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把你吃的吐出来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3608 2021-04-04 23:37

  “卢小姐,我不明白在这个时候,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公司为什么突然对我们几个人私自宣称更换高层的决定?”那高高瘦瘦的戴着眼镜的miss金,首先从行列中站出来说话,她是盈安金融公司的首席金融分析师之一。

  因此,蕙兰转给墨兰的股份,是老太太手中盈安金融公司的股份。盈安金融公司,因为近期股市持续低迷,亏损极大,已经被傅鸿烈等人判定为死刑。墨兰趁傅鸿烈等人把注意力放在风华佳人珠宝上面时,先将盈安握到了自己手里边,当然是胸中有成竹。

  “我可以理解你们的心情。”墨兰转着办公椅,把手撑在脸颊上,好像很悠闲地看着这五个堪称为盈安支柱的金融分析师,“但是,首先我要更正金小姐你的措辞。我来,不是要更换所有高层领导,为了公司的稳定,我也绝对不可能这么做。你们的职位依然会保持,只不过是傅老太太因病辞去董事长的位置,她现有的股份卖给了我,所以由我来继承这家公司。但是,为了保持公司的内部运营稳定,暂时不会向外宣布我的身份。你们几个人也必须遵守你们与公司签署的保密协议,向外保密这件事情!”

  “那总经理的位置呢?”金问。

  “总经理应由董事长指任,这个游戏规则miss金你不会不清楚吧?”

  “原来的刘总经理并没有犯过任何过错,为什么会遭受到辞退的处理?”关于金的这个疑问,其他四名首席金融分析师也都一一出来和声,“刘总经理在股市几乎崩盘的情况下,带领我们,让我们盈安在数家金融公司倒闭的困境中脱颖而出,没有落到清盘破产的局面。卢董事长,请你给出个说法,好让同事们安心在这家公司继续工作。”

  对于这些人的声音,墨兰只是将手里的文件“嘭——”摔在眼前的办公桌上。

  几个人用闪烁不定的目光看着她,想反嘴,又畏惧于她的来历不明。是,谁也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不是傅家的人继承傅老太太的位子,而是一个外姓的从未见过的陌生人突然接手了盈安。这么多年,老太太坚持一人将盈安紧握在手,把盈安看得比任何其它公司都重要,如今拱手让给一个外面的人,不是一件足以让人疑惑到质疑的事吗?莫非,此人的后台很硬?

  墨兰怎么会不知道他们的想法。早在老太太年纪渐大出现年老体衰,不能天天到盈安查账的时候开始,盈安内部的人早就与傅家里的败类一样蠢蠢欲动了。所以,她现在要握回全部的主导权,先就从盈安下手!

  “听好了,你们敬重的刘总经理,已经被金融经济犯罪支队立案调查。”

  几个金融师皆是一怔。金叫道:“不可能。刘总经理的为人大家都很清楚,如果不是为了盈安的生死,他有更好的去处,根本不会留下来。”

  “没错,他是为了盈安,因为他认为他才是盈安真正的主人。”墨兰微微地笑了一笑。

  金和其余的金融师都默了声,因为墨兰的说法也无可厚非。

  “事实上,我很了解你们在担心什么。不过是担心新来的总经理没有刘总的能力,不能带领你们,最担心的是不能让你们心服口服为其卖命,是不是?”

  “是的。”金道,“刘总在这个业界的能力和威信是不可置疑的。”

  “所以,我也不打算从外面找个人随随便便进盈安。毕竟最了解盈安的,肯定是本身出自盈安的人。”墨兰表面上像是接着金的话说。

  然这五个人因她这句话齐齐望向她。

  “怎么?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墨兰笑了笑,把后背靠到椅子里更深处去,“我为什么要从外面找人来呢?盈安里面有你们这些人,而你们这些人,要不是刘总压着,你们在业界的能力和威信会比刘总差吗?”

  “卢——卢董事长——”金呼吸有些急促起来,扶扶滑落的眼镜架,“你是说——”

  “你们不会是都没有野心想坐这个盈安总经理的位置吧。”墨兰边叹着,边状似苦恼地拿手指敲敲额眉,“是我高估你们了吗?拿破仑说的‘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兵’,看来并不适用于你们身上。”

  “不是的。”五个人中最少有四个人叫喊出来。

  金作为他们的代表,把手用力地按在书桌上表示:“我们只是不知道,在卢董事长心里边,什么样的士兵才算是称得上能当将军的兵。”

  “简单。”墨兰就等着他们这句话呢,扬起眉,手指敲打刚刚甩在桌面上的这份文件,“你们谁能在最短时间内把风华佳人珠宝公司流放在市场上的股票全数拿下,谁就能坐上盈安总经理的位置。关于这个合约,我已经在这份文件上签署了,即时生效。”

  金等五个人争先恐后涌上来看她指向的合约。

  墨兰只是在旁看着,笑眯眯悠悠地享受着,看自己放下的这个饵,怎样让这五头巨鲨彼此搏杀,最后胜出的那头又是怎样咬断傅鸿烈的脖子。是的,傅鸿烈大概连自己怎么折了脖子都不清楚吧。虽然盈安这家公司一直都是家中小型公司,没有扩大。但老太太懂得钱是死的,只有人是活的,想让钱活起来流动起来,只有管钱的金融师能办到。也就是说,正是被傅鸿烈他们看成了一潭死鱼的盈安人,是傅家生死的最后底线,能创造出起死回生的奇迹。

  傅鸿烈,你别以为只是这一场仗输了,我还要你把吃进去的都吐出来!

  不到一天,股市悄然掀起了一道诡异的风气。

  “什么?风华佳人流落在市场的股票收不回来!”傅鸿烈拍着桌子痛骂,“二弟,你不是答应我,不把自己的股票甩出去吗?而是要诱惑傅家的小姐们将自己的股票投放到市场,由我们回收。”

  “但是,大哥,如果我们不先尝试抛售自己的股票,怎么引诱其她人抛售股票呢?”

  傅鸿烈拿着电话来回走动,扯着领子上的领结,感觉快勒死自己了:“究竟是怎么回事?是谁在操纵?”

  “据业内人士分析,应该是有数个股盘高手在进行连续操作。”

  “他们能做到这个地步吗?”傅鸿烈拿帕子擦拭脑门不停冒出的大汗,“我刚刚看了一下,抛售的风华佳人股票都被对方成功购买了。”

  “是的,他们是一群股神!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你脑子里是进水了吗?之前没有做调查就抛股票吗?!”

  “大哥,这馊主意还不是你出的!亏的是我,我要你赔我!”<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