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要三打白骨精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5848 2021-04-04 23:37

  林嘉方自己是医生,一听说突然要做绒毛膜穿刺,马上意会到这事是暴露了。于是,她拒绝了产检医生的要求。

  回到家,云霞不理解女儿在医院里骤然的神色转变,问女儿:“嘉方,孩子有什么问题吗?为什么不愿意做这个检查?医生不是说这个检查对你和胎儿都挺重要的吗?”

  “妈。”林嘉方抽了下鼻子,“我不是说过吗?这孩子的父亲和林凉有关系。上回我们没有能甩开林凉。现在林凉他们是打算用这个检查探知我们的秘密。而且,这个检查根本不是为我们孩子好,做这个检查危险性很高,会导致胎儿流产。他们这是阴险地变着法子让我流产堕胎。”

  “你是说这孩子的父亲不想要这孩子?想亲手杀死自己的亲生骨肉?!”云霞“啪”手掌打在桌子上,怒火腾腾,“他有什么权利不要这个孩子?我们都没有叫他负责任呢,他竟然这么做!我找他爸妈理论去!”

  当费君臣等几个454的领导,得知林嘉方拒绝了做绒毛膜穿刺时,已经有点不好的预感。还没来得及想到下一步措施,就听到了云霞直接闹到了吴家老家,找了吴爸吴妈理论。

  整件事忽然间闹大了,无论费君臣等人怎么掩盖,消息仍是被林家人走漏了开去。人怕出名猪怕壮,吴平安这回出名出得太彻底,再加上之前和谭美丽的曲折恋情也是在部队里闹得风风火火的,众人皆知。现在突然知道还有个林嘉方插一腿,众人皆叹:这罗密欧也太罗密欧了,这朱丽叶也太朱丽叶了吧。吴平安这是已经荣升为了琼瑶剧里典型的男主角。

  “兄弟,两个女人为了你一个男人争得头破血流,有何感想?”王子玉第一时间将拳头变成话筒,举在兄弟嘴边采访。

  “等我中了五百万你再来采访我吧。”吴平安脑子里混乱管混乱,嘴皮子上却是从没有打算输。

  基本上,只要是个男人,都站在他这边。因为林嘉方使的这个手段,是男人最不耻的下流、卑贱,比婊子还不如。不要说男同志同情他吴平安,女同志,只要是正常思维,提倡打小三的,也都会站在吴平安同志的阵营里。

  因此吴平安脑子里想不通的只有一点,和自己父母吴爸吴妈一样:他一没钱,二没长相,三没什么能力,这走的是什么桃花运?居然被两个富家女给瞧上了。

  “现在不流行帅哥了,也不流行天才了,只流行吴平安这种傻木头了。不然人家王宝强怎能红遍大陆。”454里许多帅哥和天才,都因着吴平安的艳遇忽然感慨起自己生不逢时。

  吴平安没有心情去同情这群兄弟们,现在光是怎么和谭美丽解释这件事,都是个大问题。其实,谭美丽不需要他任何解释,这事明摆着又不是他的错。她并不是一个不通情达理只会瞎闹的女人,固然她现在很想将林嘉方全身骨头都给拆了!然后,如果时间倒流,她也会啪啪啪两掌开弓,非得打到吴平安在山洞里保持清醒绝对不给那个白骨精有机可乘的机会。

  谭美丽吠声犬色在宿舍里发泄着对小三的怨怒与对男友的不争气。林凉啃着老公削好的苹果,一边提着眉,能看见可怜的高中同学站在窗外畏头畏尾怕被女友打。所以说她这个高中同学在某方面仍是次了点,好歹学学她老公,心理上战术不能败,脸皮要厚到随时能抗击老婆或是女友的爱拳——因为老婆和女友真的爱你,哪会舍得真打。

  说到不仅口干舌燥,还浑身冒火了,像是跳进了火焰山,最可恶的是死党一直在吃东西没有给她一句安慰话,结果她因着死党现在怀孕不能痛下手,谭美丽嘎吱嘎吱咬着牙齿,气呼呼地走了出去。在这里快憋死了。

  林凉没有安慰死党,倒不是因为自己想看热闹。只是这事儿,死党如果插手进去,只会让林家人得逞。解铃还须系铃人。等死党走了,她向吴平安招招手。

  “林凉。”吴平安偷偷摸摸溜了进来,擦着额头满把的汗,问,“她是不是气死我了?”

  “她是不是气死你了,我不知道。但是,你和她不是真想做罗密欧与朱丽叶,还是梁山伯与祝英台,双双殉情吧?”林凉牙齿咬了一大口苹果,吃得津津有味。

  “我呸。我有这么琼瑶吗?”吴平安不知觉地运用起了大家给他安上的戏称自我嘲讽一句,紧接下来,他是几乎跪在林凉面前请求,“林凉,我知道你鬼主意多,快给我出出主意吧。”

  看来,她这个高中同学挺聪明的,知道这种事绝不能求她老弟那帮天才,得求她这种凡人才能解决问题。林凉道一句孺子可教,先让高中同学起来,继续给她削苹果,没办法,老公日理万机,刚刚给她削了一个就被叫跑了。恰好有个愿意给她当苦力的,她乐得拿来使唤。

  吴平安连道“削十个苹果都没有问题”,然后立马动手给她削苹果表达请求的诚意。

  看在高中同学如此前所未有的诚意上,林凉招了:“老实说,之前,我真以为她的孩子很有可能是你的。”

  嘭!

  吴平安手里的苹果掉了地上。

  林凉嫌恶那削了半边皮的苹果脏了,拍着他肩膀督促他捡起苹果去洗洗,不能浪费粮食,道:“怎么?你真是想当父亲?”

  “林凉,我真是来求你的。你这话不能乱说啊。”吴平安难得收敛起了木呆呆的样子,用很正经很有感情的口气说“虽然,我压根没有想过和她在一起。我根本对她没有半点感情,但那好歹是一条小生命。”

  “如果她真生出你的种,你要怎么办?”林凉问。

  “我还能怎么办。孩子是一回事,反正我呢,是不会和她在一起的。”吴平安两只手抱了抱脑袋,“我没有理由和她在一起啊!她喜欢我什么,我根本想不明白!她和谭美丽又不一样。”

  “你说到点子上了。我一直觉得,我堂姐有什么理由可以喜欢上你,甚至给你生孩子呢?当然,不排除她会脑子错乱,发了神经之类的突发事件。”林凉摇着手中啃完的苹果核,像福尔摩斯边分析边炫耀自己的推理能力,“所以,我之前真以为我堂姐脑子是进水了才突然要帮你生孩子的。”

  “那是什么改变了这种观点?”吴平安被她的分析吸引走了注意力。

  不仅如此,站在门外将耳朵都贴在门板上的费君臣,也被老婆的话吸走了注意力。话说,他本来是处理完了公务急急忙忙回来给老婆削苹果的。后来发现有人代劳了,趁此就站在门外偷一下懒,等别人帮老婆削完了苹果他再杀进去,继续向老婆孩子献殷勤。不过,现在话听到关键上,他扶扶眼镜,继续发挥窃听的本能。

  “简单啊。她妈上你家里闹,不正证明了她脑子没有进水,是完全正常。”林凉大声亮出自己的观点,拍一下高中同学的肩膀:这下你明白了吧。

  “啊?”吴平安完全听不出这里面有什么逻辑可言。

  “哎,你这脑子真是有点笨。”林凉感慨后,继续炫耀,“她如果真的爱你,会闹吗?你不是很琼瑶吗?也应该知道,只有自私的女人,才会这样大张旗鼓地闹。真正爱而无私的女人,是会偷偷怀着你的孩子,找个地方默默无闻地生下孩子独立养大,绝不让你知道这回事。”

  吴平安听完林凉这番话,是觉得有几分道理,虽然这番道理很琼瑶。

  原来如此啊。费君臣摸了把下巴颌,对老婆的这番精道的案情分析,深感自我受益匪浅。

  “可不是我的孩子,她这样闹有什么意思吗?”吴平安皱着眉头,感觉还是存在无法解决的疑点,究竟林嘉方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嘛,得等下一步的侦察结果。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按兵不动,才能让敌人自露马脚。”林凉放完悬念,直接推高中同学赶紧洗苹果去,不然不继续授课了。

  费君臣趁吴平安走去洗手间洗苹果时,打开门走了进来。

  林凉刚挨上枕头要打个盹,见老公突然悄声无息地走了进来,便知道老公刚刚在外面偷听了。

  吴平安洗完苹果出来,看见首长突然出现,有点慌张地顿住脚,举起手敬礼:“政委好。”手里的苹果又掉了。

  这个呆小子,怪不得让队里的人个个都担心。费君臣摆摆手,让他捡起苹果重新去洗,接着走过去和老婆说话:“刚我们在办公室里讨论了老半天,发觉还没有我站在门外听你这番分析精道。”

  “你觉得我说的有理?”林凉听见老公当面夸奖自己,就像每次自己当面夸奖老公一样,总有种脚虚的不适应。

  “徐林凉同志,我个人认为你的推理逻辑没有什么问题。”费君臣扶扶眼镜,微微一笑,肯定老婆的功绩。

  林凉听出了另一丝意味,凑近老公问:“这事是不是已经影响到部队的声誉了?”

  应该说,吴平安这个事,是影响到了部队的形象问题,军人的名誉问题,不可轻视。454的人,怎能眼睁睁见着自己兄弟受到白骨精的侵害,已经决定同仇敌忾,一定要把这个白骨精捉拿归案。可怎么实施三打白骨精,让白骨精原形毕露的方案,他们一群人是讨论了很久,都没有个方向。幸好他在外头偷听了老婆这番话,才有了一点看到曙光的希望。

  “吴平安怎么会想到来找你?”费君臣提着眼镜,问。

  兄弟们,首长们都等着吴平安来向他们请求支援,结果等了那么久,吴平安居然来找个安胎的孕妇解决问题。费君臣自认,这四百多个兄弟的面子包括他本人都有点挂不住了。

  “你不知道吗?从小到大,我和他是玩到大的。他和我弟弟肚子里有什么馊主意,我都拿得十拿九稳。”林凉向老公洋洋得意地炫耀,“费政委,你知道这说明什么吗?”

  说到这个捉弄人的本事,费君臣从小都是捉弄人长大的,深有感触地说:“如果我捉弄了人,结果被对方先知道,只能说明对方比我技高一筹魔高一丈。我费君臣愿赌服输。”

  “就这样。”林凉略勾嘴角,“所以费政委你根本不需要感到惊讶的,你的馊主意也经常被我抓得十拿九稳。”

  “是,是。”费君臣在老婆面前向来谦虚,尤其是这次更是谦虚,因为事关四百多号军人的兄弟情谊,捉住老婆的手,“徐林凉同志,我们需要你的支援。”

  “既然你们这样信任我,我认为——吴平安该先准备着向林嘉方求婚。”

  嘭!

  吴平安手里的苹果第三次掉地上,两颗眼珠子即要突了出来。

  “你说什么?!”在门口站了会儿的谭美丽,在听到这话时怒气冲冲地撸了袖子踢开门。这丫的活得不耐烦了,她才刚走开一会儿,竟然怂恿她男友向白骨精求婚?<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