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媳妇没问题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8295 2021-04-04 23:37

  “喜糖。每人一颗。”费君臣回到军人招待所后,在部下们面前甩下了一包印刷“双喜”的糖果。这是因为他觉得自己这个不花一分钱的婚结得太寒碜了,回来的路上左思右想之后,买包糖告慰一群兄弟吧。

  “喜糖?什么喜糖?”杨科手最快,当即剥了糖纸给自己口里塞进一颗。其他兄弟争先恐后动手抢糖,因为要让勤俭节约的政委请一次客实属艰难。

  费君臣淡淡地向他们扫过去一眼:“你们吃了这颗喜糖。以后就得叫你们的小师妹一声嫂子了。”

  每个人因他这句爆炸性新闻,糖因为含在了口里,吐也不是,吞得用点劲头。

  杨科还是最先把糖给囫囵吞进肚子里的,促着气问:“政委,哪个师妹?你得先说清楚啊。免得我们叫错人。”

  “那也是。”费君臣意态悠闲地卷卷袖管,“你们这个嫂子挺暴力的。如果听你们叫错了人,难保不把你们像打我一样暴打一顿。”

  每个人听到他这句话,像是被雷击中。

  杨科又是第一个嚷了出来:“妈呀!不是那只羚羊吧?”

  “恭喜你!”张兑一个拳头打在杨科肩膀上。

  “你恭喜政委吧。恭喜我做什么?”杨科挑起眉。

  “你这次征兵最重的任务不是解决了吗?政委帮你解决了。”张兑的说法立马得到其他人的附和。

  只有杨科把手拍拍额头,宛如哭丧着脸:“你知道她说我什么吗?说我这个师兄是个冒牌的江湖郎中。”

  听到杨科这句,费君臣好像才忆起,告诉他们:“今晚我邀请你们嫂子去听我们的征兵宣传讲座了。你们要表明身份可以,最好等到讲座结束后,我把你们嫂子拐到后台。你们可以一个劲儿地向她诉苦了。”

  大家都知道他这是为了保护新娶的老婆林凉。毕竟,死追费君臣的女人,不是普通的多。于是一致严肃地作答:“是,政委,你放心吧。”

  手机嘟嘟嘟响了几声。费君臣将电话接起来,见是媳妇的号码,斯文的眉尖蹙了蹙,贴近耳边。

  手机里爆出媳妇的一连串质问:“喂!你是不是骗我?你那个部队是三无部队对不对?比你说的那个炮兵团还要凄惨是不是?如果是,你就照直说嘛,何必骗我?我有这么逊吗?会因为你们部队是三无就不去吗?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这个。”费君臣清声嗓子当做沉住气,“你今晚听了讲座就知道了。”

  “还有,你们部队和那个454是什么关系?我为什么听我弟弟说你们部队和那支部队有关系?”媳妇一连串蹦出问题。

  “454?”费君臣故意问,其实是很想在自爆身份前先听听媳妇对自己部队的想法。

  “对。那支像502粘合剂番号的部队。”媳妇像小孩子的语言简单明了。

  费君臣咳,当即要吐血了。原来454在她心里就是和502粘合剂一样的部队。于是,“今晚,八点在第一教学楼的102课室见。”对媳妇订下了见面之约后,他恨恨地扫向负责在麻醉系进行征兵宣传的杨科。

  杨科被他眼睛一扫,已经吓得浑身毛嗖嗖的,宛如小兔子的声音问:“政委,我做错了什么吗?”

  “她说我们部队番号是502黏合剂。你说,我吐不吐血?”费君臣像掷冰雹一样数落到他头上,“就是有你这样宣传的,才让好兵都跑掉了。还得我自己亲自去拐!”

  杨科无语了,不,他是很想把小师妹抓起来挖开小师妹的脑袋看是怎么长的。

  其他兄弟感到事态严重,却都想笑不敢笑。说实话,他们自己也觉得,被某人这么一提,这454番号是很像502黏合剂。

  郁闷归郁闷,但好歹是拐到媳妇了。费君臣拉张椅子坐下来后,还是心满意足的:“她刚刚打电话来了,问我们部队与454是什么关系。骂我不该骗她,说如果是比炮兵团还凄惨的三无部队,也绝对不会跑。”

  “比炮兵团还凄惨的三无部队?”众人从他话里听出,林凉对他们454的误解不是普通的深。

  “对。她认为我们部队既没钱,装备又破烂,连一帮兄弟都得时常处于饥饿状态。问我,进部队见你们时需要准备什么见面礼?她想准备一堆好吃的犒劳饿肚子的你们。”

  “就这样的部队她还想进来?”张兑抢先问出大家的疑惑。话说,人家想拐媳妇一般不该这么拐吧。不是应该用有钱有名有势来拐女人吗?结果,这样装三无竟能拐到媳妇,也忒厉害了点?

  “她说她就想进这样的部队,一直立志进她爸的部队。她爸的部队就是支三无部队。她没钱,没权,没势的老爸,挨了九颗子弹死在前线上。”费君臣说到这位挨了九颗子弹的军中无名英雄,眉宇里抹上了一层沉重的森色,“所以,你们认为这样的兵怎么样?”

  “好兵。”张兑握了握拳心。其他兄弟跟着点头。

  “一定得进我们部队的好兵。”杨科最后加一句。

  费君臣再度把杨科狠狠地瞪上一眼,语气倒是没有那么刁钻了:“不过,要不是她不了解的话,可能听到454,她都溜了。”

  “对嘛。”杨科如释负重。

  “对个毛?”费君臣才不会放过他,指住他鼻子,“今晚她就知道了。你最好做好思想准备,如果你没有办法留住人,我看你怎么对我父母交代。”

  杨科“额”,无限委屈的:政委,你自己的媳妇你自己不看好,还要怪我头上啊?

  林凉对着对方突然挂掉的手机发了会儿愣。

  “姐,首长怎么说?”王子玉看见了她通完电话后的表情,问。

  “他说,今晚讲座见面后,再说。”林凉眉头小小地簇起,此事太诡异了。

  “首长说了在哪里开讲座吗?有说几点吗?”王子玉又问。

  “今晚八点,第一教学楼102教室。”林凉当然不会瞒弟弟这个事。

  “姐。借我一下手机,我想和首长打声招呼,让首长给我们预留讲座的座位。”王子玉伸出手。

  啊?林凉一会儿愣着,还是想不通弟弟怎么对个三无首长这么感兴趣?弟弟一直也是眼高于天的。

  王子玉可不管三七二十了,赶紧把姐姐的手机先抢过来给姐夫发短信,要姐夫给他们三人留讲座的座位,当然要最好的特等席。

  “什么讲座?”吴平安听着他们两人无头无尾的对话,揽着王子玉的肩头问。

  “454的征兵讲座。”王子玉输完短信松口气,小声与他透露最新消息。

  “哎。454是今晚要召开讲座,可是一般地点和时间不是到了开晚饭的时候才贴到学校的公告栏吗?”吴平安惊讶完后,不禁又深怀妒忌,“你姐真是好福气。什么时候搭上费政委的?听说,费政委虽然公众形象堪称完美,但是平日里私底下,别指意他会和一个陌生人搭话的。所以,也从没有人敢上去与他搭讪,他会直接当成空气过滤掉。”

  “人家那是有本事。”王子玉对于费君臣的傲气,颇能理解,因为是同类人嘛。

  吴平安便是在他肩膀上捣两拳,不忿的:“我告诉你,你王子玉在他面前也是空气。”

  “那就努力到让他不当我是空气。”王子玉毫不在意,“我在六六师兄面前,在进军医大时也是空气。现在,他愿意和我通信了。”

  “那是你现在的成绩哪个地方都想要你。哪像我这种平凡夫子?”吴平安摆足了嫉恨的味道。

  “你不用这么谦虚。”王子玉不屑地瞥瞥他的叫屈,“你差吗?如果差,你能去年进到招人是报名三千录取只有一的单位吗?而且,你这次出来,肯定是说好了不能回去的。只因为你那个优秀的单位不能留住你,怄气了。”

  “所以我这是覆水一战,死不回头。”吴平安悲哀地这么说,脸上可没有半点后悔。

  林凉在他们两个面前,还是徘徊不前。

  “姐。你就别多想了。今晚八点准时见。”王子玉简单一句安慰她,也是拐骗她。

  “哎,不用先去排队吗?去的人肯定特别多。听说三年前那一场,座无虚席不说,是通道里站的人数是坐的人数的两倍。而且,去晚一点,人满为患,人家还不让进了。”吴平安好心多两句提醒老同学们。三年一场,机会错过的话,时不归来。

  林凉一怔:不是三无部队吗,都这么受欢迎?军医大向来眼高比天的骄子们是怎么了?竟然都亲睐起三无部队了?

  “这个你放心。你忘了,我姐和费政委都通好气了。我保证,我们最晚过去,还是最好的座位。”王子玉对于这个姐夫信得过,在于姐夫刚拐了他姐,若不好好疼媳妇,不怕媳妇跑了吗?瞧瞧,姐夫这个短信发回来了,写着:媳妇,没问题,我给你留最中间的位置,晚上我们可以相对而视。

  相对而视?甜蜜期。王子玉满意地眯了眯狡猾的双目。

  吴平安对于他这般的自信,以一秒钟上千次的速度狠刷睫毛:对你姐和首长的关系,你能信到这种程度也太狠了吧。

  那是,如果不是担心被老姐暴打一顿,他早就想拿老姐的红本本敞开来炫耀了。响当当的铁的夫妻关系,费君臣能逃得掉吗?虽然,费君臣是拿这个来捆住他姐,不是他姐捆费君臣。想到这个,王子玉不知为何,竟然有点儿同情起费君臣了。因为能想到未来,就像自己,肯定被老姐制得死死的。不过,当务之急是赶紧先把姐夫的回信删除掉,再还给老姐。

  “你们究竟在说哪个部队的征兵讲座?”林凉接过了弟弟还回来的手机,始终不安心,再问了一声。

  “454。”吴平安来不及被王子玉捂嘴,吐了出来。

  “我说的征兵讲座不是454。”林凉善意地提醒他们两人,“你们别去错地方了。我要去的那个讲座是三无部队的征兵。”

  王子玉狠狠地用眼神堵住吴平安的嘴,向林凉笑道:“没事。我们是陪姐一块去听。所以不用排队了。”

  “那是。三无部队的讲座需要排队吗?”林凉肯定地点点头,有老弟这句话,心里踏实了,最后给老弟再一个警告的眼神,“你叫他预留座位,绝对是多此一举。”

  接着,林凉回到宿舍,没想到宿舍里除了她的三朵花也为今晚的征兵讲座唧唧喳喳着。

  “说是能进去听讲座的学员条件和去年一样,是应届毕业生,或是已毕业的学生。如果是应届的,学历要在硕士以上,现已拿到毕业证书的。”谭美丽讲着自己打听到的第一手情报。

  “现已拿到毕业证书?”刘雨烟对于这点发出质疑,“现在才六月中旬,不是所有毕业生都能拿到毕业证书的时间。”

  “也就是说,你必须学业优秀到能提前拿到毕业证书!”谭美丽对于454苛刻的征兵条件没有一丝质疑的,因为能进去也代表本身的骄傲,“所以,454对应届毕业生是苛刻了点。但是,绝对是有理由。因为一般毕业生的工作经验肯定不比已工作的。”

  听见又有人提到了454,林凉不禁竖了竖耳朵:莫非今晚454也征兵?但是,与自己那个三无部队无关吧。

  “那么已工作的人呢?”刘雨烟自是不服气地再问,“没有条件限制吗?”

  “已工作的,也是必须在军医大拿到硕士以上学历证明,这是一。二是工作经验在一年以上,最近一年在三甲医院工作是最基本的要求,如果没有,必须在国家承办的一流研究机构工作并有突出成就。”说到这,谭美丽突然语气一转,露出些疑惑的,“不过,有例外。”

  “什么样的例外?”刘雨烟问时,林凉和华安琪都竖起了耳朵听。

  林凉想的是:这么苛刻的征兵条件,真可以算是全军全国最高门槛了,恐怕比哪个医院招人都更苛刻。能招到人吗?

  “首先,这么苛刻的条件,还是有一大群能满足条件的人涌过来的。因为,454真的是讲求实力的,没有后门可以走。所以很多真才实干的人看中了这一点。当然,454不会说,你是将门之子,就故意刁难你。公平,完全的公平!能符合它条件的人,以全军的规模来说,不会少,竞争力很强。你看,我们宿舍,不是都符合了应届毕业生的征兵要求吗?”谭美丽先是这么说,以突出这个例外真的很特别,“例外就是,对于那些常年服役在一线部队的卫生兵员,如果有傲人的实战成绩与同等的学历,可以优先进行自荐。征兵考试相对也会对于这些兵员放宽限制。”

  听完这一系列哪怕是例外都显出苛责的征兵条件,林凉能明显感受到这个部队眼高于天并且狗眼看人低的特征,不由有些怒地冒出了句:“这个部队很了不起吗?以为个个都想进吗?”

  三朵花齐齐望向她,双眼圆瞪,双手扶脸,完全的惊愕状。

  接着,刘雨烟把手里的书一扔,站起来指着她:“林凉,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454?!”刘雨烟这么愤怒地叫出来当然是有理由的。当年,林凉与她竞争考胡志修的博士生也是,在报考时同样说了句:胡志修是谁?很了不起的博士生导师吗?算了,看在他最后才出来补贴招生公告的份上,我太慢报名,只能报他这个了……

  林凉可不想和室友们大吵大闹,虽然刘雨烟对她明显抱有仇恨。

  “我知道。当然知道。”林凉咧咧嘴,“开个玩笑,逗你的。”

  刘雨烟只得气闷地坐了回去。

  谭美丽两颗精明的眼珠子悄悄闪过了光。花安琪嘴角像是微笑着,安静地翻过手上的教科书。

  林凉拉起被子睡中午觉。这一顿懒觉,一直睡到了下午四五点钟,被弟弟一通电话叫醒。

  “姐,该起来了。先吃饭。然后我们去晚自修。八点去听讲座。”王子玉在电话里说着晚上的一系列安排。

  林凉只得慢吞吞地爬起来,刷个牙,洗把脸,清醒了再来看宿舍里,发现三朵花早就都跑掉了。她撇撇嘴:难得。这三朵花一直以来不用和别人挤着上饭堂打饭的,因为都有人免费请客,晚上七八点用餐很正常。何况,她们现在都是拿到了毕业证的,学校也管不着了,只要她们在最后限令之前乖乖搬出学校宿舍。

  想到这个毕业后的去向问题,林凉真以为得和弟弟再深入地谈一下了。毕竟自己今后要和那条白眼狼进部队去了。弟弟呢?真是准备一样下部队吗?<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