柯怡毕竟是个刚毕业的女孩子,还是好玩的,有人请客,肯定要刮一顿。

  “是说国际影城吧?成。我开车到酒店接你们。”答应后,周紫东挂了线。

  林艺璇在旁边听他们说完话,皱皱眉:“不是说好让他把林凉约出来吗?”

  “等会儿等他到了再说也不迟。再说了,得吃饭的时候再约吧。我记得林凉不喜欢看电影的,尤其是看恐怖片。”林柯怡笑眯眯地说。

  费君臣开着车带着老婆来到国际影城,在地下停车场停车后,两人走到电影院门口。见有人卖小孩子玩的假面具,林凉当机立断买了两个,一个给老公一个给自己。

  “这,这是什么?”费君臣看着手里被媳妇塞的孙悟空面具,忽然想起自己七八岁时才玩的这玩意儿。

  “戴上。”林凉已经速度地给自己戴上了猪八戒面具,见老公不动作,只得亲手给老公戴上。

  因此费君臣只好把金丝眼镜暂且摘了,陪老婆回顾孩童时代的美好时光。

  两人走近售票口,早上可以选择的电影很少,大厅里上演的全是《百万巨鳄》。别无选择之下,费君臣买了两张《百万巨鳄》的影票。从这个时候起,费君臣感觉到了媳妇有些异样。

  “吃爆米花吗?再买两杯可乐?”费君臣求问突然变得默默无声的媳妇意见。

  林凉点了点头,依然没有开口说话。

  费君臣谈恋爱实属第一次,的确不大懂得女人的心理,心想这媳妇是怎么了?闹别扭又不像,难道生病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媳妇的手摸一摸,媳妇的小手是有些冰凉。

  “你做什么呢?”林凉马上把手从他掌心里抽出来,瞪了两眼。

  见媳妇瞬间恢复以往随时可以把他暴打一顿的神气了,费君臣再犯糊涂了:不像生病。

  影片要开场了,两人步进了电影大厅。

  找到位子坐下,费君臣把爆米花和可乐递到媳妇面前:“吃吧。我这回买了很多,如果不够,我再去给你买。”

  林凉只接过可乐,嘴里咬着吸管,手指摸到他拿着的爆米花袋子里摸爆米花。在这个过程中,她始终垂低脑袋,像是要把头钻到地洞里去的姿态。

  这时,电影开始了。貌似这影片的画面感还不错,有大s主演。费君臣边瞄电影,边是趁机想摸媳妇的手。或许他在其它方面out了,但是在这电影院里约会的目的他很清楚,就是要趁黑揩油,瞎打正着。想当年,他父亲费洋就是在电影院里得到了他妈妈金秀第一个吻。有了这个明确的作战目标,他的手往媳妇的座位方向一路摸过去。哎,怎么摸了个空?

  被惊到了!费君臣急急忙忙转过头,上看下看,这才发现媳妇整个人躲到椅子下面去了。

  怎么了,这是?难道媳妇发现了他的阴谋诡计,为了躲他以至于躲到椅子下面去了?

  费君臣只好立马跟着媳妇蹲下来,小声表态,自己绝对是正人君子,不会做这种趁黑作乱的小人行径。

  然而,不知道是电影播放的声音太大媳妇没有能听清楚,还是自己表达的不清楚,媳妇一直把两只手抱住自己的脑袋,不肯起来。

  费君臣急得想跳进黄河洗脱自己罪名。终于,在影片里发出女人见到鬼似的尖叫时,媳妇像是吓了大跳周身打起哆嗦,费君臣双目一个愣怔后,唇角扬起了弧度。这一回,他可以光明正大地把媳妇给搂在了怀里安慰:“别怕,别怕。电影里做的都是假的。我在这里,没有什么可怕的。”

  媳妇果真是没有像以往马上对他挥拳,但是,抖成了这个样子,好像发高烧浑身打颤的高危病人。费君臣心生怜惜时,倒也不敢趁这个时机对媳妇上下手。

  “你觉得怎么样?不然我扶你出去。”费君臣很认真地问,语气里不敢有半点玩笑话。接着见媳妇像是完全听不见自己的话,他当机立断,把媳妇搀扶起来。一路以最快的速度扶到了影厅出口。

  在外面找到了条板凳坐下来,费君臣摸出包纸巾给媳妇擦汗,一边柔声问:“好点没有?我去问问有没有开水?可能喝一杯开水会好一点。”

  远离了影视厅里的恐怖气息,林凉渐渐止住了惊颤,把他拿纸巾的手按下来,摇摇头。

  费君臣见媳妇逐渐恢复正常了,也不得说教了:“你害怕看恐怖片,直接和我说。我又没有逼着你看。你逞强陪我看,我不会高兴的,你知道吗?”

  林凉喘了两口气后,心知他骂的对,说:“我以为我这么久没有看,已经不会有事了。毕竟我自己也长大了,不是吗?”

  “你多久没有看恐怖片了?”

  “从小学三年级开始。”

  费君臣拍拍媳妇的肩膀,总算自己可以逞一次威风了,教道:“看恐怖片,要有个脱敏过程,得经常看,才能免疫。不是不看了,就能免疫。你看多了,才会发现里面演的全是假的。”

  “还看啊?”林凉仰起了头,给老公一个白眼。

  女人都是娇弱的花朵,需要保护的。这是从小到大金秀给他灌输的知识,当然不适合训练女兵,但是,用来疼媳妇是可以的。费君臣立马趁机把媳妇柔软的身躯再搂一搂,道:“行。以后我们绝对不看恐怖片!”

  林凉长长地呼一口气时,发现头挨着老公结实的胸脯,还是挺舒服的,便作势也挨一会儿。

  只可惜,费君臣渴望的这甜蜜时光只维持了不到半分钟。眼见到电影院门口走来那熟眼的三个人,林凉的眉头一簇,立马从老公的怀里坐起来。

  “紫东哥,好像都是恐怖片,看吗?”林柯怡看着售票处贴的上演时间表,笑嘻嘻地说,“不过,我们三个又不是林凉,不怕看恐怖片。一起看吧,有大s主演呢。”

  “柯怡。”林艺璇像老师的口吻训话堂妹,“林凉不在,你就可以在她背后乱说话了吗?”

  林柯怡皱皱鼻子,主要看的是周紫东的脸色,说:“艺璇姐,我没有说林凉的坏话。林凉怕看恐怖片的事情,是事实,紫东哥知道的。也因为这个事,我可是好心没敢约林凉出来看电影。”

  周紫东温和地笑着在她们两人中间插上话:“好了。林凉不是不知道你们关心她。”

  于是,费君臣不需要问老婆,仅听他们三人对话和小舅子提醒过的话,便都知道林柯怡和林艺璇各自的身份了。

  周紫东付款买了入场票。林柯怡拿着门票,一边研究上面的座位号,一边兴冲冲地第一个往前走,走到半路忽然掉个身:“对了!要买爆米花和可乐。”因此她蹦蹦跳跳走过来,是要擦过费君臣和林凉坐的板凳。见着两个大人模样的人脸上戴着孙悟空和猪八戒面具,她不由大乐:“艺璇姐,好像我们小的时候也不玩这个吧。多幼稚啊。”

  “你胡说什么呢!”林艺璇和周紫东听她这没大没小的口气,是没有教养地把陌生人都给得罪了,着急地都走过来。

  “对不起啊,我妹妹说话有点儿过分,我给你们道歉!”林艺璇走到费君臣面前,鞠个躬说。

  林凉自然是把脸侧到了一边,免得被她发现。费君臣代替媳妇答:“没事。她年纪小,我们不计较。”

  林柯怡听着这话可不高兴了,走过来,道:“我年纪小?也没有比你们小吧?”

  “柯怡!”周紫东骤然喝了声大音量的。

  林柯怡收了嘴巴:她现在暂时得罪不起周紫东。

  费君臣扶起媳妇,不想与这些人搅进混乱里面。夫妇两人走远了一段距离后,还能听见林柯怡跺脚的声音:“干嘛帮着外人?紫东哥也真是的,你是林家的义子吧?”

  “你再这个样子,别想我会帮你打通门路进军校里面。”周紫东有些不耐烦地说。

  “是。紫东哥只是想帮林凉留到军校里面吧?”林柯怡得意地说出自己打听到的消息,“所以一直在想尽方法帮林凉抽出档案。”

  听到这话,费君臣眉头一个打紧,心头沉了块石头。

  “是这样子的吗?”向周紫东发出这个问题的是林艺璇,声音如娇柔的黄莺。

  林凉眉头蹙归蹙,倒是很想知道她想把把戏演到什么时候,而且周紫东几年没见,照样上当吗。

  周紫东说:“她的成绩很好,是军校的领导想让她留下来的。况且,你以前和我说过,她那性子不适合下部队,这样的话,最好是留在军校里教学,千万不要四处得罪人。”

  林艺璇立马点着头附和:“是。她性子急躁容易把人得罪。紫东哥如果可以的话,多教育她。”

  费君臣承认媳妇性子直率,但绝不是那种鲁莽把人得罪的个性,哪像那个林柯怡说话没有一点教养。但是,无疑,媳妇在林家人心里都被看低了。

  林家人都这样看自己,早已习惯了。反正,她已经决定凭自己的实力让林家人刮目相看,最好把林艺璇给挤出去。林凉唇角一弯,没有被气到半分,跟老公走到地下停车场。

  两夫妇坐上夏利后,才取下了面具。

  费君臣重新戴上金丝眼镜,开着车往回跑。虽然时间尚早着,但是听见了周紫东那句话后,他心头不安实了。

  林凉看着一路开车的老公侧颜严峻,不像生气,倒像是要急着去办什么紧要事似的,因此不好开口问。老公的公事很多涉及到部队机密,不是她能问的事情。

  回到军校,媳妇照常一个人去食堂打饭,费君臣是匆匆回到军人招待所。

  “政委,你这电影看的这么快?没有和嫂子一块去吃午餐吗?”杨科等人见他这么快回来,都颇感惊奇。

  费君臣直接问负责接送队里领导的六六:“参谋长什么时候到?”

  “说好是和林队,一起下周五到这里的。也可能提前一两天。”六六意识到他问话的口气不大对,于是把回答的语气捏得稍微松缓些。

  奉书恬的工作性质不比整天需要留守部队的林队,费君臣对这点很清楚,因此指挥道:“打个电话给参谋长,问他现在在哪里?”

  六六马上遵从他的命令打奉书恬的电话。

  杨科听出事态严重,跑过来坐到费君臣对面问:“政委,发生了什么大事了吗?”

  “有人想要抽你的小师妹的档案。”费君臣感到有点儿急热,解开上衣顶上的扣子说。

  “不怕。我师妹的档案在胡老头手心里紧抓着呢。谁想去要,除非通过他同意。”杨科对于自己的导师很了解的,用自己的例子安慰费君臣,“我当年也是,要不是这样,我的档案早被一些不三不四的单位都看了。”

  “你的性质和你师妹不一样。你是当年我说好送去给他培养的学生。所以,从他手里抽走你档案时,困难有,但是不会大。可是你师妹不是,她是在军校里培养出来的。如果军校里的领导都出动来说服胡老头,要胡老头把你师妹留下来当他教学的接班人呢?”费君臣一想到周紫东很有可能的这一步动作,心里都急得冒火了。

  杨科听着他这话有道理,一时懵了:“早知道,我应该和胡老头先说说看。”

  “你一个人说了没有用的。即使你是他得意的门生,但是人才就是人才,他哪舍得把自己教导出来的人才一个个都无偿地让给我们。”费君臣说话用力时,用指尖点了点桌面。

  “那怎么办?”

  “参谋长在这些院校单位里的人脉,是数一数二的。所以,队里每次抽人才档案都是必须由他去做。”费君臣答。

  “可是,这样一来,政委是想让林凉直接参加提干考试吗?”

  “不。”费君臣摇摇头,“我答应过她不这么做的。”

  “那以什么理由抽档案?而且,我师妹成绩是不错,但是因为不是学生干部,还达不到提干的要求吧?”<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