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媳妇计谋一流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8745 2021-04-04 23:37

  要看费君臣的技术?

  坐对面的杨科和六六同时苦笑。

  “政委是六年没有执刀了吧?”杨科捏起一根筷子,敲了敲桌子,有点无聊无奈的。

  “为什么?”王子玉抢着比姐姐先出声,他进454的第一个愿望,当然是想亲眼观摩被誉为首屈一指的费君臣执刀了。

  “队里人才济济,根本不需要政委出手。”杨科此刻高深莫测的一笑,少有不带花花公子的痞子味,“不说政委,你六六师兄,现在都是做指导,也有三年左右的时间不需要执刀了吧。”

  其实这个结果在意料之中。学校里那些教授级别的,比费君臣技术差一大截的,不需亲自上阵的大有人在。只是以费君臣与六六的年纪来说,这么年轻便有资格退居幕后只当boss,着实有点惊人之余,足以令有心追求的人扼腕叹息。

  “六六师兄,是这样吗?”王子玉向来自视甚高的眼睛里露出了请求。

  大姑娘六六在某方面来讲,比较没有冷血心肠,面对他人请求总有点不善言辞。

  杨科继续代替六六委婉地向这些师弟师妹们解释:“举个例子吧。三年前进我们部队的小九,应该是我们部队近年来收的年纪最年轻的兵了。叫他小九,因为他进454时只有十九岁,北京大学医学部博士生毕业。”

  “啊?北大毕业怎么——当军人了——”这次是林凉出声了,微低的声音里带足了疑惑。不提本身十九岁能拿博士生学位无疑是个天才,只是北大的才子怎么去当军人了?在林凉想来,这有点儿匪夷所思。

  杨科摇摇筷子,再爆:“454里多的是清华北大的才子。你们应该听说过吧,国家的定向培养生。一般这种特别的定向培养生,不是普通的教学方式,会在最好的学校进行基础学科教育,到了最后补充专业辅导,比如特快的军训。像小九进我们部队之前,先被拉到部队里直接受训半年,熟悉战场感觉。像我本人,是最后读博才到这边军医大来的,而且胡志修教授是政委介绍的。当然从北大医学部调到了军医院校需要运用关系,因此这个关系是由我们部队的参谋长奉书恬打通的。我们的奉书恬参谋长,是中科院老头子们的宝贝,什么关系都能疏通。”

  为了避免太过打击到眼前这对师妹师弟,六六接着说:“也不是说,队里所有的兵都是这种特殊的国家定向培养生。而且,你们两个的成绩,应该是军队里近年来培养出来的属于军校本土的奇葩了。”

  林凉心里点着头,那也是,她弟弟王子玉当年也能考个清华北大的成绩,只不过一心想上军校。

  王子玉没有听六六的安慰话,他也根本不需要这些安慰话,只一个劲儿地捉住两个师兄问:“如果六六师兄不执刀,我进去后该跟哪个师兄比较好?”

  “现在外科班里面,你这个专业的,五班和七班算是最好的了。五班长小禄,七班长老七,一个擅长先天性疾病,一个擅长外伤。就看你自己想跟哪个了,那么进去时一方面填志愿要表态,另一方面也得有傲人的过关成绩,这两个班长都挺傲的。”六六实话实说,耐心提点师弟。

  所以队里面六六算是最好人了,而更多的是像杨科这种,损人不留嘴的,不留情面再打击一下师弟:“很傲的两个人。比如说当年进去的小九,政委和总参亲自拉进来的天才,这两个班长居然不收。小九倒霉啊,一开始只能跟六六做个最普通的卫生兵。锻炼了一年后,老七看在六六的面子上才勉强收了。”

  不过,王子玉在潜质上与费君臣队里的军官士兵们有共识,杨科说得再难听,都不会给他造成半点打击。

  林凉见弟弟非要进这种如狼似虎的军营里受一群高人一等的变态蹂躏,心里那股恨铁不成钢的劲儿就别提了,拿起筷子打向弟弟的肩头:“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

  王子玉被姐姐打的一头雾水,回头愣了愣问:“姐,你怎么了?”

  “我问你!你有没有必要冲着火炕跳?!你到其它单位不好吗?一进去就是高人一等,进这个破单位干嘛,进去受虐?”

  媳妇教训小舅子这话出来,一语劈中454的精髓和本质,费君臣自认很不厚道要想笑。

  杨科和六六早知道这个首长的媳妇特别地鄙视他们部队了,笑一笑,喝一口凉茶。

  “姐。”王子玉眨了眨狡猾的眼珠,耸一耸英挺的眉宇,“你不是要参加454的征兵考试吗?”

  林凉在听见454是清华北大才子那种怪物集中营,已经悔得肠子都青了。英秀的眉毛儿一撇,倒是想出了个主意来。她冷哼一声:“我是要参加他们的征兵考试。但是,考过了,不代表我愿意进他们部队啊。”

  啊?!席上四个人,包括费君臣,这会儿也不得不在眼镜上划过一抹讶色。

  “我总算是见识到了比我们454更傲的人。”一阵默之后,杨科首发叹言。

  “政委,你娶的这个媳妇——”六六向首长举了举大拇指。

  王子玉还是比较了解姐姐出于常人的逻辑,提醒下姐姐:“姐,你知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吗?你考过了不想进,不就是等于全面鄙视考不进454和考进了现在在454里面工作的人吗?”

  林凉微蹙一下眉头:“我不是鄙视他们的才华。”

  言外之意,她还真的是鄙视他们某方面。

  “杨科,你师妹鄙视你的智商。”六六撞一撞杨科的胳膊说。

  杨科甩甩筷子:“她一样鄙视你。”

  当然两个人还不敢提到自家首长惨遭自己媳妇鄙视。

  费君臣捉了捉下巴颌,其实这两天他一直在研究媳妇的逻辑,自我感觉还是能抓到一点头绪的。

  “费政委。”林凉重提起那个考第一的话题,“就这么说定了。我考第一的话,我就不进你们部队了。”

  “这恐怕不行。我答应你考第一,你可以对我本人怎样。但是,这个征兵考试是部队里的事情,是公事,不是由我一人决定的。”费君臣以堂皇冠冕的理由果断拒绝。

  开玩笑话,如果真是能在他的征兵考试里拿第一的人才,他会放走吗?

  “这样啊。”林凉另有法子,眉毛儿一耸,先不急着透招。

  费君臣愈来愈觉得这拐来的媳妇鬼灵精怪,特别是当她这样得意地把眉毛耸来耸去的,表明她又有什么出人意料的主意了。可是这时候的媳妇神采又特别的迷人,将他的目光紧紧捉住,他脑子里混混沌沌只想着另一方面去了。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林凉举起筷子喊:“结账!”

  店员过来,结算完帐单说:“一共八十六块钱。”

  呦!林凉缩圆唇:没想到老公部队的人这么不能吃的,才吃了八十六块。她本人应该横扫了这八十六块的一半。

  潇洒地扬起一张百元大钞交给店员,林凉好心地问着另外几位男同志:“你们真的吃饱了?不用再点了?”

  其他几个人不明她问这话的意思,答:“不用了。”

  林凉为此拍拍老公的肩膀:“我说,费政委,你凭良心话说,你们部队的伙食费是不是很低?”

  费君臣到这一刻才意识到媳妇请他吃饭的意图,撩一撩眼镜:“他们都认为不大好意思吃嫂子的白饭。所以,今天个个都吃得斯文一点。”

  “哦!可我觉得他们吃得不少啊。”林凉指着桌上十几个菜碟子,“只是都吃的炒河粉炒米粉。我还以为你们部队连一般的炒河粉炒米粉都吃不起,所以今晚都冲着这个猛吃。”

  倒不是454部队里的伙食差,而是跟费君臣出差的话,一般出差费都被费君臣本人限制到了很低,贯彻费家一向提倡的廉洁军风。因此杨科和六六这几天都在学校饭堂打饭,就今晚破格出来吃夜宵了。听说了要被首长媳妇请客,他们顾虑到首长那个廉洁军风,哪敢点大餐。

  费君臣还未想到话应付媳妇。

  林凉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甩甩手,摇摇头:“哎。我以后再单独请你们两位师兄。”

  费君臣听到这话当然不悦了,挑了挑眉:“怎么说?”

  “看你开那部夏利,都知道你只会请人家吃炒河粉。”林凉道。

  “我上次和你相亲的时候,有说只请吃炒河粉吗?”费君臣在这点上绝对维护,不能被媳妇小看了。

  林凉在这一点上真得教教丈夫,便一字一顿地训道:“我告诉你,人家那个吴平安,我们中间最穷的吴平安,请我吃哈根达斯,也从来不会只买一杯给我。一买都是三大杯。费政委,一看你这个样子,就知道你从来没有和女人单独约会过。我简直怀疑你中学时候有没有臆想过和女孩子在一起。”

  杨科和六六同时“额”:貌似自家首长还真的是从没有和女人约过会。被林凉都说中了。所以首长养成眼下太过廉洁的风格,原来是与没有恋情有关。

  王子玉则是躲了一边去。

  果真,姐姐接下来拿他的事来当佐证了:“我弟弟,和你一个样,费政委。他请我吃东西还好,因为有我整天鞭策他。可是如果我带了女伴和他一块出门,我就因为他丢脸了。买哈根达斯,每人一杯,不多不少。”

  费君臣有些想挠脑瓜的冲动,扶着眼镜架,漂亮的眉宇微微地拧出道沉思:“这请一杯哈根达斯和三杯有什么区别吗?”

  “女孩子要求你请吃哈根达斯,肯定是非常喜欢哈根达斯。如果你想讨好她,不就得买更多点哈根达斯讨她欢心吗?结果,你只拿了一杯出手,不就显得一点喜欢的诚意都没有。”林凉啧啧地感叹着。要不是之前察觉老公是那种没有谈过恋爱的本性,看着老公拿一杯哈根达斯出来贡献,而且吃得比她还快,一般女孩子的心肯定都凉了半截:这男人究竟有没有把她放在心上的,还是只顾着自己吃?

  费君臣这才知道自己在老婆面前出了这么多乌龙事。前所未有,被一个女人打败的五体投地。若是一般的女人,大概会顾忌着不会直接跟他阐明这些问题吧。若是没有风度的,或许今后吵架,突然拿这些事来闹他。只有这个媳妇,倒是心胸宽广,能容纳百川,还仔细教导他该怎么追女人。

  醒悟过后,自然是满心欢喜。费君臣愈来是愈喜欢这个媳妇了。可惜媳妇对于他的智商情商都不是普通的鄙视。他或许该去买本书,学学怎么讨好老婆,提高一点这方面的情商。

  吃饱喝足了,老公教训完了,顺便教导完顽固不化的弟弟,林凉伸了伸两腿,拾掇东西,准备打道回府。

  “等等。”费君臣一把将媳妇的手捉住,握得死紧,语气严肃,“我送你回去。”

  “不用。现在才几点——”林凉话刚说到半截,见不止老公,席上另外三人都对她坚决地摇头,明白他们是顾及上回她遭袭的事了。于是她重新坐下来,打开手机摁,摁,摁:“你们不用送。我让吴平安来送我。”

  现在也只剩吴平安一个人,能应付得了这种差事,又不会被人怀疑。虽然这么做,有点儿对不起这个高中同学。但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况且她会用物质补偿他的。

  “姐,你一二再而三地叫他,他会同意?”王子玉了解从小一同玩到大的同伴,吴平安偶尔蛮小心眼的,如果知道以后被认定为给林凉当保镖支使,绝不会干的。

  “别担心,看我的。”林凉给弟弟一个stop的手势。

  那边电话嘟嘟响了一阵后,吴平安接了起来,口气自然不大好:“什么事?”

  “平安,你过来。我请你吃冰淇淋,吃冰棍,吃雪糕。你想吃多少都成!不然,吃夜宵?”林凉一开口就是狮子大开口,先把对方镇住。

  吴平安果然上当了:“林凉,你今天有喜事吗?”

  “是。你得赶紧过来恭喜我,顺便让我请你吃东西。”

  “在哪里?”

  “医院对面。”说完,林凉洋洋得意地收起电话。

  费君臣和两个部下一同愣愣地看着她:就这样,把人神速地骗过来了?

  “我说,杨科,你这小师妹真不得了。”六六指指脑子,“在这方面,和政委是一个等级的。”

  杨科狂点着头:“所以才无论如何要把小羚羊拉进我们部队。”

  吴平安听说要请吃大餐,连钱包都没有带,啪啦啪啦踩着拖鞋就从招待所赶过来了。

  林凉笑吟吟地已准备了这里价格最贵的一杯冰淇淋,站在门口等到他过来,马上把冰淇淋塞到他手里:“快!是你喜欢的口味。”

  吴平安一路跑过来,口渴又热,二话不说,先勺了几口雪糕塞进嘴巴里。解完口干,不小心往店里面一看,发现不止林凉一个人。费君臣等人都在看着他一人吃雪糕,而且个个神情奇特。他吓得唰一下举着挖雪糕的木棍子敬了个军礼:“费政委好,师兄好。”

  费君臣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被媳妇骗过来的可怜的小伙子。杨科和六六也都一脸为难的表情。吴平安只得溜过去挨到死党王子玉身边,以蚊子的音量问:“出了什么事?”

  “你这傻瓜。我姐给的雪糕你就这么吃了。”王子玉无奈地表示你认栽吧。

  “雪糕有毒?”吴平安唰的面色惨白,摸摸自己的肚子。

  “平安,还要吗?我这里还有冰棍,你最喜欢的蒙牛口味。”林凉笑吟吟地挨过来。

  吴平安既然知道上当了,直瞪着她:“你想我做什么?直说吧。”

  “你送我回宿舍吧。”林凉把冰棍硬塞到他手里后,解释自己也是毫无办法,“他们个个都不准我一个人回去。”

  “他们送你回去不就好了。”吴平安恨恨地咬了口冰棍。自己也只有到这个时候,才被人想起。

  “平安啊。你要想想,你现在可是送你最敬爱的首长媳妇回去哦。”林凉适时地把老公的身份抬出来恫吓。

  吴平安连去看费君臣的勇气都没有,而且得表示能被林凉骗来当这个保镖的任务是很光荣的一件事,感恩图报地说:“谢谢嫂子提点我。”

  问题解决了。林凉提起拎包,向席上众位扬个手,潇潇洒洒和吴平安一块出了店门。

  费君臣是一直看着媳妇的影子在路的尽头不见了,忽地呼了口气。

  王子玉起身向首长和师兄们告别,要回医院继续值班。

  “子玉。”费君臣叫住提步要走的小舅子。

  王子玉立刻回头,问:“姐夫有什么事交代吗?”

  “告诉我,有关你姐淋雨的那件事。”费君臣修长的指尖点着桌面,势必是要把这个事追究到底了。

  事关重大,王子玉折回来认真解释:“姐夫,我姐真的和那个人没有一点关系了。”

  “你误会了。我不是不信任你姐。我是认为,那些人能这么快放过你姐吗?”<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