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老婆认了个大哥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9557 2021-04-04 23:37

  七个人坐上了一辆八个座位的吉普军车,临行前,林队一再交代几个跟费君臣一块走的兵:“随时留意情况,有什么事马上回报到队里。”

  林凉意识到情况貌似挺严重的。路上又与老公并排坐在了车里第二排,不能问人。路上,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气氛过于凝重,这都是因为费君臣少有的把脸绷着。平常最活宝的小禄都不敢开声,最年轻的小九吓得简直不敢喘气。林凉感觉憋得快不行了,把车窗打开,呼呼迎面刮来一阵风,车内低气压立马被吹散不少。

  结果,这会儿老公突然说教:“开车窗做什么?现在是要穿过阵地,你不怕子弹来一颗吗?”

  林凉正愁找不到时机敲醒老公那过于绷紧的脑袋,爽快地一回头:“子弹,子弹,怕挨子弹,是不是连人一口气都不让喘了。可能没挨上子弹,这人得活活憋死。”

  坐在他们两夫妇前后的兵,听到嫂子当堂和首长对上戏了,本来够紧张了,现在更紧张地想跳下车。不过,接下来证明他们的担心完全是没有必要的。

  费君臣听见了媳妇的声音,才兀然发觉是媳妇和自己说话,声音立马软了下来:“是,你说的是,开车窗吧。”

  负责开车的小禄一听首长这两秒钟内便弃械投降的话,差点儿踩了个急刹车。

  坐在最后排的小九呐呐地问老兵:“政委他这不会是病了吧?”

  “气管严。”陆隶毅揽了揽小九的肩头,小声教育年轻人。

  小九好歹醒悟的快,知道是妻管严不是气管炎,闭上了嘴巴。

  费君臣倒没有几个部下想的小气,媳妇这是为他好,提醒他一个指挥官随时随刻都得保持一种积极向上的乐观心态,不能把低气压的士气传给部下。他欣然接受了老婆的美意,叫小禄将车里的音乐开了。

  小禄在开车两手没有空,由坐在副驾上的小不点1班长程永生打开播音器。调了老半天,沙沙沙作响,收音机收不到任何店台,应该是这片区域都被屏蔽了信号。在车里搜了老半天,唯有一张表面花花看起来老掉牙的碟片,连刻在上面的歌名都模糊的完全看不清楚了。程永生将那碟片放进了cd机时,心头忐忑,先把音量降到了最低。

  嘎吱嘎吱,碟片与cd机做了两下抗争后,得胜时放出来的一段摇滚乐。听起来挺新潮的,程永生一张娃娃脸松懈口气,调大了音量。然而,这唱的是什么,飚出来的第一句歌词是:“就在我进入的瞬间,我真想死在你怀里。”

  全部人被雷击中,哪怕是那个年纪最小没有开化的小九。

  小禄眼尖手快,反应最快,立马关了音响,干哑地笑两声:“放错了。放错了。”

  “不知道是什么人扔这车上的?”小不点班长撇清责任接上话时,接到了费君臣的眼色,把碟从cd机里退出来后准备往车窗外扔,“肯定不是我们队里的人放的。这车上回才借过给兄弟部队。”

  见碟要扔出去窗外,林凉像是讶异地叫了一声:“好好的歌干嘛扔了?”

  好好的歌?其他人听到她这句话,不知为何,脑子里忽然联想起的是卫家鹏被她一脚国球磕掉了门牙的悲壮场面。

  “来来来,给我。”林凉趁小不点班长娃娃脸发呆的瞬间,从他手里抢过了光碟,对着阳光照了照,发现了碟片上有人用油性笔写的编号,“454,这里写了454,是我们队的。幸好没有扔掉,不然怎么向主人交代?”

  “可能真是我们队的,但绝不是我的。”费君臣事到如今,扶着眼镜向老婆先撇清自己的清白要紧。

  其他人听见费君臣丢下他们先辩白了,一个个争先恐后:“也绝不是我的。我们品味没有那么差。”

  “品味差吗?”林凉宛如不解地看他们一个个,“这歌很差吗?”

  这一刻不是挨子弹,老兵们理直气壮把新兵推出去背黑锅。小九被陆隶毅和六六左右一推,脑袋闪出了后排,在第二排探出了半个身子。他刚想缩回去,收到费君臣一个“上”的命令眼神,只好顶着黑锅向林凉辩白:“这歌不好,败坏风俗。”

  林凉看着这个被老公和其他人推出来的可怜的小伙子,忍不住地挑了挑眉:“这歌里面哪里是败坏风俗了?”

  “就这歌刚刚唱的那句。”

  “哪句?”

  “就那句——就在我进入的瞬间,我真想死在你怀里。”

  林凉听到小九乖乖地把这句歌词背出来时,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可怜的十九岁天才到了今天哪怕学会一点腹黑了,还是会整天被人捉弄了,因为真的是——天才与白痴只有一线之隔的本性,属于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费君臣捂了捂眼,朝后排的人努了下嘴:还不赶紧把他拉回去。

  可是林凉已经尝到甜头了,发觉这个小九绝对是打击这群怪物们一个很好的突破口。在六六和陆隶毅把小九往后拉的时候,她先拽住了小九的衣领,接着替小九把皱褶的领子整一整,露出大姐姐亲切的面孔:“我发现你和我弟弟很像,你有没有姐姐?”

  “没有。我只有个哥哥。”小九没有感觉到是个套,答的挺爽快的。

  “以后你当我弟弟吧。”

  老婆刚说出这句话,洞知老婆诡计的费君臣急忙对老婆说:“小玉会吃醋的。”

  “他能吃什么醋?”林凉淡定的,“他每天就想要个弟弟给他玩。我这认了一个弟弟,给他当弟弟,不是正好吗?”

  小九一听这话,正儿八经地拒绝:“我不想当人家的弟弟了。我已经有个哥哥了。”

  “这样啊,当我们哥哥怎么样?虽然你年纪可能比我们小了些,但没有关系。我们刚好缺个哥罩着我们两人。”林凉拍拍这小伙子的肩膀,一语道定,所有申诉驳回,“小九哥,以后要多照顾我这个妹妹。”

  小九呆了,一时根本分不清是福是祸。其他人一样呆了。费君臣想的是:老婆这个亲一认,他以后不是私底下得叫小九一声大哥?其他老兵马上和费君臣想到了一块:首长都喊了小九大哥,他们还能不跟着首长喊小九大哥吗?如此恶性循环下去,全队的人都得喊小九一声大哥了……

  看着这群怪物们那一张张白惨惨的脸,林凉深感到收拾怪物们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小禄!后面有车!”小不点班长从震惊中第一个回神过来,赶紧帮小禄抓方向盘。

  向来只有捉弄别人份的小禄被这声小九哥打击不小,以至于失神时间比别人都要长一些。眼见后面一辆车想超过自己,刚好把火泄在这上头了,踩上油门,死活不让对方超。事实证明,除了车上那张老掉牙的色情碟片不足以代言以外,454的确是全军最富有的。比如这车,两台马达,小禄一踩油门,宛如匹脱缰的野马直飚了出去,一瞬间的功夫后面的车看不见影了。

  费君臣借此良机把老婆的腰一搂,美其名曰:担心老婆被飚出了车窗外头。

  林凉将老公果断地一推,发现了车上这后座也有安全带,马上给自己系上。

  嘟嘟,这军车开了有大概两个钟头以上,才到了133指挥所。因此,这突然召开各部队之间的协同作战会议,是由133提倡和组织,理应也是在133师部这里开。

  受邀的各队都派了人来,不一定是要各部队的最高指挥员亲自前来。不过,费君臣亲自前来了,是因为这次会议的重点在于他们454。

  军衔最高的六六陪了费君臣直接进入会议场所。林凉跟着队里其他人员,在133给他们安排的帐篷里就坐等待。

  有勤务兵端茶进来,林凉为此眺望见了帐篷外空地堂姐林嘉方走动的身影。其他人见到林嘉方也是一惊。

  “我不是看错眼了吧?”陆隶毅特别地抹了两下眼睛。

  “你没有看错,是在我们队里呆过的818进修生。”小禄口气复杂,深沉地低声道,“可能是被133借来的。”

  “133?”小不点班长神色同样值得探究地望了望四周,说,“我没有接触过这个部队,你们谁接触过?”

  “没有。”小禄、陆隶毅、小九均摇头否认。

  林凉不说话。应是不知道怎么和队里人说:这133,就是她那英雄老爸牺牲前服役的部队。而且这133的师长庞云辉,是她老爸的战友,与她从小认识。

  “不知道这133的人想做什么?”小禄在口气里流露出了不满,“居然指名道姓要我们政委亲自来开会。”

  “总参私底下和我说了,说是对我们454不满。”陆隶毅慎重地叮嘱其他人,“所以这次要我们跟政委出来时,绝对要注意安全。”

  “有什么不满的?我们派出的机动分队,是支援他们133与818共同联合作战的b区。”小禄听这话,只有更气的理由。

  “他们在针对我们454,为什么?”小不点班长眼睛始终对着脚尖,深思着。

  林凉听他们对话,是没有想到庞云辉会故意把矛头指向了454和她老公。或许,她该找庞云辉私下谈谈。虽然老公上次和她谈了一次,有关对于庞云辉喜欢她妈妈的揣测。但是,她对庞云辉的印象始终是停留在和蔼可亲的庞叔这一完美形象上。该信谁?至少得和庞云辉面对面对上话,让她有个判别吧。

  同时间,费君臣坐在了会议桌的一头,与133的师长庞云辉几乎是面对面。这两人平生第一次的正面对上,费君臣把眼镜一扶,嘴角噙的弄笑定住。庞云辉浓眉一皱,嘴唇刚直地抿紧。

  费君臣心里叹口气:媳妇,我尽力了,但这男人怎么看,都很让人不爽。而且,我看他对我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应该是知道我是你丈夫了。所以,你老公天生对于爱情的直觉是对的,这男人看我不爽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是你老公,而你长得和你妈像。我看他不爽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他居然敢垂涎岳母大人。

  于是端着茶水喝的林凉眼皮跳啊跳啊,左眼跳福右眼跳灾。她这两边眼皮都跳,看来老公在会议厅里是一场混战了。

  的确,会议一开始,几乎所有部队,像是之前私底下全商量好了,一致对454进行炮轰:说454的医疗援助没有起到有效的作用,以至于伤亡如此惨大。

  费君臣交叉十指,保持沉默,等一个个自导自演到都精疲力竭了,方是开了句口:“明知道对方打的是游击战,瞄准的是军官和卫生兵,为什么不把军官和卫生兵对战时身上显眼的标志先给摘掉。”

  会议厅蓦地落入一片沉寂。各部吃惊的是,费君臣作为医疗部队镇守在后方,不会上到最前线,怎么能判定是对方打的是游击战。是其它部队领导告诉费君臣的吗?

  费君臣似乎知道他们在想的是什么,淡淡开口道:“你们送来我这里的伤兵,不是一枪中到心脏位置,就是一枪到脑袋位置。没有什么被炮弹击中的全身烧伤或是重伤。明显,对方打的就是游击战。”

  应该说这一次与454协同作战的,大都是没有与费君臣直接接触过的部队,来参会的,都是部队的参谋居多,对费君臣更谈不上认识。

  有个参谋口无遮拦地开了口:“费政委,你好像很会打仗?”

  站在费君臣身后的六六当场笑了。

  费君臣举起一只手指,要六六在公共场合不要太不厚道。

  那是,一般人对于费君臣的认识,都是停留在454医疗部队的首长,不认为费君臣具有作战部队指挥官的能力。

  费君臣不想在公共场合太过夸口,俗话说的好,人要做得谦虚一些,于是不举自己只举部下的例子:“我身边这位六六上校,当过连长,营长,营部指导员,团政委,师部参谋长,师部副政委。”

  所有军官一惊,凭费君臣刚刚说的话,六六曾担任过的官职已能压住现在会场上一半左右的军官。

  “他不是军医吗?”不信的人很多。明明六六是跟费君臣进来的,谁不知道454的兵都是军医。

  “我们454的兵,班长级别,需要有担任过团以上作战部队军官的经验。不需要感到惊讶,因为他们带出来的兵,是要时时刻刻上前线,而且,诚如你们说的,军医上前线是救人,那么首要是自己绝不能受伤。”费君臣话语不多,一句一个重,能让人无言以对。

  全场人都默了下来,基于自己手中掌握的费君臣的情报,似乎都是错的。他们所知道的费君臣,是一个军医,是一个全军号称第一的外科专家,最多家世不错,但其它方面,似乎一无所知。因此在他们原有的印象里,费君臣应该是文文弱弱,与医院里每天不运动只帮人看病的大夫差不多。现在亲眼目睹亲自接触,费君臣的言谈举止,不是个大夫,是个将官。

  “其实费政委误会了。我们请费政委亲自过来参加会谈,是希望费政委能为我们想出办法解决眼前的难题。毕竟继续伤亡下去,对我们各部队纵然不利,想必对费政委的部队454也没有好处吧。”既然是自己组织起来的会谈,庞云辉还是这里面最沉得住气的人,在看起来几乎是全盘皆输的时局里,再次把握住了主导权。连费君臣自己都承认了游击战难打,容易吃亏,那么,费君臣能提出什么有效策略帮助大家呢。

  “只有一个办法,不越境不侵略,不要再鲁莽派兵深入丛林地带白挨枪子,应该死守我们自己的阵地,用远程炮轰炸敌方阵地。”费君臣道。

  “可上面给我们的命令不是让我们一昧死守——”马上有军官又提出异议,对费君臣的办法感到不屑。

  “上面的命令是怎么指示的,我相信不是让我们军队去侵略他人国土,而只是让我们争取和谈的有利条件,告诉对方我们的国土同样是不可侵犯的。因此,守住我们的阵地,消耗敌方的兵力,是最好的方式。”说到这里,费君臣语气轻轻一转,针对其他蠢蠢欲动的军官们,“各位都是作战指挥官,对于兵法研究的应该比我精深,这点用兵道理要我来提醒各位,是不对也是不敬。因此我提的意见,也不是针对你们的作战方式,只是应你们的要求,作为一个医疗支援部队的长官,告诉你们怎样使得部队伤亡的程度降到最低。”

  这口气真是咽不下了,费君臣后半段的这话等于说,他们作战部队的指挥官还比不上一个医疗部队的长官。

  庞云辉感到时机到了,面对费君臣一人开口:“费政委的意思是,我们的伤亡都是我们自己的作战方式有问题?”

  “是。无论任何部队伤亡,首要责任必定是自己部队的作战方式有问题,责任绝不会在医疗部队上。”费君臣在哪个场合里都不会退缩,再说了这男人绝对是自己看不顺眼的。

  “可是据我们手里掌握到的,我们送到你们454的伤兵,死亡率达到了过半以上。这不是你们救治不到位的责任,会是什么?”

  “应该说,如果不是我们454在,你们送来的伤兵,死亡率应该达到了百分之百。”费君臣轻巧地扶了扶眼镜架子,皮笑肉不笑地笑一笑,“庞师长,论医学辩论,你认为能在这会上有人能辩过我和我的部下吗?”

  庞云辉顿然有了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受,黑了黑脸。这个男人,这个叫费君臣的男人,就是这样一个无极不用的人,所以才战无不胜吗?

  费君臣可不打算就这样放过庞云辉,接下来道了句:“庞师长,承蒙你特别邀请,我这次为了满足各部队对于医学知识的强烈渴望和探求,将我们部队最强的医疗顾问团体带来了。你们谁想提出医学辩论赛,我们454绝对奉陪到底。”

  谁会傻到去和454做医学辩论赛,454是全军堪称一群军医怪物的集中营。这会没法开了,来开会的人在亲自接触了费君臣本人后,都感觉到自己的愚蠢。这个男人,果然百闻不如一见,确实是全军最惹不得的一号人。

  于是会议很快散了,很多军官带了费君臣的提醒,回去准备按照费君臣的建议去办。费君臣这人的嘴皮子是欠扁,但是,费君臣提的意见确实是有建设性和实战性的,值得一试。

  庞云辉见费君臣这样什么都没有被牵制到要打道回府,有些急。他本来是想,让各部队一块对454炮轰后,让454派出更多的机动分队进行各处支援,导致454本身内部的人员不足,使得费君臣忙于调兵遣将,自是没法分身来管其它闲事。哪知道,费君臣一到这会上,他这建议还没有来得及提,费君臣已经把他组织起来的讨伐联盟军打倒在地了。

  接下来,一如他所担心的,费君臣的镜片是绝对的火眼金睛,一眼扫到了在师部避难的林嘉方,嘴角一噙微笑:“庞师长,这位林医生既然是庞师长的亲戚,你早和我说明,我有这样不通人情的吗?都是兄弟部队,我直接和818的司令说,直接把她送到你这里来,你根本不需要大费周章等她从我那里离开了再去818接她?”

  瞧这话说的,简直是把他肚子里的每一条小蛔虫都给抓住了,不愧是全军首屈一指的外科专家。庞云辉再三警告自己得沉住气后,针锋道:“说笑了,费政委,她是我亲戚也好,只不过是我向818司令借来的军医补充我们部队的医疗资源,好比费政委你亲自带老婆上阵一样。”

  果然这男人是知道了他和他老婆的事了。费君臣淡定地回答:“如此说来,林嘉方军医应该很快就要被派上战场了,因为庞师长刚刚也在会议上自己说了,基层部队的医疗兵不足。”<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