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第四十三章:轮到老公发火了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2834 2021-04-04 23:37

  “费政委,你的部队,不止装三无,现在装起赖皮了?”夫妻私底下,关起了门,隔开外面的耳目,林凉不需顾着形象了,接过老公双手捧上的军帽,有一下没一下地拿着军帽在老公肩膀上甩打着。

  媳妇不是真的打,软绵绵的,有气无力的。但费君臣是个铁汉子,即使挨打腰板也是挺得直直的,再说老婆这个打,打是亲骂是爱。夫妻间,原本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打了老半天,打得她手都酸了,老公像是钢铁般的战士一动不动,林凉无语了:瞧自己嫁了个什么人,赖皮能赖到这份上的,天下绝无仅有。

  “我倒杯水给你喝。”看老婆坐一边歇气了,费君臣识务地斟上杯水,端到老婆面前,给老婆润嗓子。

  林凉接过杯,没有急着喝,与老公做起夫妻间的政治思想工作:“费政委,我们这个家,如果没有人在后方守着是不行的。好比这部队打仗,总是需要有的人当前锋,有的人当后盾。”

  费君臣点点头:“的确,让老婆上前线,是不大符合男子汉的风格。但是——”

  “但是什么?”林凉斜眼,在老公淡定的脸上扫上几眼,诡异。

  “但是,我想来想去,你真能安分地呆在后方吗?”费君臣磨磨嘴唇,列出心里预备已久的一系列理由与老婆辩论,“即使你不进我们部队,你一定奔着另一个基层部队去了吧。哪怕是边防部队,也整天和走私犯斗的,道不定比我们部队更危险。基层部队往往只有一个卫生员,你要是出了什么事,队里还有谁救你?”

  林凉捏着军帽不说话。

  “我既然娶了你,向你父母承诺了,我一定得护你安全。人家说我私心也好,护老婆也好,我反正不能让你有事。至少,你想逞英雄上前线,我也能给你当个后盾。”费君臣摸摸胸口,在老婆面前比着自己的心。

  老公突然这些腻腻歪歪的话,听得她脸蛋蓦地一片绯红。军帽一甩,捂住老公腻歪的口:“得了吧你,费政委,别以为你这么说,我能以为你心思多纯真。”

  “天地为证。我费君臣刚才的话没有一句谎言。”挪开老婆的帽子,费君臣再来一句发誓。

  哎呦,不拿党和中央发誓了,改拿天地了。林凉瘪一下嘴巴。算了,老公刚才的话是带了几分真情实感,她能听得出来。但是,要她这样轻易屈服,说什么都觉得老公得逞得太容易了。

  “我的档案在胡老头那里。”林凉念到还有个师傅帮她为难为难老公,平生第一次感激自己能拥有这样一个喜欢刁难人的师傅。

  “这没有问题。你这是内定,内定等于无条件服从分配。部队要抽的人,军校是无话可说的。再说,你考过了,胡老头上次松了口风,想赖皮也不行。”

  老公这话,等于454与师傅比哪个赖皮,而且454明显比师傅更赖皮。林凉悲催的想,自己怎么就摊上一堆赖皮的人呢?

  “我还是想不明白,你们明明不是定了我的弟弟当内定人员吗?”

  “小舅子是个人才,但是经我们内部商量之后,发现小舅子不需要是内定,也可以进我们部队。”费君臣磨磨蹭蹭,七七八八掰着解释。

  也即是说,454所谓的内定人员名额,其实是打算赖皮着用来对付她这种人。得了,她这是被一支赖皮部队给盯上了,被赖皮的命了。

  愈想愈火,老公端来的水不喝了,搁桌上:“费政委,你和你的部队这种不光明正大的作风,怎能让我产生信赖呢?”

  “这个你放心。我们部队是不大光明,但是,对于内部人员,福利很好。”费君臣再次给老婆如数家珍,列举进入454后的各种优惠政策,包括上次引诱老婆拿各种出产价名牌,“我们454的原则是,内部团结一致对付外敌,只抠别人家的。”

  林凉干脆把军帽往老公头顶上一戴,一压,挡住老公那张厚度达一尺的脸皮。然后走了出去透气,扇风,散火。而且,她有预感这事没有那么快能完。只倒了个林艺璇而已,林艺璇的人能轻易放过她吗?所以,如果那些小人能给得意的老公出点障碍,在老公头顶上泼一下冷水,她觉得第一次可以稍微感激一下那些小人的作为了。

  老公,你和你部队够厚脸皮够赖皮的,我也够不厚道,接下来继续看好戏。

  见着老婆不撒火,只是悠哉地走出去,费君臣的心里头从得意的巅峰跌了下来。老婆明摆着,还有料呢。

  林薄辛是在考完试隔天,才赶到了女儿林艺璇身边。

  躺在医院病床上的林艺璇,自昨晚晕倒之后,一时是精神上受到了重大打击,萎靡不顿,不吃不喝。精神科医生看了以后,担心她有自闭的倾向。

  林薄辛眼见女儿一夜之间成了这样。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的他,心头不禁一震。想到考试之前几天,他天天联络各方人马,毕竟说了不是454当评委,他唯独没有去关心454这条关系。不过,以他与林家人脉,454这条关系,还真的是没有人能打得通。

  在女儿床边坐了会儿,一下找不到安慰话安慰自己和女儿,嗫嚅着道了句:“我已经让你妈过来照顾你,艺璇,不用太担心。有关处分这事,我会马上找人帮忙撤销掉。”

  “你能吗?”林艺璇闭着的双眼忽然睁开,嘴唇苍白地抖出了这句类似自嘲的话。

  女儿不仅颓丧了,连说出口的话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骤然转变,居然连他这个父亲的能力都质疑了。林薄辛稍稍地打了个眉结,说:“放心。这事,爸是能帮你解决的。”

  “不可能的。454那些人,是什么人,爸,你不知道!”林艺璇一想到评议会上454首长们那几双冰凉的眼珠子,周身打着摆子,好像秋天里的落叶,“他们是那种,能眼睁睁看着人垂死挣扎,好像在看戏一样的人。”

  如果林凉听见堂姐今天发出这番感叹,肯定会来一句赞同的:废话,我第一天遇见我老公,他就是这样的人了。你今天才知道,活该!

  林薄辛对于女儿这略带哲理性的感言,倒是没能听出啥名堂来。什么人性之类的,他早麻木了。官场讲究手段哲学,人性良心这种东西,自从学校毕业后抛到不知哪里去了。

  “紫东哥没有来看过我。”对父亲的气话是这么说,然林艺璇打从心底里看到父亲过来是感到高兴的,父亲一来,或许真能给自己出口气。不对付454,能让林凉吃点苦头也行。只是周紫东不知怎么回事,连她在评议会上晕倒,都不扶一把。她住院后到今天,不见他来探望。柯怡也是,一样住院,就上下楼层,没有坐个电梯过来,没有打个电话问候一声,全然装作不知道有这件事。柯怡对她是恼了,发小孩子脾气,她懂。周紫东这种出人意料的反应,令她完全没有了思路,仿佛她抓不到周紫东这个人了。心里一躁,她咬下了唇。

  “我会和他谈谈。毕竟他在军校里的人脉向来不错。”林薄辛没有女儿想的那么多,拍拍女儿的手,向女儿应承会把周紫东叫来。

  离开医院,他是在学校教研组办公室找到了周紫东。

  周紫东看起来周身繁忙,在办公室里指挥着十几个人整理文件,像是要应付上面领导的突击检查。

  一见他是这样忙碌的状况,林薄辛倒是稍稍安了点心神。因为这样看起来,不是周紫东不愿意见林艺璇,只是周紫东很忙。说实话,周紫东这人,他还是看着不错的,也一直知道周紫东对自己女儿的心思。只是,他和他妻子一直还是稍微嫌弃了周紫东的家庭与地位,以为凭自己女儿的姿色才干,应该能攀到远远比周紫东更好的枝叶。比如,最少是一个师长级别的年轻将领。费君臣那种攀不上,但费君臣部下那种,应该能攀得上,而且人家都是校官军衔,前程远比周紫东好。

  林薄辛夫妇这种只想利用他的心思,周紫东是不知道的,一直只以为是林艺璇单方面排斥他对他没有感觉。

  看见林薄辛都亲自到工作地点来找他,周紫东只得歇下手边的活,走了出去招呼长辈。

  “艺璇她挺想你的。”林薄辛见周紫东出来,出口第一句话提他的弱点,也即是自己的女儿。

  周紫东微低头,“嗯”了声:“都是林家妹子。生病了,我理应去关心。这边手头忙完了,我打算去看柯怡的时候会绕道过去艺璇病房里一趟。”

  听说是看柯怡顺便看艺璇,林薄辛脸色不经意间变了点黑,忍了忍情绪说:“柯怡她那是小病。”

  “她那个病不算小,是化脓了,要好好处理。不然病情继续发展,恶化成腹膜炎会危及生命。”周紫东像是沉思着说,言辞话语说得很一本正经的,“艺璇只是受了打击,需要自我反省。”

  “什么?”林薄辛开头忍着,听到这里忍不住骤然变脸了,“你也听信那些人的话?!那些人明显是在抹黑你妹子!你妹子跟你多少年了,你妹子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吗?”

  “伯父。”周紫东说着这话,心口某处在痛,“证据确凿,我不想相信是自欺欺人。”

  林薄辛端详着他那张沉痛的表情,收了收怒气,脸上微带上了慈祥,手按在他的肩膀上说:“好好和艺璇说话。她或许是做错了事,但肯定是无意中犯下的。毕竟她年轻,尚不知世事深浅,不知道官场原则和犯错是两码事。你是她哥哥,理应多提点她,多保护她。当年你进林家,是我丫头出口,才救了你和你家人,你不会忘了这事吧?”

  此话,说中了周紫东心中的矛盾所在。周紫东不断地回想着有关林艺璇过去的种种好,提醒自己,或许,正如林薄辛说的,她是初出茅庐的小犊,不懂世事,才会在不知之间犯了错儿。而且,自己之前也做过手脚想刷掉林凉,与林艺璇其实半斤八两,只不过他知道事情轻重,绝不能触犯到道德的底线。

  “我听说林凉进了454。”林薄辛貌似淡淡地从女儿的话题上随意提起了林凉这个敏感的话题。

  周紫东眼神一紧,抬起了头。

  “你怎么想法?”林薄辛盯着他问。

  如果没有昨天那场给这对姐妹进行公平竞赛的最终考核,周紫东的确一直想着林凉是走狗运。可昨天林凉确实没有任何狗运可以走了,临危不惧的出色表现在考场中大放光彩。不过,论技术,他毕竟不是这类专科,不知道林凉能否和林艺璇一较高低。

  见着周紫东始终默默无声,林薄辛心头一皱,暗想不妙:以前每提起周紫东以前的未婚妻林凉,这小子都是不屑厌恶的模样。今时今日的不同,莫非代表这小子是后悔了?林凉当真给这小子灌了什么汤,顺便打击报复他女儿艺璇?怪不得,怪不得女儿艺璇屡次三番在电话里提起,林凉变了,变得很可怕。好一个臭丫头,从林家出来了,会耍手段了,以为自己被454看上就很了不起了?也不想想,当年她父亲死后,她就是个没爹的孩子,能逞什么能耐?!

  “紫东。”

  “伯父有话请讲。”听林薄辛口气甚是严肃,周紫东不由眉头又是一皱。

  “454算是考完试了,录完兵了,接下来是体检了吧。”

  这就像是公务员考试一样,哪怕你这名考生考得再好,有关系的人,都会在体检给你卡一卡,最后把你刷掉让自己的候补人选补上去的例子,比比皆是。

  林薄辛只要稍微提这么一句,周紫东立马意会到了林薄辛说的这个意图。

  “伯父有看不顺眼的人?”

  “什么看不顺眼了?”林薄辛淡淡笑着,手在后生肩头上再拍拍,“你伯父这么多年,有过看不顺眼的人吗?”

  那是,在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有什么看不看得顺眼可言。

  “只不过是,你知道的,我弟弟就这么一个女儿,打仗牺牲了,只留下这一个女儿,我作为长辈,得看着点啊,不然对不起九泉之下的兄弟。454那多好,也是支部队,要上前线打仗的。一不留神,让子弹打中我这个烈士孤儿的侄女,你说我该怎么和死去的兄弟交代,和老人家交代?”

  林薄辛说的都是理,都是冠冕堂皇的理,若是按以往,周紫东会觉得这一家人真的很关心林凉。但不知为何,有了林艺璇这个事后,他听着林薄辛这话,只为林凉感到心里凉飕飕的。

  “紫东。我听说我这个侄女为了下基层部队,与我那兄弟一样的傻气,考了这么多年的五十米游泳一直过不了关,竟然暗地里贿赂老师,拿了个体育及格,方才拿到毕业证书。咱不说她贿赂老师的事对不对,作为长辈,只是担心她一个女孩子一直考不过游泳,会不会是身体方面出了问题。”林薄辛琢磨着下巴,微微露出像是担忧的神色。

  周紫东心头一个咯噔:这事,他没有听林凉提过。只能说,林薄辛不知是从哪里听说了,或是说林薄辛是有备而来了。

  林薄辛是只老狐狸,看见了周紫东眼里透出的一点戒备而不是犹豫,心知这小子在心结上差着被人推一把越过门槛,才能替自己做事,于是贴近了对方耳朵语重心长地说:“紫东,你如今是吐气扬眉了。但是,在林家眼里,林凉不要了你,始终是你在林家人心里丢的面子。所以,艺璇才迟迟不敢接受你。”

  这话不提还好,一提周紫东心里怒道:何止是我一人丢面子?但这话他没有吐出口,苦涩的是林艺璇居然以这个理由来拒绝他。他貌似看错了这个像是善心的姑娘,他一直以为她没有在意过他的身份地位。

  林薄辛看他脸皮绷得紧紧的没有说话,眉头一拂,手在他肩膀上移开:“紫东,你好样的。见我女儿如此,倒是学会忘恩负义了。年轻人见风使舵学的快,落马也快,这个你清楚不清楚。”

  感情是要他父亲当年的事来恫吓他了?周紫东心里头冷哼一声,当天去林家求情,深知有的是今天这个下场。

  “林凉若真是身体不好,不需伯父说,学校负责体检的人,林凉肯定没法买通。”给了林薄辛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周紫东算是将这事维和了。

  林薄辛的手在周紫东肩上一推,默默地瞅了他一眼,走。

  周紫东苦笑:实际上,他已经为林凉的事丢尽面子了。就上次故意鱼目混珠的打分,他在学生面前出了丑,使得他在军校里的威名一下掉了不少。所以林薄辛拿林凉的面子问题来威吓他,没有任何用处。但是,拿了他父亲的问题来恫吓他,他多少得争取时间防备,不能真的得罪林家了。只能稍微得给林凉一点刁难。

  况且,这也是为林凉好吧。若是林凉真的身体没有毛病,不会跨不过这道坎的。如此一想,他心里稍微安实。

  在柯怡嘴里听说了林薄辛过来了,林凉知道好戏马上又要登场了,一点都不着急,等着慢慢接招。

  不能耽误征兵日程,过了454考试的考生们,454安排在考试后的第三天,为他们进行统一体检。一般来说,能进军校的学生,都是接受过了严格的体检,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出现。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是走程序而已。

  即使如此,像谭美丽吴平安这种,还是相当小心谨慎的,把这事看成和考试一样严重。

  “虽然454不会说体检不过关,会安排候选人员顶上名额。但是,说不定有落马的小人看我们不顺眼,想着我上不了你也别想上得了,给你在最后一关上设障碍。”谭美丽教导着死党,千叮万嘱林凉在明天要体检的情况下,今晚切切不要贪吃零食了。

  林凉正等着有人耍出这招呢。但不能被老公抓了个明显的正着,落给老公口实。她乖乖地把零食扔进了抽屉里,提前上床睡觉。

  隔天体检。

  来到体检现场,是454委托一家部队附属医院的体检部门负责。这些体检医生,在林凉眼里看起来都很陌生。但这没有什么,于她陌生,于其他考生一样。理应来讲,是公平的,只要别出现谭美丽说的小人看不过眼的情况发生。

  体检程序,不外乎先空腹抽血,吃了体检部门提供的早餐,继续各项检查。这些检查,也都是司空见惯的一般体检项目。

  454这次最终录取的考生一共才十二个人,不像一个学校一来几百个学生,所以,进行的很快。不到一个小时,基本都检完了。个个拿着一张体检表到总检室,递给一个勤务兵。隔着一张白布,后面负责总检的领导。考生们坐在外头,等最终体检审核结果。

  等了有十几分钟后,一名打下手的军官先是拿了两三张体检表出来,念道:“考生张伍生。”

  “到!”

  “考生梁航。”

  “到!”

  两名念到的考生紧紧张张站了起来。

  “你们两个,一个复检眼科,一个复检x光。有我们的人跟你们去。”军官向这两名考生微微笑了笑,神情并不严厉,仿若是说一件再惺忪平常不过的事儿。

  所有考生在内心底偷偷地透出口气。454的军官说的我们的人,当然是指454的人,454的人都是军医,不会让这种故意刁难在体检刷人的事情出现。

  看来,老公是很有防备呢。林凉看着,想着,拿了瓶饮料自得地咬着吸管。

  费君臣现在在办公室里,手里掂着媳妇的这张体检表,久久地对着体检表,眼镜上闪亮的光一动不动的。

  “青春期女性常有的窦性心律不齐,挺正常的。”六六奉命另两位首长的指示,在费君臣手拿的体检表上瞄一眼,看到费君臣看的是心电图,就再仔细看了下,说了出来。

  费君臣的手撑在脸边,轻轻把这份体检表放了下来,仍旧没有开声。

  几个人见他终于舍得把他媳妇的体检表公布出来给别人看,纷纷凑过去瞧着,应说是想为他排忧解难的多。

  “这个体检医生挺有意思的,居然写了‘窦性心律不齐,不健全’。”杨科指着最后那句不健全,噙了冷笑,他是麻醉科的医生,也知道窦性心律不齐不会是病,是正常生理现象。明显的刁难。

  “这次来给我们考生做体检的医生,都是从经常给军校学生们做体检的体检部门抽出来的。按理来说,不应该会出现这样的诊断。”林队是想不大明白了。今年这接二连三出现的体检状况是怎么回事。不提林凉这份,前面两份,一份硬说一个考生沙眼严重,不合格。一份说肺部阴影严重,有可能影响到肺部功能。若真的是沙眼严重,那瞎了,还能视力测了个正常?如果感冒,肺有阴影很正常,哪里来的严重到成为肺癌病人了?

  “有人看这些考生不顺眼。”奉书恬悠悠喝着茶,表示淡定淡定,世上多的是这种小人。再说,他们部队看小人看多了,多一两个也没啥出奇的。

  因此,他们疑惑的是,费君臣居然看了媳妇这份无中生有的体检评定后,没有立马暴跳如雷?

  “奇怪了,政委在想什么?”杨科心里莫名地一个虚,暗地里问是心脏科专业的六六。

  六六摇摇头,对于费君臣的想法,没人能捉得住。

  费君臣脑子里转的是,这次敌人真的是抓住了媳妇的小辫子了。

  因为林凉这个心电图复查是没有意义的,454直接找了那个体检医生过来问话。

  这位体检医生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医生,说话直抒己见,有点傲气,说:“你们不是经常担任体检的医生,所以论经验,肯定没有我们多。”

  这种以自己专长为傲的医生费君臣他们理解,不会故意为难。但是,454的部队不是只负责给人治病,没有给人做过体检,要不是碍着向社会开诚布公的念头,他们不会找其他单位专门的体检医生过来了。于是454对于他们对待考生不公平的地方,会据理力争。

  “我们只想提个疑问,为什么窦性心律不齐的正常生理现象,会变成心功能不健全了呢?”杨科不客气地指着体检报告,为小师妹维持公道。

  “这个主要是基于,听说这个学生,一直游泳考试不过关。”体检医生道出这个事实后,嘴角噙了抹得意道,“你们部队,有时是需要到海上服务的吧。能招一个不会游泳的兵吗?”

  “新兵不会游泳很正常,进了部队把新兵训会了就是。”杨科头头是道,把他顶了回去。

  “问题是她学了这么多年都不会。”体检医生咬着这个事实不松口。

  杨科伸着脖子还想说什么,费君臣在旁边清咳一声,杨科悻悻地收了口。

  “行了。我们自己会再讨论。”奉书恬聪明一些,见着费君臣的脸色微有愠怒,立马打发走这个体检医生。不过,林凉这个游泳不过关的事,真是不说他和林队都不知道。

  杨科替小师妹打抱不平了:“林队,总参,很多人都学不会游泳。有很多原因的。不见得就是身体有病。”

  费君臣不像杨科这般遇事冲动,只在口头上辩驳。实际上,这种事,只能是行动表示,才能打击到敌人。而且,敌人出这招,明显是有备而来。口头上是护不了的。

  “让嫂子进来。”奉书恬努一个眼色给六六。

  六六立马蹿出门去,把林凉喊了进来。

  林凉一见,是老公手下的大将出马喊自己进去,素知道敌方出狠招了。悠悠地吸完饮料瓶,顺便塞给了弟弟帮扔垃圾,她慢吞吞地掀起了白布走到领导办公地。

  勤务兵给她搬了张椅子坐,她挨着凳面坐下。

  林队是年纪最老,来开这个口求证当事人:“我们主要是想了解一下,你确实是游泳考试不过关吗?”

  这个谎言林凉不会撒,因为撒了没用,点下头:“过不了五十米。这事师兄知道的。”

  “原因是什么?你没有好好学?不想学?”奉书恬接连三个问题,道出所有人疑问。

  “我学了七八年,硬是没有学会,天知道为什么。”林凉提起50米这个游泳难题,心里始终闷闷的。小人出招,早有所料。但是,偏要拿这个她最致命的弱点戳她,倒是有点令她冒火。

  一时刻人人互对着眼睛,不知该拿她这事怎么办。

  “其实,这不正好——”林凉刚想着可以借助小人之道让自己脱身的计谋得逞,嘴角慢慢地一勾,提起。

  费君臣蓦地把她的体检表拿起来往桌子上一摔,那股子狠劲飚出来的风,震得四下的人没有一个敢吭声的。林凉也一时被震住了,感觉得到老公心头上的大火熊熊燃烧。

  “一星期内,我让她学会游泳。”费君臣抛下这句铿锵有力的余韵,起身走了出去。众人只闻,嘭,他甩门的声响。

  接下来,众人四目相对,不大清楚费君臣是吃了什么火药。按理说,费君臣不是这样能被一扇点火的人。

  林凉对着老公离去的方向皱皱眉,起身向首长们行个礼,走了出去。出到外面,不见了弟弟,林凉问吴平安:“人呢?”

  “不知道,接了个电话,匆匆忙忙跑了。”吴平安答,“不过,等会儿他肯定得回来的,不是体检结果未出来吗?”<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