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你怀的是可是费家烈士的孙子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6929 2021-04-04 23:37

  军车进入了军区里的一幢办公大楼。

  车门打开后,墨兰与路米尾随费君臣进入了办公大楼里的一个办公室。

  “你们随意坐。”费君臣不与他们两个客气,指着桌子中间的茶壶茶杯说,“我的勤务兵被我派出去办事了。”

  路米不介意,一直以为这个戴眼镜的海军将领别具一格,大咧咧地在沙发上一屁股坐下来。

  墨兰站着,环顾一圈办公室内部环境,道:“是你暂时的办公室吧?”

  “我近来一直在外头跑。近来才把队伍拉了回来作训。这里是临时办公点,为了接你这个病人设的。可以说,你这个病人我是不大想接。”费君臣在庞大的办公桌后面坐下来,拉开抽屉取出一沓资料,“告诉我,这是个什么病人?”

  墨兰听得出来,如果不是看在费镇南的面子上他真的是不接她这个病人的,便坐在了他对面认真地说:“张伯爵是多年前被我妈妈救下的一名外交官员。”

  “十圣心不对他进行救助的原因是什么?”费君臣单刀直入,薄薄的眼镜片后面是一双深思熟虑的眸子。

  “当年那场交火,前愚者有参与,与我妈妈是对立关系。而且,十圣心向来不对组织外的人进行救助。以前有aida,可以有特例存在。现在aida这样,不是内部的人不听愚者的话了,而是aida需要休养。我不想给他造成太多麻烦。”墨兰诚恳地说。

  “aida的眼睛看不见,没有想过到我这里试试吗?”费君臣挑着眉路,似乎是想在她脸上查找一丝话里可疑的行迹。

  “十圣心有他们自己的骄傲。”墨兰道,平静的音容里让人无法察觉出任何迹象。

  费君臣收回目光,指尖在纸页上撩过,宛如低眉沉思的:“这样吧。晚餐时间也差不多了。今晚你们在这里用完饭再走。”

  “这个,恐怕不大好。”墨兰直接婉拒,“四少你工作繁忙。我们本不该继续打扰你的。”

  感觉得到她严重的防心,费君臣笑吟吟地撩了撩金丝眼镜架:“我再忙,招呼嫂子吃顿饭是应该的。不然三哥会说我招待不周。再有,你的教官六六也在这里。久别之后,和你的教官吃顿饭应该的吧。”

  几句应该,墨兰难以拒绝,一样很难直接拒掉这只货的“不怀好意”。毕竟,飞机降落在他管辖的军区,他们想走,能说走就走吗?

  “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有关这个病人的具体情况,你还得和六六做一番沟通。我不亲自过手了。”费君臣最后来一句婉言,把她将住。

  因此当费君臣达成了留她下来用饭的目的洒脱离开时,墨兰真想在心里骂他个狗血淋头的。

  “这人真可怕。”路米拎起茶壶给自己和她倒茶,耸耸肩膀,“姐,这样的人真是你的小叔吗?”

  与费镇南结婚后,费家哪个人不是被自己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哪怕那个最难对付的奶奶。唯独这只货,让她几次曾经冒出念头要丈夫出面狠狠收拾他。

  “你说他的坏话最好不要被他听到。他这人很记仇的!”墨兰好心提醒不懂事的小鬼头,一旦在费君臣面前乱说话会有什么后果。

  “真是可怕!”路米噎噎口水,“我怎么感觉他比我老哥比你老公都要可怕三分呢?”

  本来就是。墨兰在心底里腹诽。

  “你说他非要留我们吃饭做什么?”路米百思不得其解,想到连墨兰都畏惧这个人,不得不打起十二分警惕,“不会是给我们下毒药吧?可你是他嫂子,我谅他应该不会给我们使什么狠毒的手段。”

  墨兰默声,有关那只货想干什么,她或许能猜到个两三分,只是这事哪怕对路米也是不能透露的。

  接下来,两人在费君臣的办公室里,像是被囚禁了一般,等到了傍晚的开饭时间。

  饭局设在办公楼里的一间小接待室。中间摆了一张四方形方桌,刚好容下四个人的坐席。如费君臣允诺的,只有他、六六、她以及路米一块用餐。

  “来吧。都不需客气。我这里向来很随便的,尤其是吃饭的问题。”费君臣见他们两人进来时,已是先坐在饭桌前面,优雅地举了只筷子向他们挥挥。

  于是,墨兰坐在了费君臣旁边的位置,路米坐她旁边即是费君臣的对面。六六是在最后进来的,进门时敬了个军礼:“对不起,政委,来迟了。”

  “坐下。”费君臣对于老部下更不需要客气的,直接拿筷子钦点了部下的座位,在墨兰的对面。

  六六取下军帽挂在了室内的衣架上,走过来时已是没有军人的拘束,相当随意,而且笑眯眯的。他跟了费君臣很久,不是费君臣手下一名普通的兵。

  墨兰的手心里眼下是能握出了一把汗。

  费君臣命令厨房师傅可以炒菜了,一边客气地说:“我们这里是军区,艰苦朴素第一位,所以,也不比城市里。想吃好吃的,有。但是想吃大餐,可能就没有。”见墨兰目不斜视盯着自己的饭碗儿,他撩撩眼镜架子,问道:“你这么久没有和你教官见面,没有什么话说吗?”

  墨兰默声,不大敢抬头与六六对视。

  六六漂亮的眼珠子,笑眯眯地一直看着她。说是看,那个视线却是带了一种俯瞰似的打量和审视。

  “六六。”费君臣挥着筷子,好像指挥家一样点来点去,指挥整个饭局,“你这个学生看起来比起以前那只唧唧喳喳的麻雀,是不是沉默寡言多了?”

  “是。”六六笑道。

  “是不是觉得很失望。这人太不尊师重道了。平常要是师生见了面,不敬酒也最少得敬杯茶水吧。”费君臣像是真为部下很不值地叹口长气。

  一听这么说,墨兰起身:“这杯酒,是得敬的。”

  费君臣仰起脸,看她起来后射过来的冰冷目光宛如带了丝挑衅,嘴角勾了勾,举起筷子:“备酒!”

  酒,是由六六亲自去取,看装酒的瓶子像是白酒。

  路米始终是迷惑地看着这一场饭局。

  六六拎了两个小瓷杯,倒完酒,一手一只端到了饭桌上。

  墨兰接过一只,双手捧着,面对教官,充满敬意道:“感谢九年前九年后教官一如既往对我的关心与爱护。这杯酒,我先饮为敬了。”说完,她毫不犹豫的,一手掩杯口,将酒水倒入了口里。

  六六见她喝了,也双手捧杯,把酒一口倒进口里。

  两人接着坐下。

  费君臣举筷子拍拍掌:“很好。喝了酒,就该吃饭了。”紧接他对着外面喊:“还不赶紧把菜都端上来!”

  有首长一句命令,外边等着的人一串鱼儿似进来,盘菜马上就摆满了桌子。仔细一看,鸡鸭鹅都有,一只大酱油猪蹄煲花生,其它几盘小菜,皆是以辣和腊味居多,没有一盘青菜。路米看到台上这么多大鱼大肉,不由惊愕:刚刚费君臣不是说,想吃大餐没有吗?

  “开饭吧。”费君臣率先举筷,夹了一块鸡腿直接塞到了墨兰的碗里,“嫂子,多吃一点。不然三哥会说我虐待嫂子的肚皮。”

  墨兰看着自己的碗里,不会儿就被费君臣夹来的肉堆砌成了座小山。她举起的筷子尖,在那些油渍流溢的肥肉上迟疑地勾画着。

  “怎么,不合胃口?”费君臣像是关心的,挑着眉问她。

  路米觉得这些菜虽然肥腻,可是厨师的手艺好,做出来的口味倒是一流的,所以早已开始举筷塞肚皮了。听到费君臣这么问,发现墨兰今天的脸色好像不大对劲,他便也很快地发出疑问:“姐,你不舒服吗?”

  墨兰实际上是在忍。那杯酒入口的时候,她本已感到不对劲,想吐出来。但是,是敬六六的不能吐,只能当着费君臣的面咽了下去。所以,只能说她在饭局开始前先服下的药,恐是被这杯来历不明的酒,还不知道是不是酒给解了。现在,她等于是在没有服药的情况下面对这些肥腻的油肉,没有吃呢,只是看着,胃内已经开始泛酸,头晕眼花。

  “姐!”路米看她面色渐渐青白起来,吓到跳了起来,“你怎么了?!”

  “别慌,别慌。”费君臣淡定从容地让人把这个小鬼头先安抚下来,以大将的风范说,“这里这么多医生看着。她有事,也会变成没事。”

  墨兰深吸口气直到肺腑里面,暂时按捺住胃内上涌的酸气,虽然知道肯定忍不住多久的。所以,费君臣这话明摆着告诉她:她什么事,他和六六都看出来了。只等她自己招而已。

  “六六。你学生好像病了。这种情况下你是不是该关心你学生?她刚刚还才敬了杯酒感谢你的关心和爱护。”费君臣饶有兴趣地还是举着只筷子指挥饭局的进展。

  “我去给她倒杯梅子水。”六六笑着说,配合费君臣的表演站起来。

  到了这会儿了,墨兰嘭,手扶着桌面站了起来,眉梢带了丝忿意斜看着费君臣:“四少,我们私下谈谈吧。”

  “不吃饭了?”费君臣手指尖捏着狡猾的下巴颌,貌似很惋惜地说,“我让人准备了很久的大餐,嫂子居然一个菜都不赏脸,说不太过去。”

  “四少!”墨兰提了声调,实在因忍无可忍了。

  “姐?”路米被她此刻激烈的样子给吓到了。

  “路米,你先出去等我。”墨兰一句命令发出去。

  路米即使心有疑问,也不敢反抗她,只得皱巴着眉头走了出去。当然临走前叮嘱她一声:“姐,我在隔壁。有什么事你叫大声点,我马上冲过来。”

  “你放心。他是老公的弟弟,不敢对我怎样!”墨兰挥个手,一面冷冰冰地藐视着费君臣。

  费君臣对于她这话,叹息着:“你以你老公当挡箭牌啊。可是,他是不知道这个事儿呢。”

  见路米走出去了,屋里除了他们三人没有其他人,墨兰开始不用顾及脸面彪悍起来:“这个事不是你一早就设计的吗?怂恿我丈夫在婚前就得做这个事!”

  费君臣感到冤枉两字像大山一样砸到了自己头顶,撩起了眼镜架飞眨着不可思议的眼皮:“我那三哥做这事之前,可是一点都没有和我们这些兄弟商量过。你如果不信,我可以找白烨和立桐都过来作证。他那个时候向我们宣布他已经和你做了那事时,我们三人还听得目瞪口呆呢。因为不像他的作风,只能说是你自己惹的他。”

  “你说我惹了他做这个事?!”墨兰一双杏目瞪圆了。

  “这有什么?很正常的,如果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费君臣摊开双手,“你学过医,也知道生物学法则就是这样。”

  墨兰忽然想起三个月前与罗铮吃饭时的那场对话,不由扶住了额眉:男人都是以这种借口吗?

  “坐下。坐下。你现在这样的情况情绪如果过于激动,你知道对于你自己也不好。”费君臣继续拿起筷子指挥。

  六六走了过来,把梅子水递到她手里,又将她按坐回位子上。

  墨兰喝了口梅子水,感觉胃内的逆气稍微好了一点,能平心静气道:“如果不是你设计的。你们什么时候发现的?我都三个月没有和你们见过面。”

  “我和六六孕妇见过那么多。你这种小伎俩?”费君臣啧啧,举着筷子点出她的诡计,“没错,你是故意穿了黑色的衣服,腰间宽敞一点,想掩饰你的体重。你现在最少胖了有八斤。你去aida那里受训,不瘦反而胖,不让人起疑心吗?况且,女人怀孕后骨骼会发生变化。你那点腰间曲线,能瞒得住专业人士吗?不说我和六六,你想瞒哪个医生都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墨兰冷静地答。

  “你知道?”费君臣到这会儿是忍不住把筷子往桌面上一扔了,冷冰冰道,“你怀的是可是费家烈士的孙子,你知道吗?”<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