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费政委,我和你谈件正事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9124 2021-04-04 23:37

  周紫东没有走,是在监护病房内留守着,更准确地说,是在守株待兔。

  王子玉被两个师兄抓走后,知道周紫东在守候,便不担心了。在外头的一家小饭馆被师兄们请客吃夜宵。

  林凉在楼道里,与老公谈心到这会儿,心里乱成一团。

  费君臣在等了许久后,没听见媳妇口里吐个答案。

  “我说,再给我点时间成吗?”林凉吐着气泡,“反正,我们都领证了。”

  是,反正都绑在一起了,逃不掉了。费君臣能听见媳妇自己承认这点,已经心满意足。

  “我肚子饿呢。”林凉摸了摸肚皮,“今晚没有吃饭。”

  “什么?”费君臣眼睛微眯,流露出稍稍的不悦,“你今晚约我出来时,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你到了现在才说?”

  “我心情不好,就忘了。”林凉性子爽,不会故作娇嫩,尤其在熟人面前,说话无所顾忌,“我想去吃夜宵,我请你吃吧。反正你刚请我吃了哈根达斯,礼尚往来也是应该的。”

  “你——”费君臣长这么大,头一次被女人请客。当然,女性的长辈不算在内。

  林凉起来后,伸了伸懒腰,道:“你在门口等我吧。我去看一下病人后,就过去找你。”

  想到今晚还能和媳妇继续相处,费君臣不在谁请客的问题上纠结了。

  于是,费君臣慢吞吞走去医院门口。林凉下了电梯,来到监护病房。

  推门进去后,发现周紫东坐在病人的床边,林凉怔了一怔:怎么不是主刀的弟弟在这里?不过,一般术后的病人都是主刀来看过以后,让下面的人看守。但是,周紫东不是普通当助手的研修生实习生,论级别应该比她弟弟高吧。

  周紫东抬起头,见是她,冰块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光。

  林凉不看他,径直去到床边,检查麻醉后病人的意识状况。

  “林凉,艺璇和柯怡都到了,你知道吗?”周紫东温温的嗓音传过来,带着类似兄长的爱护。

  “知道。”林凉头也不抬,答。

  “你和她们见过面了吗?”

  耳听他有继续往下唠叨的倾向,林凉果速打断:“这是林家自己人的事,你凑什么热闹?”

  周紫东没有就此默声,平平静静,甚至有点儿冷淡的口气说:“在我走进林家的那一天起,我的身份便被定在那里了。”

  “你不就是一个林家的义子吗?我爷爷拿钱供你读书,你就非得娶林家的女儿?当然,因为我很差,爷爷当时担心我嫁不出去,才把你拉进来有这样一个约定。但是,几年前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再说,你并不像林家长辈想的那样不济,自己现在闯出一条门路来了,没人敢看轻你。你想挑谁当老婆,我想林家人都没有任何意见。你何必自贱你自己呢?我这个烂孙女,我都从没有看轻我自己!”林凉最讨厌的就是有些人自以为可怜,为自己某些行为当借口。这世上多的是可怜的人,有必要这样虚伪吗?

  周紫东像是没有想到她会突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怔了许久,方是秀气的眉宇蹙紧后迟疑地说:“知恩图报是品德的问题。何况,你们家的人也挺好的。”

  林凉晃晃头,不与他争辩了。他当然觉得好了。因为自从他在学业上崭露头角,林家多少人都开始将他当做宝了在供养。而他也不负众望不是吗。哪像她,奋斗到个博士生,也被林家人取笑是一昧地追求林艺璇的后尘。

  林家里,从她小到大,没有拿过一分钱支助她生活费或学费。因为她妈带她走时,林家那对老人说的很明白,要孩子,就别想要一分赡养费。行啊,她妈赌气,不要这赡养费。结果却要她定时回林家供那群林家人耍弄。连以前唯一以为对她真心好的林艺璇,被揭开真面目后,才知道林家里面真是没有一个好人。

  说白了,她林凉就因为这个尴尬的身份,在林家和王家两边跑的同时,吃力了又两边不讨好。唯有继父和子玉对她是真心好,继父家的人,其实对于她也是怨言居多,毕竟林家不给孩子赡养费的情况下,是继父在养她,不好听点,就是继父在白养一个其他家里的孩子,因为她始终挂着的是林家的姓氏不是王家的姓氏。

  “你毕业后,是打算回你继父家里吗?你弟弟现在怎么样了?听说你和你弟弟感情很好,但毕竟不是同父同母,多少应该与你和艺璇的关系有些差别吧。”周紫东说。

  林凉眼睛一瞪,继而忍住了不出声。不知道后来林艺璇和他说了什么,他竟然现在还以为她和林艺璇的关系很好。

  况且,无论有没有发生那件事,她和林艺璇怎么可能比得上她和王子玉的姐弟关系。论血缘亲近,都是她这个弟弟亲一些。

  周紫东发觉她不说话了,站了起来,以高出她一个头的高度俯瞰着她:“林凉,我想把你留下来。”

  “留下来?”林凉歪了下头。

  “我不是在等王子玉,是在等你。我想你留下来军校当老师,你放心,有我给你保驾,你应该很快可以升迁。”

  林凉嘴角抽了抽: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抢手的热饽饽了?老公那边要她,周紫东也要她?

  “我刚刚打电话去问了下,你的档案好像没有被抽走,在你的教授手里抓着,不让任何单位动弹。所以,如果你本人愿意的话,我想我能从你的教授手里抽出档案会容易一些。”周紫东说着这话,眼神一直对着她看,让人感觉无比认真,不会是玩笑话。

  “我想你误会一件事了,周老师。”林凉把丑话说在前头了,不想他接下来继续粘着自己,“我读军校,对于当老师没有兴趣,不然,我直接报师范大学去了,还跑来军校读书干嘛?我读军校,就是为了下部队。”

  “女孩子下部队不好。”周紫东秀气的白脸浮现了一抹兄长的暖色,“我想林家的长辈们知道了,也不会愿意让你下去部队受苦。”

  “如果你真这么想,不是该先对林艺璇说这话吗?她要下部队了。”林凉好心好意提醒他。

  周紫东沉了沉语气后,说:“这个事我知道。但是,你得知道,她要去的这支部队不一样,是个锻炼新人的好地方。她如果去到那里,锻炼了一番回来,肯定大有作为。”

  这意思就是说,她始终和林艺璇是不一样了!林艺璇能进得了454,她林凉绝对进不了!

  应该说,人就是这样被激奋起来的。如果不是周紫东这话,她还真从没有想过要进老公的部队里。或许,她真是在林艺璇的阴影下活得太久了,应该是时候表态了,她不是林艺璇的影子,她是林凉!

  “你觉得如果我进454怎么样?”

  周紫东好像被她这话震了下,接着秀气的眉眼笑了笑,有点儿安慰似的:“如果你和艺璇都能进去,我当然会为你们俩感到高兴。”

  “你认为我进不了?”

  “那是,林凉,你要知道,以前我就和你说过的。有些人,你始终是追不上的,比如艺璇。”周紫东说到末尾艺璇两个字时,眉毛向上扬了扬。看得出来,他为林艺璇感到骄傲。

  或许有些人,她的确是追不上的,但绝不包括林艺璇这种人!

  林凉检查完病人了,在观察记录表上划上几个勾后,朝他也微微勾一勾嘴角:“好吧。如果到了那一天,我进了454,林艺璇没有进,你认为该怎么办?”

  周紫东仿佛当她是孩子似的赌气,笑着说:“林凉,没有必要。根本没有必要,你只要跟着我走就行了。我给你保驾,你当老师。”

  “我为什么得跟着你走?”林凉眉头蹙得紧紧的。

  “艺璇说的没有错。林家里是你最需要被保护和疼惜的。我是看着你们几个姐妹长大的,现在既然组织上给了我调令,我有了这个机会作为兄长可以帮你。”

  原来,他想为她护驾当老师,也是由于林艺璇的话,不是如弟弟子玉说的,真的是看懂了她的能力。

  “不需要。我不需要你帮我,我自己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林凉!”周紫东迅速绕过床边,在她要走的时候拉住了她一只手,“你听我说,你性子一直这样急躁,是会吃亏的。艺璇和我,还有林家里的长辈们,都是很关心你的。”

  “如果真是这样,谢了!我林凉承受不起你们给的恩惠。”林凉低下头,只把他摁在她腕上的指头轻轻地拨开。

  周紫东迷惑不解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变成这样?”

  “我怎么了?我变成怎样了?”林凉笑吟吟地对着他看。

  周紫东突然感到她整个人很陌生。在他印象里面的假小子林凉不是这样子的。是个一直对于林艺璇露出仰慕目光的孩子,只会追着林艺璇的步子,然后巴结林艺璇,最终以她根本不及林艺璇的能力还妄图想巴结他,令他只感到厌恶。

  “周老师,很抱歉。我和你不是一路的。而且,我会进454,林艺璇她进不了。”林凉把他最后一根指头冷冷地一甩,笑着说完这番话,直出病房。

  周紫东怔在了原地,秀气的眉宇蹙成座小山。后来一想,便把电话拨到了林艺璇那里。

  “紫东哥?”林柯怡接到他的来电,笑声盈盈,“你找艺璇姐是不是,她刚好出去买点东西,手机落在客房里头了。”

  “没有。我只是想问问,你们今天和林凉见面了吗?”周紫东在病房外边的走廊里头徘徊起来,眉宇夹杂的神色踯躅不前。

  “是啊。”

  “你和林凉发生口角了吗?”

  林柯怡眉毛一撇,还是笑着:“紫东哥,你为什么不问是不是艺璇姐和林凉闹矛盾呢?”

  “艺璇和你们姐妹哪个关系都是好的。”

  切!林柯怡手指头揪了揪肩头的卷发,懒意绵绵:“紫东哥,难道你现在是到军校了?见到了林凉了,对不对?林凉和你说了什么话,让你好像要质问我和艺璇姐。你不是不知道林凉那家伙从小就妒忌艺璇姐吧。”

  周紫东果然因她这话眉宇笼上了深色,答:“那就这样吧。”

  林凉匆匆走到门口,接到了老公的电话:“我们在对面的小饭馆里。”视线跳过对街,望见了弟弟站在饭馆门口向她高举只手摇晃着。于是疾步穿过了车行道上方的人行高架桥,走进小饭馆的时候,发现他们几个已经都点好菜了。

  “姐,姐夫说你没有吃饭呢?”王子玉给她挪了个位子,挑着英气的眉,口气里有些不善的。

  林凉举指头堵住他要说教的口:“你姐夫说过我了,你免嘴吧。”

  既然姐夫代劳了,王子玉当然不会想多费口舌。

  费君臣只感到冤屈,他有说教过媳妇吗。

  店员盛了碗白饭过来,林凉举起筷子,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填了肚子再说。反正这餐是她请客,她吃多少都不需要在意的。

  “姐。你慢点吃。白饭多着呢。”看她囫囵吞枣的饿死鬼模样,王子玉与其他人都替她担心噎着。

  林凉倒不是是饿到,是被周紫东刚刚那番话给噎着,果真是,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不给点教训不成。

  “我说,费政委——”林凉扒了两口饭后,噎了噎。

  听到老婆叫自己的名字,费君臣以为媳妇要喝汤,赶紧用小碗给她盛了一碗端上,并帮她拍着背:“慢点喝,汤多着呢。”

  林凉只得把筷子一搁,有些无语地看了看老公,怎么觉得自己和老公的思维总是对不上号呢:“我说费政委,我现在是和你谈正事呢。”

  “什么正事?”费君臣得知了媳妇不是噎到,手在媳妇的背上面由急往慢,有些撩拨地抚摸着。

  林凉感受到席上除了老公以外,还有三双疑惑的眼珠子等着她招供,压力倍增,眉毛撇了再撇。但是,大话已经放给周紫东听了,她也的确无法饶恕那几个兴风作浪的家伙了。心一横,道:“我想参加你们那个征兵考试,你告诉我程序怎么走吧。”

  费君臣撩拨媳妇的手猛地顿住。

  至于席上另三个人,不约而同冒出同一句话:“不是发烧了吧?”

  林凉举起的筷子“啪”,按回桌台上:“怎么了你们?不是要死要活进你们部队吗?”

  “不!嫂子,你愿意进来,我们高兴都来不及。一个个都想高呼万岁。”六六和杨科赶紧抢着摆手求饶。

  王子玉还是疑惑重重的,以对于自家老姐的认识,必然发生了什么事情:“姐,是不是周紫东对你说了什么?”

  “他说什么都好。我现在只是想,反正都是被你们拉下水的,逃也逃不掉。”林凉有些悲秋地感慨后,对准了老公,严重地警告,“不准放水!不然我们离婚!”

  费君臣点了点头,把手又在媳妇背后摸一摸:“我们部队从来没有放水这种说法。”

  “还有,我不想参加你们那个什么提干考试,就直接参加最普通的普通兵征兵考试可以了。我不想当什么军官,当个小兵。”林凉吐完这些话,舒服了,抓起碗,继续扒饭。

  席上几个人面面相觑,都疑虑着她这个骤然的改变是怎么回事。

  费君臣看媳妇吃得那么用力,给媳妇再盛碗汤,说:“既然你要参加最普通的考试,我得先向你提醒。这个考试会比提干考试提前一些时间举行,定在下周二。”

  “没问题。”林凉边扒饭边答。

  “你确定你来得及复习?”

  连老公也质疑自己的能力?

  林凉立马横目过去,眼睛危险地眯眯:“怎么?如果我考个第一,你能怎样?”

  费君臣气定神闲地撩撩眼镜:“如果你考个第一,你想对我怎样都行。”

  “这话是你说的。如果我考个第一——”

  “等等,除了离婚这一项。”想来想去,费君臣还是得加上个保险丝。

  林凉无语地翻个白眼,继续扒饭。

  “真的。除了离婚,你想对我怎样都行,我的身体任你支使。”费君臣露出自我很满意的神色。

  林凉“啪”按住筷子,这一声不止是警告老公,也警告对面三个贼笑的家伙。

  “流氓!”林凉挑了挑眉,给自己倒杯水,“这就是有什么样的长官带出来什么兵!”

  “我是告诉我的兵,对自己的媳妇耍流氓是很正常的。”费君臣把笑吟吟的白脸贴到媳妇面前。

  对于老公这种不知死活的性子,林凉冷哼:“行。你就这么教你的兵。可别忘了,我真是进了你的部队,也是你的兵。”

  “所以我要告诉我媳妇,我媳妇对我耍流氓也是很正常的。”

  林凉忍无可忍了,举起的筷子点到了老公的鼻尖上:“你别以为你耍嘴皮子厉害就行。”

  “除了耍嘴皮子,我一直也想让你亲身体会我其他方面一样不错。”道着这话,费君臣有意把指尖在媳妇背后又撩了撩。

  “那什么时候费政委可以让我亲眼看一看,你那被人誉为出神入化的外科技术呢?”<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