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看我怎么把你收拾了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1416 2021-04-04 23:37

  老赵和小民很快吃完了面,等老半天不见费君臣出来,心思这小两口新婚正甜蜜不能打扰,决定到其它地方转悠一圈再回来。

  在这时候,进修生帐篷里头,有个女兵因初到水土不服,吃不下饭。卫家鹏带着林嘉方来到炊事班,想给这个女兵开个小灶。

  “叩叩”两声门板敲打。

  费君臣以为是老赵回来,没有疑它,搁了筷子走去开门。林凉喝完碗里的汤,顺便帮老公一块收碗。

  门一打开,卫家鹏看见是费君臣亲自给自己开门,在一瞬间的懵后,紧张地把五个指头贴到额边:“费政委!”

  费政委?454那个费君臣?林嘉方忽地仰起了平日里九十度下垂的脑袋,第一次亲眼看见传说中的大人物。想这费君臣一直是她最景仰的外科专家,激动时做出了本来面貌的动作,昂头挺胸,一副自信满满的标准军姿肃立,敬礼:“费政委好,我是818集团军部队医院的三外科住院医生林嘉方。”

  听到自家堂姐将自己名号报的这样响亮,应该是怕她老公没有听见,林凉小指头勾勾耳洞,往门口那里望一望。

  “有事吗,卫队长?”费君臣自动省略掉那个女兵,只问进修生领队。

  “没事,没事。我找炊事班班长聊聊天。”卫家鹏记起了出发前集团军司令交代自己的话,到了其它部队学习,尤其是这狗眼看人低的454,千万别被人抓住了小辫子。他们才到这里第一天,队里马上有人病了,说明队里人员的身体素质不过关,被454的人知道,难保不被454的人捉来扯笑。不过,赵班不一样,据说是454里面唯一宽宏大量的老实人。

  “赵班长出去有点事。”费君臣提一提金丝眼镜,对卫家鹏额头两颗冷汗很感兴趣,“你和赵班认识?”

  “以前见过一面。”卫家鹏没想到费君臣居然问得这么仔细,见招拆招地说。

  “在哪里见过?”

  卫家鹏哪知道老赵日常会出现在什么地方,瞬间哑了口。

  林嘉方在见了费君臣的激动之后逐渐恢复了冷静,发现队长被难住,马上出手救驾:“报告费政委,我们队长来的时候,因为担心我们队上的伙食问题,与赵班长说上两句话。两人一见如故。”

  比领队的反应更迅捷,却是在刚到的时候,一直低着头好像很自卑的样子。这个女兵,一张能随心所欲改变面目的脸,令人能迅速联想起那群虚伪至极的林家人。费君臣一个琢磨之间,放下了套子:“你姓林?我记得林穆海司令回家养老了,难道你是林老的孙女?是有听说这次林老有孙女要到我们部队来进修。”

  林穆海是林老爷子的大名。林嘉方听到这话受宠若惊,连忙点头应道:“报告费政委,我和我堂姐一块参加了这次454进修课程。林穆海司令正是我们的爷爷。”

  听堂姐被老公一套立马露了马脚,林凉边洗碗,边心里道:也好,省了她接下来专程向老公介绍这个人。

  费君臣听真是林老爷子派来的人,不禁一笑。那对老人在那晚上被气崩后死不瞑目,派了林艺璇当尖兵准备牺牲不说,又增派一个后备炮灰。费君臣自我感觉,这对老人家实在太礼遇他们夫妇俩,竟然如临大敌一般,继而连三让林家人前仆后继。他和老婆都快不好意思了,只因林家人这些跳蚤似的表演,除了增进他们两夫妇间的感情,好像没有任何作用。

  “你们好好努力。”费君臣提着金丝眼镜在镜片上闪过一抹意味深长。希望你们接下来的努力,能让他和他老婆早点抱上孩子。

  “是!绝对不辜负费政委的希望!”能得到首长大人的鼓励,林嘉方再次激动得脸蛋通红,用足肺腑里的声气誓言。

  听到老公和堂姐的这段诡异对话,林凉的脚底差点一滑。

  赵班这时走回来了。费君臣把进修生交给老赵,提起脚离开。

  卫家鹏、林嘉方跟老赵走进了炊事班的厨房后,都看见了在洗碗的林凉。

  “她是——”卫家鹏故意指向林凉问。

  老赵没有怀疑他,答:“我们班新来的兵。卫队长认识?”

  卫家鹏心里头乐了:敢当面奚落他的女兵,外貌不怎样,才华不怎样,落魄到炊事班来了。活该,活该!得意时,向底下的女兵半戏弄半沾沾自喜地说:“嘉方,我们队里的女兵挺好的。这454是常年没能招到女兵丢脸,今年随意给找了一个。你们是要在这454里面学习,但千万不能学她这种。”

  队长的话刚好合了她和她家人的心意。林嘉方笑眯眯道:“队长请放心。”她绝对不会像她这个堂妹一样找个三无军官,还是个想伪装三有的骗子。

  老赵一直防着有病号出现,早准备了锅粥,进修生要,舀了一小锅让他们带走。等这两人走了,老赵挨近林凉说:“小凉,他们对你像是有些误解。”刚刚他们两人的话,老赵是听在心里头的,只是不好公布林凉的身份给其他部队的人知道。

  林凉给班长宽心:“他们的话,我向来都当成是吃屎了。”

  眯眯眼角的老赵,承认不厚道地又想笑了:“好,我们部队的人,就是要有这种性格。”

  叩叩。这回敲门进来的是谭美丽,对赵班敬了个礼后,喊死党:“我们的行李到了,去拎吧。”

  一听见行李到了,林凉匆匆随死党跑了出去。当时新兵因为要去射击场,行李都丢另一辆货车上,结果这趟货车半路要顺道装卸其它东西,耽搁到现在才到454营地。

  王子玉帮姐姐把几袋行李拎下来时,发现了一个袋子勾破了,露出了食物的影子,于是贼兮兮地向姐姐挤挤眼:“姐,我都看见了,分我一点吧。”

  “不行。给我们班上的。”林凉抢先把那袋吃货抱在怀里,谁都不能给。赵班现在对她还有顾虑,她指望这袋吃货帮她稳住在炊事班的位置呢。

  “我说,你这丫的,从一开始到现在,你就这么没志气?”谭美丽勾搭住她肩膀,用指头戳她肉肉的脸颊教训着,“怎样?不然到我班上来?我们班长说如果你愿意来,他天天请你吃东西,绝对比炊事班好。”

  王子玉一听谭美丽这么说,急忙争到姐姐面前,道:“我们班长也说了,如果姐你愿意到我们班,我们班长天天请姐吃大餐,而且正餐之外奉送零食。”

  “你们不用诱惑我了。你们那些班长阴险的小算盘,不要以为用点吃的,就能把我骗到了。”林凉不屑地把鼻孔朝上天,“我追求的目标是在小河边洗菜喂鸡鸭鹅,赶猪上树,你们那些班能满足我吗?”

  这种唯炊事班独有的田园生活,对于其它班而言确实挺难办到的。

  即使如此,王子玉等人不甘落于口风:“行。你得瑟吧,反正你是1队的人,逃不掉。”

  说到顶级怪物集中地的1队,她师兄杨科也是在1队。这一点,在杨科回到营地撞遇她抱着吃货往炊事班走时,叫住她时提起:“我说小师妹,你想进炊事班,我想得到。但是,这1队的例会你不能不来。我很多事要你帮手做。”

  “师兄,你哪个班的?”

  “我不在哪个班。”杨科逍遥地笑一笑。

  454的三员大将,不在哪个班,是队里二级军官,作为班长这一级上面的一级,比如杨科,管理所有班的药剂事宜。

  “1队上前线吗?”林凉想,这1队集中了这么多顶级怪物,出于对人才的珍惜,可能不会经常被派出去涉险。

  “很少上前线是事实。但一旦被派出去了,没的说,最危险的任务1队莫属。”杨科拍拍小师妹的肩头,爱护地说,“所以如果我们队里的人被派出去了,一般是我和你被选1个。我和六六说好了,出任务的话会派个人帮我专门看着你的。当然,不需要我叮嘱这话,政委应该比我还紧张。但无论怎样,你自己要保护好自己。”

  “我这条小命,自己不珍惜怎么行?”林凉让师兄不用白担心。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杨科又问,“赵班有没有带你到我们各班里面逛逛?”

  “有必要吗?”林凉对参观怪物们的班没有兴趣。

  两师兄妹一说一和回到炊事班,老赵让人去帮她拎行李回来。炊事班一共才六个人,一个偌大的休息帐篷里,显得十分宽敞。林凉把吃货抱回到床上时,见师兄在场,不大好意思,分了一包吃货给杨科带走,其余的零食立马找了个地方先藏起来。小民如他自己说的,是常期支援22班的人,在炊事班里也有张床位,赵班当他是半个炊事班的兵。这次帮林凉拎行李回来的是他。不过,林凉认为,他对她这么殷勤,说不定还因为那个13班班长的主意。

  小民对此不否认:“我们班长是对嫂子的事业很感兴趣。”

  林凉掀开帐篷上一扇窗的窗帘,看见窗户对着的帐篷里有熟悉的人影,问:“我们这隔壁住的是哪个班?”

  “哪个班都不是,原先是给我们炊事班当仓库用的。进修生要来,临时变成了进修生的营地。”小民答。

  还真是冤家路窄了。林凉替两个堂姐叹息。这么一想,对面的窗户打开,林艺璇富有情调地把在草地里摘的花放进塑料瓶子里,搁到了窗户这边采阳。恰好照上了面,林凉勾一勾嘴角。林艺璇笑一笑,只是笑得不自然。林嘉方应该是和林艺璇睡同一张军床的上下铺,走到窗户这边想擦过林艺璇身边爬上床的时候,窥见了林凉的身影,一惊之下,没能低下脑袋掩盖住表情。

  小民见林凉在窗口站了有点久,凑过去问:“你看见熟人了吗?”

  “两个女进修生,她们的卫队长说的美女。”林凉戏谑着道。

  “美女不美女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们队里的人早已经对美女免疫了。来的进修生,基本都是美女。一年到尾倒追我家班长的女兵,有几列车长。她们以各种借口到这里来,包括进修生。”小民摇摇头,似乎对这种事感到司空见惯的厌烦,说,“你刚指的那两个进修生,其中好像一个对我家班长有意思,刚在我们班那里借东西。”

  “哪一个?”林凉问。

  “名气挺秀气的,好像搞艺术的人,不像医生,我家班长一听名字已大皱眉头,叫林艺璇。”小民像是能体谅到班长被美女纠缠的痛苦,表情忒艰苦地说,“偏偏,按照进修生课程编排,这些进修生是会到我们班轮着见习几天的,没法避过去。所以我家班长说了,等那美女来班里进修时,他要跟我一块到炊事班逃难。反正,炊事班绝对不用被进修生见习。”

  确实,炊事班是块世外桃源,什么事,好事坏事,都摊不上炊事班的份。想不到的是,以前被许多人追的林艺璇,现在反而心急得倒追起了男人。

  帐篷对面,林嘉方有意告诉了林艺璇:“林凉进了炊事班。”

  “炊事班?”林艺璇一愣,如果她没有记错,最终那场考试里面林凉的表现是最出色的,理应不会是这样的结果。

  “林凉进了454,也只能混成这样。”林嘉方像是叹气地说。

  那么,是林凉的狗运走到了尽头,被打回原状了?林艺璇内心里不禁浮起了一点小惊喜。

  林嘉方看到了林艺璇嘴头边上的窃喜,也在内心里得逞地一笑。

  指挥所里,卫家鹏向费君臣等三个领导请示,说是想让进修生们在进修课程开始之前,与这里的教官来个见面会,拉近关系。费君臣等人认为,拉近关系没有必要了,但是,礼节不能丢,介绍会是需要的。

  454几个头儿自己商量后,准备在今晚给自己部队的新兵开欢迎会的同时,顺道把进修生们拉进场里热闹热闹,略尽地主之谊,别让其它部队整天说454小气了。

  听说有欢迎会能参加,进修生们都高兴极了,一个个兴高采烈的,从下午开始梳妆打扮。

  林凉那群新兵,倒是在打听到历来新兵欢迎会是什么样子的,一个个都提不起劲头来。

  欢迎会在晚上八点进行。在此之前,林凉和炊事班其他同志,一块准备欢迎会上的点心。这期间,454的领导们过来视察。林队边发指示,边趁机先剥个橘子塞进自己口里:“老赵,今晚有进修生要来参与,你可能得备多点芥末、辣椒这些。”

  “林队。”老赵听领导这么指示,表示出任务的困难,“一时买不到那么多辣椒和芥末。”

  “这样啊,可以适当改个惩罚的方式,不需要浪费太多食物。”说到研究怎么捉弄人,454的三个头儿最有兴趣了,三人凑在一块,很快商定新的惩罚方案。

  八点,迎新会准时召开,地点设在全队最大的一个会议厅。帐篷门口拉了条大大的横幅,写着《新兵进修生欢迎联欢会》,看起来挺喜乐的。但是,这种进队第一晚上的喜乐,对于每个454的兵来说,绝对可以算是一辈子记忆深刻的被喜乐的一次。对,是“被”喜乐,不是喜乐。按照454领导们的经典名言来说:悲剧往往比喜剧更能让人印象深刻。所以454的新兵欢迎会,要让新兵们“被”喜乐,才能把454永远刻在骨子里头,对于下一届新兵的教育更加卖力。如此循环渐进,454的光芒将如永升的太阳永不熄灭。然而,进修生参加,此是第一次,因为是第一次这样凑巧有进修生和新兵同一天到达的情况出现。

  十个454的新兵,跟随自己班进了会议厅后,与26名进修生统一安排在会议厅中间圆圈最内里的一排椅子,其他454的老兵们依次坐在了外面五六排椅子上。因此从命中的机率上来说,老兵并没有吃新兵的便宜。

  费君臣等三个队里领导,今晚是官兵同乐,和老兵们坐在同一个圈子里,不会有特殊待遇。当除了站岗值班的战士以外全员到齐,大门一关,两个兵守在门口。这种仿佛如临大敌的阵型,终于给了进修生们当头一棒。

  “队长,不是说是欢迎联欢会吗?好像不是要给我们表演节目。”某进修生开始向卫家鹏偷偷地说。

  卫家鹏不知道历来454的新兵联欢会规矩,与其他进修生一样一愣一愣的,又因为是领队,只得打肿脸充不胖子说:“这,可能是要让我们一块参加活动。没关系,都是兄弟部队,不会怎样。”

  话是这么说,这气氛忒严肃了点,而且454的新兵们一个个都是低着头好像死刑犯一样,搞得他们这群同样是今晚联欢会主角的进修生们,也不禁都忐忑不安起来。

  负责今晚组织游戏的军官到点宣布游戏规则:“按照我们454的老传统,今年与往届一样,部队将对新兵们进行一次别开生面的洗礼。现在我宣布,击鼓传花开始。老规矩,录音机的音乐自动停止的时候,花落到谁手里谁抓阄,先答问题。问题答中,可以指定这会场里的某个人做某件事,答不中,抓阄接受惩罚。新兵老兵没有区别。”

  说没有区别,只是命中的机率,有区别的是题目和惩罚项目都是老兵出的。

  林凉左边坐的是谭美丽,右边坐的是不认识的进修生。谭美丽过去坐的是吴平安和王子玉。至于林凉后面的位置,如果不是坐着自己的老公费君臣,她反而担心老公会出什么更刁钻的主意整蛊她。

  不管怎样,在进修生们听明白是准备欺负新人的游戏规则后,一个个花容失色,来不及告病尿遁了。音乐开始,一朵红花从组织军官手里一扔,准确无误进了卫家鹏怀里。因为领导们之前交代过了,为以防其它部队说我们小气,要优先款待进修生们。卫家鹏没反应过来,咚,音乐停了。

  “卫队长,请抓阄。”组织军官走到了卫家鹏面前,笑容尽显兄弟部队间的亲切和蔼。

  卫家鹏心想这454怎么想捉弄人,也不会捉到他这个领队头上,无论如何会卖他点面子,便神情淡定地从筒子里抓出了纸条。

  组织军官展开纸条后当众念题,是一条解剖题目:“请说出人体一共多少条骨头。”

  林队一听这题目,水平完全不对,立马问后面的六六:“你们放水了?”

  “不是的。题目是各班长出的。考虑到这次有进修生参加,而且政委和总参特别交代了要先给进修生点甜头,所以特意让赵班也参加了出题。可能这条题目是赵班出的。”六六忙说。

  眼见卫家鹏按住鼻梁上的眼镜轻而易举答了题目,并且在脸上流露出了不屑。林队皱鼻子:“你们放水人家不领情呢。”

  “安心吧。林队。”奉书恬给林队宽心,“赵班出的只有这一条。为的是麻痹敌人思想,不然在消灭之前全得跑了。”

  卫家鹏不知454的人打的什么主意,只想这454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出的竟是这种小儿科。得到了奖励的机会后,他眼光一闪,扫到了林凉的身影,脑子里灵光一动。这不是刚好把到454在那女人那里丢的脸讨回来的时候吗?而且,进修生们因为他第一个问题就答中获得奖励,都高兴地挤眉弄眼,指望他在454面前扬威。

  为此,组织军官言简意赅,意味地向卫家鹏挑了挑眉以示提醒,千万要珍惜自己这条小命的机会,道:“请卫队长想好了再说。”

  卫家鹏自称不畏豪强,潇洒地按住鼻梁上的眼镜,一手指到林凉身上:“我要那位战友回答我一个问题。而且依照规定,她是不能撒谎的,对吧?”

  他这根指到林凉身上的指头,无疑让会议厅里突然落入了更可怕的沉寂里面。组织军官有扶额的感叹,都提醒了,这货是不是白痴的。哪个不好捉弄,居然敢想捉弄他们454最高首长的媳妇。于是只有那帮进修生们,虽然不知道领队打的是什么主意,仍然兴高采烈的,尤其是林家两姐妹。没想到,这么快有人帮她们出气了。

  指明了要他媳妇?费君臣是一怔之后,眉头耸了一耸,向六六勾勾指头:马上去给我查出来。

  谭美丽拉拉身边死党的衣角,担心道:这混蛋明摆是想报复呢,你小心一点!

  林凉对于突然被卫家鹏指中,倒是有点儿预感的,毕竟这个人从一开始已经很讨厌她了。但是,他想做什么都好,老公在她背后,这里几乎都是老公的兵,他能对她做什么呢?耳听背后风吹草动的,老公应该在动作了。耸耸两道英气的眉,她耐心等小人会出什么招。

  对面,在进修生们的怂恿下,卫家鹏洋洋开口了:“请这位战友回答我,你丈夫的真实姓名,因为我不相信你真的是结婚了。”

  与此同时,费君臣也收到了情报:原来这混蛋是自始自终在质疑他费君臣挑女人的眼光。

  只能说这白痴太白痴了,戏弄她两句倒也算了,偏要去踢她老公那块铁板。林凉很想装作掉两颗眼泪为这人哀悼一把,眼看老公的兵们一个比一个兴奋。因这混蛋是在454最高首长挑战,也是在向454挑战,这是毋庸置疑了,他们可以借此机会在今晚向进修生们大肆展开进攻了。

  话是这么说,林凉当然是不可能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输了面子,真是让他得逞报出自家老公的姓名,由是勾勾嘴角轻松一答:“我丈夫的真实姓名是porryfaith。”

  “porryfaith?”

  “对。这是我老公的曾用名,他曾经进过其它国籍,绝对也是我老公的真实姓名。”

  听到老婆这完美无缺的答案,费君臣内心里再度被感动得想流眼泪了。可是,老婆怎么会知道这事。之前他是有一次因为任务需要,是改了个英文名暂时入了他国国籍。

  卫家鹏、林家姐妹、其他一众人,却都因为她这个出乎众人所料的答案,被怔住了。

  “你怎么证明你说的不是谎言?”卫家鹏是不甘心,提出质疑。

  “我以我的性命发誓。”林凉可不像自己老公天天发誓都变成假誓了,说的是真话,不怕发誓,又勾勾嘴角,“不然,等我把我老公过去的身份证拿给你瞧瞧?”

  卫家鹏听她说得有模有样,而且还有铁证,终知自己没能捉住她把柄嬉笑她一番,不由一恼,道:“好。我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你拿不出证据,就得接受惩罚。”

  一听卫家鹏这继而连三的混账话,费君臣提了眼镜:混小子,这般死活纠缠他媳妇,给脸还不要脸了!看我怎么把你收拾了!

  接到首长递来的眼色,音乐一起,组织军官马上遵照命令将红花扔到了费君臣那里。费君臣捏着这红花,左边右边的人都不给,一直等到了音乐声停下。在这期间,所有人都是把心提到了嗓眼里头。费君臣这动作,明显是要亲自回答问题。当然不会有费君臣回答不出来的问题。所以,众人等的都是费君臣想要某人做什么的一刻。

  终于,费君臣把眼镜一摘,嘴角对着卫家鹏冷冷地一笑:“卫队长,你学母鸡叫三声吧。”<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