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老公,收拾人要像我这样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1743 2021-04-04 23:37

  学母鸡叫三声?指名道姓要进修生领队出这个洋相?

  454的兵们就知道费君臣肯定第一个没法饶了卫家鹏,毕竟这没有眼睛的混蛋当着众人的面刁难的是费君臣的老婆。一个个摩拳擦掌的,等着给费君臣当后援。

  至于被费君臣突然点名的卫家鹏,四肢僵硬,大脑空白了不知多久,两旁的人用指头点了他老半天,最后用暗地里掐的,才把他给掐醒了。

  对面费君臣已是把眼镜戴回去了,一副严肃的正儿八经的眼神表示了:他刚刚说的不是戏言。

  卫家鹏算是混到了副科位置的人,对官场的判知能力还是有一点的。费君臣之所以针对他说出这样的话,只说明一个问题:他是无意中踢到费君臣这块铁板了!至于自己为什么会踢到费君臣这块铁板了,他真想不出理由。要说自己刚刚做过什么事,不是稍微刁难了一个女兵?难不成因为这个假小子,费君臣怒了?

  大脑对着林凉那张不能算美女的脸,卫家鹏再次一度空白:这女人是何方神圣?与费君臣是什么关系?

  有老公一心想为自己出气,林凉悠闲地磕磕牙,顺便对于卫家鹏惊掉了颜色的脸皮,翻个白眼——没眼看。

  就对方这个翻白眼的动作,卫家鹏羞怒交加,白脸膛怒了一片红:你这丫的,不就你领导替你出气吗?!看我等会儿赢了再收拾你。于是他宛如英雄好汉站了起来,手摸到喉咙处,清一清嗓子:“现在,就我为大家表演母鸡叫三声。还请454的首长和兄弟们笑纳了。”

  本来为他担心的进修生一众人,见他如此大方地回应了对方的挑战,不由个个叫好,热烈地鼓掌。

  “政委这招软了点。这小子不是厚脸皮,是没有脸皮。”林队眼见进修生气焰这么嚣张,立马与奉书湉商量着第二波攻击,“等会儿,开始传花,你一个,我一个,这没有脸皮的要抽着打。”

  奉书湉连连应着:“没有问题。”

  “我这还没完呢?”费君臣一个瞪眼,堵住他们两个的嘴。老婆就坐在自己前面,自己要是收拾不了人,不是在老婆面前丢面子吗?不过,这卫家鹏脸皮的厚度,的确出乎了点他的意料。

  这边卫家鹏开始学母鸡叫了:喔啊,喔啊,喔啊——

  众人被雷击中:这叫的还真像!莫非这小子从以前经常被人调戏过了吗?才能练就这般比艺术学院学生还神的神技!

  一方面,卫家鹏见场内鸦雀无声,表明个个都被他的精彩表演吸引住了,愈发来了劲,不仅学母鸡叫,还学母鸡扑哧扑哧拍翅膀的声音:喔喔喔咯咯咯——

  众人只觉得平生第一次被雷得风中凌乱了,鸡皮起了周身,在这有空调的会议厅里抱起了膝盖,哪还笑得出来?

  费君臣微低头,揉一揉眉宇:林队没有说错,这小子是没有脸皮的。

  终于表演完的卫家鹏,得意洋洋地向哑口无声的观众们抱拳:“谢丑了,454的首长和454的兄弟们。”接着他向他带领的一排进修生挥挥手:干嘛还愣着?

  同样被领队的雷击中的进修生们,这才反应过来,哗啦啦响声如雷:领队,好样的!

  454一向认为狗熊比英雄更可畏一些,因此这个新出现的狗熊卫家鹏,可以引起足够警报了。六六同时迅速把首长的话传达下去:想阴的,谁能想到更阴的招数,一举拿下进修生,有赏!

  什么赏?林凉反问那个传话的人。

  负责把话传到她这的谭美丽压根没想到这点,首长都说有赏了,谁会真敢去问首长是什么赏?不过这丫的敢这样问,说明这丫的竟然在考虑出手不出手?

  谭美丽毫不犹豫瞪一个白眼给死党:你这丫的,你要想着这是为你出气呢?

  林凉捏捏她的手:你懂什么?这叫一举两得!快,传话,到时候有什么赏赐分给你一份。

  听说可以分自己一份甜头,谭美丽眼睛一亮,迅速把问话传了回去。

  林凉的问话由六六传回了首长那里:嫂子问,有什么赏赐?

  三个头儿面面相觑,这是第一次有部下敢问他们是什么赏赐。

  奉书湉第一个提议:“一篮子零食。”

  林队第一个拍打腿,坚决否定:“总参,嫂子已经常说我们全军伙食费最低了,你一篮子零食只够塞嫂子的牙缝,你这不是让嫂子说,我们部队伙食费不仅是全军最低,而且与非洲难民营差不多的水平。”

  “林队这话说的没有错。”费君臣没有办法否认自己媳妇在吃方面的挑剔。

  “这样啊——”奉书湉无能为力地耸耸肩膀,“嫂子向来大开口的。不然,政委,你再牺牲一次自己。”

  “行。”费君臣自认这个出师不利的局面自己要负担责任,大度地再把自己献给老婆,“你告诉她,她想要什么,我都给她。但是,离婚、离开454、离开1队,这三离是不可能的。”

  得到老公的回答,林凉琢磨起来:除了这三离,有什么可以向老公索取的?

  谭美玲这时撞起她胳膊:你这丫的,没赢呢,就想奖赏。要是被其他人夺了先机怎么办?

  那是,除了她,其他人也可以从454首长那里获得一个允诺的。难保那些怪物们不趁风作浪,把她从炊事班调走。瞬间危机四伏,机遇与挑战并存,能赢的关键——脸皮要厚!林凉卷了卷袖子,耳听音乐声刚响,一只手高高举了起来,向着那个扔红花的组织军官:“我,我在这呢!”

  一众人目瞪口呆:有她这样抢红花的吗?!

  不管如何,红花是落到了她怀里了。接下来,抓阄,答题,一气呵成。

  这次,就是连卫家鹏,都知道她是来报复他的,一脸从容淡定地摸摸喉咙等着。

  切!她有她老公那么笨吗?这种没脸皮的,就得耍阴的。

  林凉一勾嘴角:“卫队长,请站在场地中间,右脚抬起到左脚膝盖,左脚垫高脚尖,两只手垂直举高,两眼睁开不能闭上,维持这个姿势半个小时。”

  要他金鸡独立?小意思。卫家鹏在部下们的热烈掌声中再次出场,准备再度凯旋而归。然而,等他潇洒地甩甩头发,开始表演这个姿势有点古怪的金鸡独立,不到五分钟,已经感受到了难以想象的吃力。

  众人见一层密汗从卫家鹏额头上滴下来,也才发觉到林凉的诡计。

  “这不叫金鸡独立,这叫做反生理站立。武功高人也练不动这个姿态的。”林队眼见卫家鹏必定要认输了,洋洋笑道,“嫂子这招高啊。有水平。”

  那是,这是他老婆出的招,能不高吗?费君臣眯眯嘴角,想着媳妇这招,应该还有一个名叫做:夫唱妇随。他让卫家鹏学母鸡叫,老婆让混小子金鸡独立,怎么看都是夫妇联手打败天下无敌手。

  不过,卫家鹏也是很能忍的一个。学母鸡叫都能彰显出神迹来,接下来的这金鸡独立怎能功亏一篑。何况,这回进修生一个个都嚷着给他打气。尤其是这次进修队里的林家两朵金花,都目光熠熠地望着他,仿佛一切的寄托都在他身上。为了美人,他拼了!于是,在小小的一个晃动后,他再次站稳了脚尖,预备学芭蕾舞演员旋转360度都没有问题。

  看着对面两位堂姐这般期待这个混小子,林凉勾一勾嘴角,抓了桌上的矿泉水瓶,落到脚尖上,来个国球神射手一射。嘭!卫家鹏眼前一晃,看见了一个矿泉水瓶冲自己脚来,一慌张,一分神的刹那,勉强维持的平衡崩溃了。

  啊啊啊啊——进修生们跟着他们的领队惊慌失措地叫着。

  嘭!卫家鹏向前摔了个五体投地,由于双手没能来得及放下来,扑倒的瞬间双手投降状向着林凉的方向。这一跌,众目睽睽,进修生们捂了捂眼睛,不敢想象他们的领队这一摔有多惨,毕竟是正面摔的,门牙没伤也得烂。

  454的官兵们则都是看着林凉把那个矿泉水瓶踢出去酿造这出惨剧的,不由在叫好的同时心里一寒:这首长的媳妇比首长还狠啊。

  爽!林凉一勾嘴角,对着吃了个狗爬式的卫家鹏哎呦喊道:“对不起,我一手滑,那个矿泉水瓶掉了下去。没有砸到你吧,卫队长?”

  砸是没有砸到。但是,正因为没有砸到,自己却兵荒马乱摔倒了,没有责任能推卸。

  这丫的故意的!卫家鹏咬着嘴巴里磕出来的血,抬起头时却只能笑眯眯地说:没事,没有被砸到。

  “卫队长,这话说的好,友谊第一,今后一定不会因为这种小游戏追究我的。”林凉笑呵呵道。

  卫家鹏一脸噙着血牙笑,一头是内心里把她恨得要死的,对于想来扶他回去的进修生摆了摆手。两个进修生男兵不得不迟疑住在原位。这时候,林艺璇突然间从进修生队列里站了出来,走到卫家鹏身边,蹲下身,掏出条帕子细心地擦拭卫家鹏嘴角的血迹。

  卫家鹏睁睁地看着美女温柔地为自己擦嘴:因祸得福?

  林艺璇朝着他一笑,道:领队,你一直是我们中的榜样。

  呕了!谭美丽因离他们两个最近,近距离听见了林艺璇说的这句话,当场捂了嘴巴。

  林凉帮死党抚抚背,一边剥了颗花生扔进自己嘴巴里:不急,不急。这戏才刚开始。

  谭美丽喝了口矿泉水,问:怎么说?

  既然人家想成双成对的送死,分明是想表演梁山伯与祝英台殉情的一幕,你说我们该怎么做才够厚道?

  谭美丽一听这话太有理了,抓住她的手甩着:我们是要厚道,人家是客嘛。

  林艺璇把卫家鹏扶回到位子上,击鼓传花继续开始。进修生们士气没有因主帅落败而溃散,一个个卷袖擦掌,嚷嚷着要为主帅报这个仇。

  于是为了以防兄弟部队说自己占了地利人多仗势欺人,在454几个首长的首肯下,红花落在了林艺璇手里。

  林艺璇在全体进修生的热烈鼓掌下抓阄,展开纸条,一看这题目,杏目一圆,春风得意的微笑僵在脸上变成了化石条纹,一副被高压电击中的假死状态。

  “不会答吗?”组织军官在等了她三分钟没有动作后,问。

  林艺璇不能说自己不会,你看,前面抓到红花的人,不说费君臣,就拿林凉,当着自家姐妹林嘉方的面和454官兵的面,她能在学业上认输吗?这样一来,传回林家去,众人更以为林凉真是比她技高一筹。长房会再度失势。她这次来454,可是答应过林家两老,绝不能再被454瞧低了的。

  “这题目好像出错了。”林艺璇淡淡定定地把写着题目的纸条放在掌心里揉一揉,“应该没有人能答出这道题的。”

  然而,组织军官动作比她更快,像是早已预料到她有这招,在她将题目扔了之前捡起了纸团,展开后一看,向疑惑的454首长们和众人禀告:“题目没有出错,是杨科出的题。”

  听到是叫自己,杨科拨了下刘海:“我出的都是麻醉学的题目,她不是学麻醉的,是自己专科的题目都答不出来?”

  林艺璇的脸当场黑了又黑,嘴巴好不容易挤出句话:“可能我刚刚看错了题目。”

  “什么题?当众念出来吧。谁能答,按照规矩谁得奖。”林队果断地下决定,“当然,那个不能答别人能答出来题目的人,按规矩受罚。”

  组织军官接收到领导的命令,把题目大声念了出来:“请念出鸦片里面包含的25种生物碱的德文名称。”

  变态~这如果不是研究药物的痴迷分子,肯定答不出来!说药物英文名也就算了,居然要德文翻译。别说那些进修生,454里头会德文的有几个?

  “杨科尽是出这种变态题。”林队对于林艺璇当炮灰的命运,只能瘪瘪嘴,道是她命不好,上次是被杨科的人发现作案,这次抽中杨科出的题,活该了。

  林艺璇可没有想到那么快认输,她答不出来,但是,不见得这会上有人能答得出来吧。而按照规定,出题者是不能回答自己的问题。不止她一人这样认为,进修生里面基本个个都一样认定了,是没有人能作答的。于是个个等着454自己的人出丑。

  “谁想作答,请举手。”组织军官念完题目后,宣布。

  唰——齐齐高举起来的有一百双左右的手。

  林凉眼看要收拾她堂姐的人这么多,把要举起来的手放下来,不凑这个热闹了。顺便那竖起了的耳朵,能听见林队在教训另两个首长:“喂,政委,总参,你们把机会留给小辈吧。”

  杨科趁机为自己辩护了:“林队我出的这个题目哪叫做变态,这么多举手的。我下次应该改为阿拉伯文。”

  师兄够狠!阿拉伯文~林凉晃晃脑袋。

  至于最终那个获得回答并且得到奖赏的兵不多说了,反正大家兴趣都在进修生受罚这块。

  “抓阄吧。”组织军官笑得一脸亲切的,愈是在这时候要愈亲切才能像死神麻痹临死的人,这是费君臣教育的。

  林艺璇抖了抖牙齿,手伸进了那个都是惩罚条子的筒子。

  454的兵们个个伸长了脖子,等着今晚首长们准备的受罚游戏会怎样精彩绝伦的呈现。

  终于,在艰难的五分钟后,林艺璇用死鱼般的脸色抓出了那条纸条,同时坚强地向进修生战友们微微一笑,尤其是对着崩了颗大牙的领队:没事的,我会和领队一起并肩作战到底。

  嚓!组织军官展开了受罚纸条,首先念:“恭喜林艺璇学员在今晚第一个获得454的鞭策奖。”惩罚这名字听起来像是动用死刑虐待新兵,于是统一改为鞭策奖这个充满454首长们爱心的名字。

  林艺璇两手交叠在膝盖上,面目微细地抽了抽:今晚自己是第一个获鞭策奖的,第一个无能回答问题的!

  “这个鞭策奖由赵班长与他班里的战士们来颁发。”组织军官继续念。

  赵班长,不是炊事班的班长吗?那个454最好人的赵班。进修生们,林艺璇都不禁从死里逃生地微微松口气:事情,貌似没有到比领队更惨烈的地步。

  待命的赵班长端了个盘子走进来,新兵里面只有林凉一个是炊事班的,哪能让班长亲力亲为,立马起来主动接过班长里的盘子。低头这一看,林凉嘴角勾了再勾:虽然不知这个损招是老公还是姓奉或是林队出的,但确实够狠的,尤其是对林艺璇这种女兵来说。

  看着林凉一步步走到自己面前,林艺璇在敌人面前一定得保持住完美微笑。

  “请当众吃完它。”林凉将盘子上的白布一揭,显出在公众面前的是一条硕大的白色蚯蚓,在几片绿叶子里扭动着肥胖的身躯。

  林艺璇两眼一翻,往后直直要倒下。

  454的首长今晚就等着今晚自己的计谋大放光彩的一刻,绝对不能放过,能让她晕了逃了吗?林队在林艺璇晕之前,果断地拍一下大腿站了起来喝道:“急救员呢?干什么吃的?”

  在急救员来之前,林凉已经摘下了军帽,帮着堂姐扇风减压:“这个很营养的,确实是鞭策奖,吃了脑袋才能更有营养,记得住知识。这是我们部队首长对于进修生们的一片用心良苦,林艺璇学员,你千万不能辜负了所有人对你的期待!”

  林艺璇呼哧呼哧喘着大气,两只眼死瞪着她:你这丫的,说白了,你就是想看着我出洋相看着我死!你以为你能吗?!怒火涌到了喉咙口,什么装的都卸掉了,直接起来揪起了林凉的领子,牙缝里咬出:你,你这个肮脏的没有父亲的人,能和我比吧?你凭什么和我比?!

  息怒息怒!林凉一手端盘子,一手为表兄弟部队的大度拿军帽给堂姐扇风,只能钩钩嘴角提醒堂姐:你不是很会装吗?现在四百多双眼睛看着你呢?你这样露馅了,不怕你以前的煞费苦心全浪费了?

  可是要让她吃这条活虫子,还不如让她现在这会儿死了算了呢。林艺璇眼泪啪嗒啪嗒掉了下来,一会儿哭成了个泪人。

  林凉只得为堂姐再哀悼一把了,堂姐这个眼泪,绝对是把自己给葬了的。不说454的人因她的这个眼泪怎么想,进修生们自己都感到丢脸了。不就吃条蚯蚓吗?蚯蚓是有营养的东西,而且是一道菜肴,全世界都知道的富有营养的一道菜。有些战士在野外是生存训练时,找不到东西吃,挖土地里的蚯蚓充饥,是常识。所以,林艺璇这一哭,是丢了自己的脸,丢了他们进修生的脸。

  “今年818集团军的进修生就这个水平。”林队摇了摇金牌纸扇,像是很为惋惜地叹一句。

  兄弟部队首长这句评价,关系到了自己部队的荣誉!818集团军的所有进修生,瞪住了林艺璇一个人:“吃了它!”

  那是他们都知道,这个女兵是突然靠关系调进来818的,本来看在人长得有点姿色的份上得过且过,结果这美人竟是这样不争气,题目答不出来,一叫吃道菜居然哭鼻子!

  众叛亲离!林艺璇寄望地看向了林嘉方,看向了领队卫家鹏。林嘉方肯定是不敢为她出头的,卫家鹏在这众怒上哪敢出声保她,再说不就吃道菜吗?

  完了!这是林艺璇脑子里唯一闪过的。在这里,连老爸老妈都没法过来护她。

  “快点吃。”林凉把盘子递到了堂姐林艺璇眼前,帮着把叶子拨开,露出白虫子肥肥嫩嫩的躯体。

  林艺璇手指迅速拿叶子包住那条虫子,往嘴巴里一塞,但没能一口把那虫子咽进去,感觉到虫子在喉咙口扭动,脸色晃白的一瞬间,哇——干呕。这下更惨痛了,那扭动的虫子在她喉咙口处不出不进的,她吓得全身每条毛发都在闪电,于是像突然疯了一样绕着场地跑了起来,一边跑一边两只手向四处抓着。等到终于把虫子咽进去后,又觉得那虫子在肚子扭动,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怎么了?这不像吃坏肚子啊。”林队第一个跳起来,喊了出来。

  454的首长都下了诊断不是吃坏肚子,谁还敢说林艺璇吃坏肚子?

  卫家鹏想报恩想救驾于林艺璇,都无从下手。

  “癔症。突发癔症。还不快赶紧拿绳子绑起来。”这戏得配合着唱,奉书湉紧随林队下一句,指挥大局。

  林艺璇立马被五花大绑押了出去,这发癔症等于发精神病,这出去后肯定是关小黑屋里了。

  这进修生们一看到林艺璇的下场,个个白了脸。这个下场,比卫家鹏的还要惨痛。如此推断下去,是不是他们里面一个会比一个惨?

  林队摇摇纸扇,心里舒坦了:这一下,总算把进修生的气焰都给打没了。笑话,454是全军最能折腾的兵,哪个兄弟部队来,都得被折腾回去,不然454的人不叫魔鬼了。

  “接下来,继续击鼓传花——”组织军官眉开眼笑的,将红花往进修生那里抛出去。

  啊——

  一片尖叫,无论男兵女兵,进修生那边都跳了起来闪开,并且围着小圆圈内的空地奔跑起来,只因为四周为卫兵把守逃不出去。

  杨科几个爱耍皮子的军官瞅着先乐了,讨好首长说:“总参,这发癔症的也太多了,小黑屋不够关吖。”

  “没事,一块捆了,还省了麻烦。”奉书湉淡定地磕磕茶盖子。

  当晚,进修生们集体自动接受捆绑,在小黑屋里蜷缩手脚呆了一夜,一个个惊魂未定的。不过,他们认为,关小黑屋比接受454首长们颁发的鞭策奖要好多了。你看林艺璇躺在旁边,一晚上吐白沫,与死人没什么两样的下场。

  林凉他们这届新兵,托了进修生们的福气,没有被老兵捉弄到,平安无事各自回到自己的班。

  今晚有联欢会,特准迟了一个小时吹熄灯号。林凉爬上床时,忽的想起了什么,从床上重新爬起来。睡在她上铺的班长老赵,出于责任问:“怎么了,小凉?”

  “去上个卫生间。”林凉在黑暗里给班长打个ok手势后,走了出去。她走着走着,是沿着指挥所的方向走。进了部队没有手机配置,想和老公说句话,只能面对面说。今天白天遇到老公时忘了问:她那捡到的小东西究竟放在哪里了?想到那小东西,心里痒痒的,睡不着。

  这夜色清凉,熄灯号吹了,但是指挥所的灯光还没有灭。

  林凉琢磨着是打什么暗号把老公偷偷叫出来呢,不知不觉走到了指挥所的帐篷。哨兵见到她,关心地问:“嫂子,是找政委吗?”<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