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与老公暂时达成同盟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0737 2021-04-04 23:37

  饶是媳妇今晚宽宏大量没有追究,他才得以逃过一劫。可是本人没有吸取教训,在媳妇面前装死,现在媳妇发出警告了,后果严重。费君臣站在楼梯口,握着手机,有一刻的怔神,需要调整状态。

  奉书恬了解到什么回事后,不知道从何安慰起。不过并不需要他安慰,据他知道的费君臣,是越打越强的boss。

  果然,一分钟后,费君臣回过神了,先是向他继续发出指示:“让杨科这两天天天来缠胡老头,把这个事给落实了,不能再给敌人任何机会。”

  奉书恬忙着答应。

  “还有,帮我调查周紫东这个人的后台。”

  奉书恬从他扶起的金丝眼镜底下,看见了一道犀利的光,看来是绝不会手下留情了。

  交代完正事,回头面对媳妇。费君臣在调回状态后,决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在宿舍的林凉啃完袋子里最后一块薯片,接到了老公悔过的短信:“我刚在公务中,所以无法回答你。”

  “什么公务?”林凉打回去质问。绝对不是普通的公务,如果不是与她有关,弟弟不会和他一块向她撒谎。

  想到或许胡志修接下来直接问媳妇的意见,但是,他会先让杨科堵住老头子的嘴巴。因此,暂时先瞒下去。

  “这个公务的性质,根据军队里的保密条款,我不能告诉你。你也是军人,一定能理解的。”

  连保密条款都搬出来了?这个事态严重,老公这回是厚足了脸皮非瞒不可。所以,只能用猜的了。什么事关系到她老公不能说呢?一是不正当的女人关系。这不可能。如果老公有女人关系,弟弟会替她先收拾一顿了。老公队里也不容许。二关系到她的就业问题。这是她和老公、老公部队、弟弟等人一直以来对抗的焦点。不用多想,肯定是这个问题。想到吴平安说过,在弟弟就业之前,有许多单位便来讨要弟弟的人事档案。俨然,老公这次事件与她的档案有关。她的档案,据她所知,是在胡老头手里。望表现在是十点多钟,老公在送完她回去后,直接去拜访胡老头,这个可能性相当之高。

  “我明白了。”——媳妇这条四个字短信发回到他手机,费君臣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清楚自己落败了。

  “政委,嫂子察觉了?”奉书恬见他一直堵在楼道门口不动,替他着急。

  费君臣长长一丝叹息:“是。”

  “政委,如果你出不了手,由我和林队来办这个事。”奉书恬说,其实是着急他一直还站在门口。

  “我没有问题。”费君臣迈出去的脚步稍显趔趄,在走出去两步后忽然回头问,“你认为她是天才吗?”

  奉书恬是研究遗传学专家,不作二想立马给出答案:“肯定是。她弟弟是天才。按遗传学角度来说,虽然两人是同母异父关系,但也有一半血缘牵绊。再说了,她的成绩有目共睹,能治住她的天才弟弟,光是这一条都让人另眼相看了。”

  费君臣知道奉书恬接下来没有说的话,是指媳妇还能把他本人也治得死死的,足以佐证媳妇在某方面绝对是个天才,而且是秒杀天才的天才。

  “政委?”奉书恬见他又堵在路口不动了,帮他着急。如果这样一堵两堵三堵下去,恐怕他们天亮了都不能走回到军人招待所睡觉。

  然而,费君臣只是叮嘱他一句:“一定要把周紫东的后台调查清楚!”之后,是迈开了大步,不再迟疑。

  林凉猜到了老公做了什么,但没有想要打个电话给胡老头讲明情况。她和胡老头处了两年,胡老头与她做实验时每天下午必要吃的泡面,还是她每次亲手泡的。所以,从某方面来说,她情愿自己的档案能从胡老头手里早日挣脱出来。毕竟胡老头是第一个让她考试拿了三分的高人。

  谭美丽是见她吃完一包薯片,又撕开了一包虾片,过来妒忌地戳她脑袋:“你今晚不是去吃大餐了吗?回来这么晚还吃零食?你不怕胖,可我怕!”

  林凉甩开她的手,脑子里正想到兴头上,怎么让老公从胡老头那里骗出档案后,自己再从老公那里把档案骗走。

  谭美丽半弯下腰,对于她神采奕奕的双眼,似有所思:“我说,你这丫的,是不是近来在谈恋爱?穿这么漂亮,被人请吃大餐,又想入非非。全都是恋爱的征兆。”

  林凉嚼到一半的虾片哽在了喉咙口,咳咳咳,急忙拿杯水润喉。

  此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反应。

  谭美丽兴奋地狠拍一下她背:“快告诉我,是谁?”

  林凉当然不可能告诉她,躲开她的追问爬上了铁床,一边耳机塞老公的mp3录音,闭上眼。

  是恋爱吗?记得第一次在相亲会上,她是觉得他和她一样可怜,才答应和他领证的。她忘不了他那时候握住她手的眼神,像是只被人抛弃的小狗,和她当年在山上淋雨时如出一辙。

  两个454的人走了后,周紫东也向胡志修辞行。之后,他是迅速打了电话给林艺璇,打听当时面试的具体情况。

  林艺璇见他这么晚突然打电话过来,很是吃惊:“紫东哥,出了什么大事吗?”

  “我问你,454面试的时候,454的首长对于林凉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

  “紫东哥为什么突然问这个?”林艺璇的口气一刹那变得僵硬阴冷。

  周紫东只听她口气,便也猜到当天的面试肯定在林凉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到这时候了,他不得不给林艺璇先提个醒:“454对于林凉很感兴趣,今晚我来向林凉的导师要档案时,撞见454的人了。”

  嘭哒!

  林艺璇手里握的手机直线落到了地上。

  林柯怡从冲凉房里跑出来一看,见她神色大变,问:“怎么了,艺璇姐?”

  林艺璇这才镇定了下来,急忙捡起手机。

  周紫东是在对面被她吓到了,急问中略带了疑惑:“艺璇,你这么在意林凉吗?”

  林艺璇避开林柯怡,走到了客房外头说话:“紫东哥,我向来没有请求你任何事情,对不对?”

  周紫东一愣,慎重地压低了嗓音:“艺璇,你我相识这么久。况且你们家对我恩重如山,只要是正当的理由,我从不会拒绝。”

  “我丢不起这个面子,紫东哥。不止我,我和我家人都丢不起。这算不算是正当理由?”

  有关这点,周紫东早就考虑在内了,点着头说:“我清楚。如果不能让林凉挫败回头,所有人都丢不起这个面子。两位老人家更不用说了。”

  “那么紫东哥有什么法子吗?”

  想到今晚见到的费君臣和奉书恬都是不好惹的人,周紫东蹙了眉头说:“454的人不好下手。为今之计,只能让林凉知难而退。”

  “我想阻止林凉考试。”

  周紫东听到她这句话又是一愣,他记忆中的林艺璇,根本不需要忌惮林凉半分的,尤其是在学业竞争上。于是他道:“艺璇,以你的成绩,想抛开她,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紫东哥!”林艺璇打断他这番好像安慰的话语,铁声道,“我输不起。我要保证万无一失。紫东哥不是也一样吗?紫东哥能输得起吗?!按照昨晚上紫东哥透露的消息,紫东哥和林凉一定也达成了什么协议吧。”

  输不起。是的,他在林凉面前同样输不起。毕竟,她是他一直嫌恶的女孩子,他一直看不起她。所以这个赌约他不能输。如果输了,会代表很多东西的颠覆,这不是他的自尊心能承受得了的。

  “好吧。我来想办法,是周二考试吧。”

  在周二454开始临床技能考核前,周一时,林凉先是去教务处打探外科补考生临床技能考核补考的考官。

  “一般来说,是你的外科临床带教老师在你外科实习中给你补考了。”教务处老师给她一个官方答案。

  “我们医院不止一个外科。所以我轮科时有好几个临床带教老师,再说了我断断续续地进行实习,他们让我到时候最后定科时再统一考。而且,我听说了,这次外科生补考,临床技能考核统一由这位老师安排,可能他会是主监考老师。”林凉自从听谭美丽说到那个老师姓周,忧心忡忡。

  “这也有可能。因为临床技能考核,不是一定在手术室里进行。补考生不止你一个人,短时内不会有这么多病例给你们操作。会有一个老师监考你们所有考生在实验室进行缝合等基础临床技能操作。而且有关你们考核的具体安排,确实是由新调来我们军医大的周老师计划。”

  林凉问:“老师意思是说,我的监考老师是这位周老师吗?”

  “他应该不会亲自监考你们。他是教研组组长。”回答她的教务处老师,对于她一脸的忧愁甚是不解,“怎么了,你见过周老师了?”

  既然不是周紫东监考,一切都好办。林凉假笑道:“没有见过。只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监考老师,会让我不安。”

  “行了。快回去复习吧。多练点操作。”教务处老师先是安抚她回去,接着是想到什么忽然叫住她,“你是叫什么名字?”

  “林凉。”林凉走回来,答。

  “你这个外科考核好像有特别要求。”教务处老师记起来了,拳头打在掌心上说。

  林凉代替她解答:“是不是我导师要求我必须学会一个小手术?”

  “是。胡老当时在我们这边帮你申请第二专业时,是这么要求的。我记得是。”教务处老师点点头,“如果是这样子的话,胡老会帮你指定外科监考老师吧?因为你的毕业证,都会落在胡老手里。”

  收到了对方略带同情的目光,林凉擦拭干巴巴的眼角表示赞同。她当年最大的错误,就是贪方便,报了胡志修的博士生。所以,她真是情愿落在任何人手里,都不想落到胡志修手里。

  固然很不想打这通电话给胡老头,但如今是被逼到上梁山了,林凉走出教务处时,拨了师傅家的电话。

  胡太太接到她的来电,高兴地说:“小凉,你很久没有过来我们家了哦?”

  听得出来,胡太太对于她相当喜爱。这是由于胡太太和其他老师们一样,一直都认为这孩子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能说出让人捧腹大笑的话来,是个活宝。

  “师母。”林凉清两声嗓子,沙哑地说,“我有点感冒,所以近来不敢上师傅家打扰。”

  “感冒严重吗?”胡太太关切地问,“让你师傅给你开点药。”

  “不用。我现在好很多了,基本全好了。”林凉急忙推掉,让胡老头给她开药,绝对是要折腾死她的,没病都给整出病来,“我想问,师傅在家吗?”

  “在。但是有客人来访。”胡太太道,“小凉,你要过来吗?”

  “我过去。”林凉答应了胡太太后,上学校小卖部买了个西瓜,拎着上了胡老头的家。

  叮咚——胡太太过来给她开门,并竖起指头贴着嘴边说:“你师傅心情不大好。昨晚来了两个军官,今天又来了一个,缠着你师傅呢。”

  “什么军官?”林凉将拎来的西瓜帮着胡太太送到厨房里,问。

  “一支叫454的部队。”

  果然呢,昨晚老公是上这里来了。林凉咬咬牙。

  “不过今天来的这个军官,可能你也认识。”胡太太提道。

  “是吗?”林凉问,也想知道是454里面谁过来了。

  “杨科,你同门师兄。”

  哇塞,老公看来是打算全力以赴耍足阴谋诡计,派她师兄来缠胡老头。

  “小凉,既然都认识,你进不进去书房里打个招呼?”胡太太问,刚好要端几杯茶进去书房里头待客。

  林凉就此接过胡太太手里的茶盘子,咧出白亮的牙齿:“师母,我来吧。”

  端着茶盘,用脚尖挪开书房没有锁的门,轻微地咿呀一声后,走进去。见胡老头坐在一张藤椅上抚摸着胡茬,她师兄杨科坐在胡老头对面的小板凳上拿军帽扇风,两人气息都有些喘,可能刚刚才进行完一场辩论赛。

  “师傅,师兄,喝杯茶,先润润口,再继续。”林凉走过去,当着突然见到她出现时变成呆若木鸡的师傅师兄,先奉上两杯茶,外带一张笑嘻嘻准备看戏的脸。

  杨科接住她递来的茶杯时,先是反应了过来,叫道:“你怎么在这?!”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这里是师兄的师傅家,也是我师傅家。我和师兄一样来拜访师傅。”林凉笑着把另一杯茶塞进胡老头的手里。

  杨科是觉得被师妹抓住了小辫子,有点儿坐立不安了。

  胡老头看敌方动摇,很高兴,老眼炯炯赞赏女学生说:“小凉,你来的正是时候。我和你师兄正在谈论你的就业问题。”

  “师傅是说我参加了师兄部队的考试吗?”林凉因为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做,淡定以对。

  胡老头被她的反问小惊一下,问:“你真是愿意进他们部队?”

  虽然不愿意,但这是曲线自救,只能先对不起师傅了。林凉在心里腹诽一番后,擦擦干涩的眼角说:“我也不想离开师傅。可是,我终是长大了的雏鸟,需要离开师傅的怀抱,在外锻炼,才能自生。”

  杨科手中的军帽“啪”掉了地上,本想师妹杀到此事凶多吉少,没想到忽然来了个大转折。莫非,昨晚上政委的那个吻,起到了难以想象的化学反应,师妹终于想通了要投入首长和首长部队的怀抱里了。

  林凉提眼扫过师兄什么都写在脸上的表情,略勾嘴角,对着一样被震成了化石的胡老头说:“师傅,您看,我这个学位证和第二专业的毕业考试——”

  杨科双耳马上竖起:师妹的第二专业考试,是指外科技能考核。莫非,关卡也在胡老头这里?

  所以林凉打的小九九是,为了应付更强大的敌人,暂时与丈夫结成同盟阵线,是有必要的。最后再进行内部策反。

  胡志修咳咳咳道:“当时都说好了的,你要通过考试——”

  “师傅,我是问,你什么时候安排人给我进行监考?”

  “你准备好了吗?”

  暂时,老公没有帮她找到手术实例亲眼观摩,不过,看过了老公找来的手术录像。但不管如何,最主要的是监考老师,不是吗?林凉定了神,道:“我做好了阑尾炎小手术的准备,但是我需要知道我的监考老师是谁,才能知道师傅不能作弊。”

  杨科经过小师妹的提醒,立马插进来说:“师傅,师妹这话不无道理。”

  不无道理?是指他当师傅时整天捉弄他们两人了吗?胡老头气哼哼地拍着扶手,他这是严师出高徒,结果竟被两个高徒反过来指责了?恩将仇报的两个被454勾引了的不孝弟子,看他怎么收拾他们两人。

  “竟然不信任我派出的人是吗?我出一个监考老师,你自己找一个监考老师。然后,两个监考老师给你打分,最后的分数,以哪个监考老师的评分理由更充分为胜。至于评价哪个监考老师的评分理由更充分,由公众来评审。这个公众评审团,由454进入临床技能考核的考生们组成。阑尾炎小手术的病例则由我在这段时间内来挑。这样,够公平了吧?”胡老头气势堂堂地打出牌。

  林凉和杨科都从胡老头这话里捉不到陷阱的迹象,便点下了头赞同。

  “至于考试时间安排,在你们454技能临床考核中间插入吧。”胡老头在此表示自己其实很体谅学生的,根本不是个只爱玩的老头子,“林凉,这样你两头就可以兼顾了。”

  “谢谢师傅!”林凉弯腰低头,感激不尽地说。

  “好了!”胡老头接下来对向杨科喝道,“你这小子不用在我这里缠着了。等林凉考过了你们454的关,告诉你们首长,到时再来我胡老这里要人也不迟!”

  胡老头既是答应了不会在此之前把小师妹的档案给其他人,目的达成,杨科光荣身退。

  两师兄妹一块走出胡家。

  下楼梯时,杨科心虚地慢吞吞走在师妹身后,不敢开一句声音。

  哪知道,出到外面后,林凉突然掉身对他说:“师兄,我想在454里头找个帮我监考的老师,难不难?”

  杨科惊得差点咬着了舌头。这小师妹真是吃了政委的药了,决定信任他们部队了吗?

  “不能吗?”林凉露出了个惋惜的表态。

  “能!”杨科拍打胸脯,“我回去马上和首长们协商这个问题。”

  当天回到军人招待所,杨科立马向454的三个官报告了此事。

  三个首长比杨科吃多几年米,于是没有像杨科那样立马相信了林凉的转性。

  “这——”林队摸着桌子,皱紧的眉头表示一头雾水。

  奉书恬喝着白开水,不准备随便发表意见,尤其在这个昨夜已被他们定义为能秒杀天才的林凉问题上。

  费君臣是抚摩了深深受到打击的两道眉宇后,说出对媳妇的了解:“她认为我们的智商比胡老头低。”

  林队一拍桌板:“有理!”

  杨科叫了:“林队,你还叫有理?!师妹是把我们都看低了,好不好?”

  “我个人认为,与她暂时结成同盟,先对其他敌人进行扫清,并不是个坏主意。”奉书恬在周密思量后发表出重量级的见解,“当然,首要前提是,我们有不能在她面前认输的能力。”

  因此所有人都看向了费君臣一个人。

  “在关键时刻上,我认为总参之前说过的话是有道理的。”林队表达了454决策三票中决定性的第二票,“政委,如果到了最紧要关头上,只能靠你了。”

  为此,费君臣卷了卷袖子表态:自己抱媳妇上军车的力气,是有的!<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