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缓刑造就奇迹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0621 2021-04-04 23:37

  “考生333号?”奉书恬笑容可掬地看着走上来的林凉,毕竟这是自己钦点的状元,早就想见一见真面目了。

  林凉从师兄杨科那里听说了,这人也是454的头儿之一,因此看这人笑得这样无害,骨子里怕是和老公一样物以类聚,阴险着呢。于是,当着这个人的面,她向老公那边扫的一眼是毫无痕迹。

  不过,费君臣还是被媳妇这一目给扫到了,其实也不叫扫到,叫心有灵犀一点通。只要见到媳妇扬起的眉梢,媳妇的心声立马传进了他的心里:老公,弹哆来咪吧。

  双目猛地闭上,指尖在簇成小山状的眉峰上使劲儿地揉着。

  这个打击,不是普通的沉重。当然不是因为媳妇要他弹哆来咪,而是媳妇真是有资格鄙视他和他的部队。想到自己和自己部队不能因这场考试在媳妇心里面提高一截,还要降低一截,心里头这个苦涩的滋味……

  奉书恬和林队看他皱眉头像是承受了巨大打击的忧容,想到昨晚上他已经叹了一夜的气,不禁都担心起他这是不是病了。

  “政委,如果你身体不舒服的话——”林队小声提一句关心的意见。

  费君臣立马打开了眼皮子,扶了扶金丝眼镜架,蹙成小山型的俊眉往上挑了挑,唇角勾的那抹笑掩盖不住苦味:“没事。继续吧。不能耽误考试的进程。”

  于是,林凉递上了那张333准考证。

  当这张能看得出曾经被蹂躏成肢解的准考证呈递上来时,三个主考官做出了同一的动作:挺直腰板,然后有一刻的怔目。

  林凉只得重复给师兄杨科他们解说过的解释:“这绝对是场意外。我和我那室友本是好心,想将它非常珍视地保护起来。没想到,它不小心被卷进了洗衣机里。造成这个惨剧以后,我们两人花费了很长的时间对它进行了修护。所以,你们看,它现在不只是一张廉价的印刷纸,而是加固了一层可以防水的。”

  费君臣心知媳妇的性子,所以不会怀疑媳妇的话。况且,如果怀疑媳妇是有意的,不是直接被媳妇再打击了一次吗?

  奉书恬和林队,只是在初见这张准考证时小小地惊讶了下,接下来,反而是被林凉这番解释的话要给逗笑了。听起来,这个考生说话的语气措辞不止有趣幽默,而且很符合他们454的风格——狗眼看人低。所以,奉书恬和林队一早知道了这个考生333,正是杨科口中那个不想进他们部队的小师妹。

  接到了林队使来的眼色,奉书恬微笑地含了下头,接着不留痕迹地向林凉咳一声嗓子后说:“请回到作答的椅子上。”

  林凉挑了下眉:这么快毫无疑问地接受了她的解释?看来,都是些深藏不露的高手。

  折回到了椅子里坐下,清清嗓子,当然是死活都不能挑第三个问题来作答,正准备就第二个问题作出答案时,主考官却先开口了。

  “请333号考生就为什么想进我们454部队这个问题,作答。”奉书恬噙着抹深意的微笑,问。

  林凉的眉头在迅速打一个结后,想:莫非老公告诉他们了?可是刚刚两个主考官与老公的表情明显不一样。只能说明,泄露的这个消息,只是关于她想不想进454,与老公无关。于是她眉色增多了一层深意。刚刚自己没有看走眼:这个主考官秉承了454不折手段的风格。

  眼见背后一排精英分子,当着的是陌生考官的面,不是在熟人面前可以直抒己见,她真的说不出自己不想进454。人想嚣张放肆,终得看场合的。何况她性子直爽,但在学校里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在公共场合里不看佛面也得看僧面说话。

  终于,是得找一句大体上不会得罪任何人的话来表态,有点从牙缝里咬出来说:“因为454是谁都想进的部队。”

  可惜对方并没有就此放过她。

  “你自己呢?你自己的想法?”奉书恬继续问。

  听这追问,费君臣挑挑眉,捉摸到队里另两个头儿是什么意思了,于是保持了沉默。一是说好了这场面试自己绝不插手。二是队里设立三个头儿的作用,在这一刻体现了出来。三个头,如果其中有一人动不了手或是做错了决定,另外两个就得来补救。他是对自己媳妇动了情,纵容着下不了手,因此由奉书恬来出这个手,是符合454在关键问题上绝不手软的道义。媳妇都在他这里考了第一了,队里哪有可能随随便便把人才放跑了。

  在旁边担任辅助考官的杨科和六六互对下眼神:总参这招狠啊,政委不出声。看来谁都保不了小师妹了。

  林凉小心思里转的快,知道自己是被中招了,想清楚了倒也不担心了,反正决定最终录取是技术考核,到时候在适当时机装狗熊,还能不被刷吗。她眉毛一耸,道:“454是谁都想进的部队,我当然不会例外。”

  “随波逐流?”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眼见这考官针对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问,明显是把自己给盯上了。林凉想,或许得给这些人打针麻醉剂,避免太过瞩目不好脱身,反正自己擅长打麻醉。舔一舔干燥的嘴唇,开口便是给对方戴个高帽:“各位首长,我想首长们可能误会了我的意思。454是全军最优秀的队伍,有思想有觉悟有能力,是一支被众人仰慕的大队。我这是跟随大部队走,在思想觉悟上才不会导致落伍,全心全意响应党和人民的号召,进入454保家卫国。”

  这一番话,说得那些知道她心中根本不愿意的费君臣等人,都惊诧地眨了下眼皮。这简直是能把活的说成死的,把死的说成活的,把直的拧成弯的,把弯的掰成直的,条条道路通罗马。

  “这口才不得了啊。”林队小小声发表意见,“我看,在我们部队里,也能拿个第一了。”

  “我们部队论口才的,在全军里算数一数二了。”奉书恬点着头表达赞同,“她这个水平,我想在我们队里也是绰绰有余的。”

  废话。不然,他会前所未有经常吃瘪,只因为媳妇一个被吃得死死的?费君臣认为其他人对于媳妇的口才认识,还没到达他这种苦逼的程度就在喊冤,是太不能吃亏了。

  不过,算计的目的达到了,奉书恬和林队还是很满意的:“好吧。希望考生333号,能如愿以偿进入我们部队。”

  反讽吗?林凉勾勾嘴角,起来敬个礼,像是正儿八经的:“感谢各位首长对本人的期待和厚爱,我一定不负众望。”

  嘴皮子吹的这么响,这努力的程度却是自己把握,想怎么被刷都成的。毕竟考个倒数第一,比正数第一容易多了。

  454的首长们都微笑着,暗地里互交流下眼神:这个擅于打麻醉的兵,队里正缺着这种人才,要定了。

  林凉下去后,最后一个考生王子玉走了上来。

  出乎意外,主考官奉书恬并没有让王子玉坐下答话,只是说了一句:“听说你在我们部队费政委的讲座上说了,关于为什么想进我们部队的原因,会在你被我们部队录取时才回答这个问题。”

  “是的。”王子玉固然疑惑主考官为什么突然这么说,但还是秉持自己的原则,答道。

  “好吧。今天的面试你不用回答问题了。我们在录取你的时候,你再回答吧。”奉书恬到此示意王子玉的面试已经结束。

  这个结果,的确可以把其余29名考生都震到了。哪怕现在考官还没正式宣布面试全部结束,这些考生们都不禁交头接耳起来。

  “这王子玉也太……”

  “看来是内定了,肯定是内定了。”

  “有内定的吗?”

  “有。每一届454征兵都有一个内定名额,据闻上一届是一个十九岁的天才。这一次肯定是王子玉了。”

  林凉听着左右人声鼎沸,都在议论她这个天才弟弟。如果弟弟真是内定的,她觉得也不稀奇,弟弟是有这个本事。

  接下来,面试结束的同时,宣布紧接下来的技术考核程序。由454的军官宣读考试流程:

  “下周二早上八点钟,全部考生到指定地点集合,抽签分组。这次考试的评分不是由454担任。”

  众考生再一次喧哗:不是454自己评分,会是什么人评分?

  不管如何,这回454是保持一向来的神秘,不到最后关头不会公开。

  因此众考生在经历了笔试面试后,没有感到松口气,只觉得心情更紧张了。

  林凉与谭美丽一块走出考场,背后忽然传来一声:“林凉。”

  是祸避不过。林凉回身,向着走到自己前面的林艺璇,嘴角噙着抹似笑非笑,并不急着开口。

  谭美丽则拉着她的手小声问:“这不是在我们提干考试里考第二的女兵吗?你认得她?”

  这话被林艺璇听见了。凑这么近当然听得见。林艺璇微笑着自我介绍:“我是林凉的堂姐。”

  谭美丽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你们是堂姐妹?”看不出来,主要是由于如果林艺璇不是上前来打招呼,刚才在考场里头,两人俨然是陌生人的关系。

  林凉对此,只是稍微在谭美丽背后的作训服衣摆上扯一下,并不回答。

  被扯这一小下后,谭美丽立马意识到:这两人关系不好。

  但林艺璇本人似乎不这么觉得。林艺璇是亲切地把林凉的手握住,道:“你过来参加454考试的事,也不和我们说一声。早知道的话,我们可以一块复习。”

  林凉“呵呵”一笑,挣开她的手:“艺璇姐。你参加的是提干考试,我是普通一兵考试,能一块复习吗?”

  林艺璇的微笑亦变得一丝僵硬,道:“林凉,你不需要看轻你自己。你看,你都考了第一,不是吗?”

  “但这个第一,如果和作为预备干部的艺璇姐相比,说出去会被人取笑的。”林凉微勾嘴角,道出在林家里面最普通的现实。

  林艺璇想讨好的笑容完完全全僵住了,刚好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她取出来接听。听见是周紫东的声音,她很快像是重新一振,愉快道:“紫东哥,对不起,刚刚在考试,要求关机。嗯,是考完了呢。不过,你肯定猜不到我在这里遇到谁了。是林凉呢。林凉她考了普通兵第一。——是,是。好,我和她说。”

  林凉始终盯着脚尖,听她与周紫东腻歪的嗓音。

  林艺璇收了线后,掉回头,与林凉和谭美丽两个人说:“林凉,紫东哥说想请我们吃饭庆贺我们过了笔试面试。你和你朋友一块来吧。”

  若是平常,被人请吃饭,谭美丽不会拒绝的,但是,如今明显这人与林凉关系不好,她摇摇头:“对不起啊。我今晚刚好有事不能去。”

  “是。她有事,我得陪着她。”林凉借着谭美丽的婉拒,顺便拒绝了林艺璇。

  “是什么事呢?”林艺璇表现出相当失望的表情,“不能稍微推迟?”

  “是很重要的事情。”谭美丽和林凉异口同声咬定。

  林艺璇被碰了这一个大铁钉子,挤出一丝勉强的笑:“那就没有办法了。改天吧。反正接下来的考试,我们都会在一起,一块努力吧!”

  这人说话实在太好听太漂亮了。谭美丽微微诧异地看着她伸出来的手,迟迟不敢握下去。

  林凉见状,直接拉了她就走。

  谭美丽被拽下楼梯时,看林艺璇被晾在了原地,不免感到失礼,道:“林凉。你这堂姐好像人也不错——”

  “所以说,你这人被人阴的经验不足。刘雨烟她们那种,比起我堂姐,叫小儿科里的小儿科。”林凉顺道教育这刚刚被人阴过的室友,防人之心不可无,尤其是这种一见面就过于殷切的人。

  谭美丽刚被人阴过,乖乖接受了教诲。

  两人回到宿舍楼,见宿舍门口周围围了大群看热闹的人,便急忙拨开了人群挤进去里面。

  宿舍里面,新来的舍监与几个纠察兵,像是在等人的样子。见她们两个进来,查明她们两人的身份后,纠察兵队长说:“上头的指令,要带你们的舍友回去问话。”

  “刘雨烟吗?她已经走了。”谭美丽道。

  “我们已经找到刘雨烟了。现是来找花安琪。”纠察兵队长说。

  这事花安琪也有份儿?林凉和谭美丽两人都盯着鞋尖琢磨起来。

  不会儿,花安琪回来了,看见宿舍里拥挤了这么多人,原先也以为是来找刘雨烟的,说:“刘雨烟不在这了。”

  纠察兵队长在她面前亮出了自己的身份和命令,道:“花安琪吗?上头指示让我带你回去问话。”

  花安琪双目一瞪,咬住了下唇:“是刘雨烟那家伙诬陷我吗?因为宿舍里面就我一个不会中圈套是不是?”

  这话说到了重点。谭美丽冷冷地盯住她问:“你为什么不会中圈套?”

  花安琪把脸一侧,默声。

  纠察兵便把花安琪带走了。

  看到这个结果,其实事情不难猜,药肯定是刘雨烟下的,但是花安琪看见了,并不出声,等于包庇和同谋。

  谭美丽见处了几年的室友都这样一个个狼心狗肺的,心情郁闷得不得了,甩了军帽跑出去。

  林凉没有跟出去追她,有时候遇到这种事情自己一个人安静比较好。哪知道,谭美丽跑出去不到五分钟折了回来,朝她大吼:“你这丫的,陪我出去喝酒。我请你!”

  于是今晚舍命陪舍友喝酒,与老公的赌约只能往后顺延了。当然,要提前告诉老公,这绝不代表赌约没有了。

  费君臣在考试结束后,坐在首长休息室里,一直揉着眉头。奉书恬和林队左右夹攻,要他履行诺言:不是说好周六见嫂子吗?这嫂子究竟在哪里?

  看到费君臣这样子着实可怜,尤其是代替费君臣想到接下来的那场钢琴演奏会,上去弹个哆来咪被周围孩子们哄笑的场面,杨科和六六帮费君臣说话了:“林队,总参,你们下午绝对是见到嫂子了。”

  “问题是,哪个是嫂子呢?”林队拍着大腿,急着问,“我和总参思考了老半天,琢磨了很久,提干面试考试里,没有一个像是政委的媳妇啊。”

  “我和林队这是怕无意中把嫂子得罪了。”奉书恬说出自己和林队心里面最大的忧虑。

  “我不是说过了吗?嫂子心胸宽广,不会在意不能走后门的。而且她最讨厌走后门了。”六六说到末尾有些无力,林凉是巴不得最好不给她开后门,绝对不进454,所以,奉书恬和林队还真是无意中把林凉给得罪了。

  林队老奸巨猾,看出了他说话神色颇有不对,紧了眉头问:“我和总参,真是说错了话做错了什么事吗?”

  “不。林队和总参,算是为我们做了我们一直做不到的事情。”杨科和六六认真地说。

  费君臣眼皮子一抬,正正经经地表态:“是的。”

  林队和奉书恬终于从他们这会儿的话语中摸到了线头,要说他们刚刚在面试中对哪个女兵用了出乎寻常的手段,也只有那个考生333了。于是,回想起来,一切又都是有迹可循的。若不是费君臣的媳妇,费君臣本人也不会突然叫来奉书恬声称非要抽某人的档案。

  “原来如此啊。”林队抚摸着大腿,啧啧叹道,“政委娶的这媳妇果然非一般人。”

  “她是一直对我们部队有意见吗?”奉书恬得问清楚前因后果才好对症下药,是由于林凉本人清高不想走费君臣的私人关系而不想进454,还是在有费君臣这层关系之前已经不想进454了。

  “她向来把我们部队看成是502粘合剂。”六六说出林凉对于454最具代表性的评语。

  林队和奉书恬当即“额”。然后都明白了费君臣的用心良苦,为了拐这个女兵进自己部队,是把自己都给搭上了。

  “现在怎么办,总参?”林队自认活了这么多年,当兵上前线被敌人围攻弹尽粮绝,都没有眼下忧愁,毫无对策。

  奉书恬是三个领导里面最年轻的,对待难题喜欢套用最时髦的做法,直率地道出:“别紧张。政委都把人娶了,关键时刻,把媳妇抱上兵车,直接带部队里,也没有人敢拦着。”

  总参果然够狠啊。杨科和六六对了对眼。

  费君臣思摸着嘴唇,是在认真考虑奉书恬的建议。当兵的,哪个不流氓,再说了,关键时刻对自己的媳妇耍流氓,并没有对错。这时,搁在桌案上的手机嘟嘟嘟响了,接起来一看,是媳妇的短信:老公,赌约未变,顺延到明天晚上。

  缓刑?

  费君臣双目一亮。本来以为今晚死定了,虽然不知道是谁无意中帮了他这个大忙,但他以后一定会好好犒劳这人。

  有了这一个晚上的缓刑,足够了。

  费君臣合上手机时,愁眉顿时化去了忧色,忧容顿时恢复了俊朗,气爽神清。

  众人见他突然的神情一变,都以为他是中了彩。

  费君臣起来时,向奉书恬示意一下。

  奉书恬立马搁下喝到半截的花茶,随他走到角落里头。

  “你认不认得钢琴教师?”费君臣以只有两个人的音量问,同时眼角锐利地察看四周防止被打偷袭。

  因此哪怕是林队,都不敢在这时候的费君臣背后打偷袭。

  奉书恬琢磨着他这话里的意思,说:“政委是想帮女学生找钢琴老师吗?必须先知道这学生学了多久的钢琴。级别练到了哪一个等级?是初学者吗?”

  “这个学生的程度,你不用考虑。无论如何,我只要你帮我找一个音乐学院里面负责钢琴课程的教授,辅导今晚一节课就够了。”

  “钢琴教授?只辅导一晚?”奉书恬略感惊讶,听到费君臣无论如何的请求,却也只能点着头说,“行。我马上找。应该很快会有消息的。”

  费君臣拍着他的肩膀,慎重地道:“谢了!”<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