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面见后妈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3839 2021-04-04 23:37

  墨兰再次领教到了这只恶魔刀子似的嘴巴,简直烦恼得想抓头发了,却只能赔笑道:“四少,我怎么敢对您有半点不敬呢?”

  “你不是敢不敢,你是先做了再说。”费君臣扶扶眼镜,笑吟吟地评定。

  陆大妈一直在旁听他们两人对话,听到这儿也替墨兰噎起了口水。费君臣的脾气,连老爷子都畏惧。说真的,家里人唯一能对上费君臣脾气的,确实唯有费镇南。

  墨兰到了这当口,已是无可奈何的:“打个电话给三少吧。”

  费君臣直接把手上的手机扔到她怀里:“你自己打。”

  墨兰翻开手机盖,按了几个键子后,嘟嘟嘟,传出了费镇南仍是有点儿沙哑的音色:“君臣吗?”

  墨兰背过身去,低声道:“三少,是我。今早很抱歉,因为急于出门。”

  “你……咳咳。”费镇南听出她的声音后,咳了几声,“你眼睛还好吗?”

  “三少的感冒好一点没有?”墨兰听他咳嗽反倒担心他,“感冒拖久了,对免疫力和心脏都不好的。”

  “这个你放心。舍弟每天都有监视我吃药。”

  墨兰听到这话,不觉地愈不安了:“三少,四少现在在我这里。”

  “我昨晚帮你挡过一次了。”

  “三少,你务必得帮我。”四少在当头,墨兰低声下气的,“俗话说的好,救人救到底拜佛上西天。”

  费镇南一时没料到她忽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莞尔时,低低醇厚的笑声从电话里传过来:“我不知道你怕君臣会怕成这样。”

  “老爷子都怕他,我有什么理由不怕他。”墨兰承认得理所当然。

  费镇南迟疑着,想借这个机会和她谈论她那封留言的事:“你弟弟的事,如果我能帮得上忙,尽管出声。”

  “谢谢三少,我想自己能解决。”

  她的独立,本是他所欣赏的,然而,现在,他希望她能软弱一点。倚靠一个男人对她而言真的那么难吗?

  她扶着手机,仿佛能听见他在对面沉滞的一呼一吸。他在思考,从他的呼吸声她能想象到他背后是一片宽广深沉的大海。

  “我给你时间。但是,如果你稍微有倒下的倾向,我会替你解决你目前所有的问题!”

  这是他的答案,他不打算放过她,因此语气中透露出一个司令指挥千军万马压倒一切的气势。她简直怀疑,这世上有什么能让他害怕的,有什么是不在他掌握中的?哪怕在他们初遇的飞机上,他在面对老爷子病危的一刻,还能用玩具枪威吓她。

  没给她任何犹豫的时间,他断言:“你把电话交给君臣吧。”

  墨兰将手机交回给费君臣,神色严肃,等待结果。

  费君臣接过电话,贴在耳边,与费镇南交谈:“她既然不听话,我当然要把她送到医院里去。——看在你面子上,也不可能。——你人格担保,笑话。——好吧,涉及到你娶媳妇的问题。我可以稍微妥协。”

  墨兰等着他挂上了手机,问:“三少怎么说?”

  “要我给我未来的嫂子留点面子。”费君臣叹着,维持表面的微笑,只有眼尾边眯成的弧状透出他心底不甘愿的情绪,“我今晚再给你换一次药。你明天给我在家休息一天。”

  “我明天下午四点要去见一个客人。”墨兰坚持。

  费君臣的微笑稍稍变了颜色,把翻到一半的杂志内页折了折角做个记号,卷起来塞到自己口袋里,温温地说:“这本东西你得送我。”

  这货,居然直接说送,连借都不成,和土匪一个样。墨兰微张口:“这是我让人从很远的地方给我寄过来的。”

  “我知道是内部杂志,想买还买不到,才只能跟你要。”费君臣文文地说,说这么多却其实摆明了一句:你不用废话了。

  墨兰悻悻的,却也好奇这家伙居然知道这本只在学员内部流通的杂志。

  夜晚费君臣给她清洗完眼睛走时,在她房间里顺手牵羊盗走了几本国外书籍,都是昂贵的,她在国外托人经过重重关卡才能买到的。只能说,这只恶魔很识货!这一盗,将她的宝库都给掏空了。

  等陆大妈走后,墨兰开始收拾行李和打包。这回听了费君臣的话,把眼睛好好养了一晚上和一个白天,醒来时,眼睛基本消肿了。但出到外面怕阳光晒,还是戴上了墨镜。四点钟左右到达皇后传媒,云姐已经在门口翘首等待她。

  “你总算来了,总经理在办公室等你呢。”云姐着急地带她乘坐电梯,直接到八楼总经理室。

  哒哒两声敲门后,里面传出楚昭曼骄慢的声音:“进来吧。”

  云姐推开门,让墨兰进去。

  楚昭曼办公桌上摊开了一堆文件,手里执了支钢笔。乍一看,像是费镇南送她的那支钢笔,维斯康提全球限量版仅38支的钻石款黑色紫禁城。然而,再扫一目,墨兰料定不可能是,因为笔上钻石的那种亮光比较像是廉价的人工塑料石。

  “卢小姐,请坐吧。”楚昭曼背靠在办公沙发椅上,双手互交叉,眼微微眯,笑容持着冰冷的和蔼。她是boss,当然要有boss的姿态。

  墨兰也不客气,坐下,双腿交叉,拨一把长发;摘下墨镜,吹一吹镜表的尘埃,眼睛轻轻地瞟过去楚昭曼的脸上:“素闻皇后传媒总经理为一名女士,手腕刚硬,堪比英国女相撒切尔夫人。今日一看,貌似在哪里见过。”

  楚昭曼眼眉一紧,未想到被对方先开了口,应道:“想来卢女士记得我。”

  “总经理是我同学傅墨兰的母亲,这个真相,我承认我后知后觉了。”墨兰把着墨镜嘘叹。

  “你与墨兰是怎么认识的?”楚昭曼心里琢磨,不妨先从她口里套出话来,回去让人调查真假。

  “网上认识的朋友,现实中没有见过面。”墨兰编造起谎言来脸不红心不跳,愈说愈溜,恰是那么回事。说白了,她不怕楚昭曼派人去查。费镇南在内部帮她安的这个假身份,真人原本是老爷子某个战友的孙女,因幼小时不幸落入河里人间蒸发,现在家里的亲人基本都不在。费镇南伪造的这一手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既然是网上认识的朋友,你和墨兰的感情竟会是这么好。”楚昭曼联想到楚文东与她发生过的口角,道出深深的疑问。<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