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你已经认同我了?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6692 2021-04-04 23:37

  手术顺利结束。让研修生把病人送下去后,林凉和王子玉两姐弟心有灵犀,一块避开了周紫东,借口换衣服和书写病程,找个地方透气去了。

  林凉坐在楼梯道里,就翘首等着周紫东先走,边拿手扇着风与弟弟磕牙:“你啊,别傻乎乎的。我看你刚刚在手术台上,他问什么,你就答什么。小心被套了话都不知道。对待这种人,就得装傻一点。”

  王子玉脱了手术帽子,也学林凉拿起来扇风,一副王子玉的神气说:“怕他做什么?他不是天皇老子,我又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但他可以使阴招,从你背后把你给整了。”林凉教育弟弟,“不止他,你小心你姐夫。”

  “他就算了。可是,你说姐夫怎么了?”王子玉趁此良机和姐姐讨论接下来的重大问题,“姐夫今晚和你在一起,撞到他,是不是东窗事发了?”

  “什么东窗事发?我有做过见不得人的事吗?”林凉朝弟弟俊脸上一个瞪目。

  王子玉捏了捏下巴颌,眯起猫一样慵懒的眼睛:“话说,这周紫东调到我们这边来了。林家人知道吗?”

  这说到了重要人物,林凉不得不提醒弟弟:“林艺璇和林柯怡过来我们这边了,说要参加454的考试,与你碰上面是迟早的事情。你别露馅了啊。”

  “啊?!”王子玉才得知事态严重了,抓了抓林凉的衣服,“你和她们见过面了是不是?”

  “是又怎么样?”

  “她们有没有说什么?”

  林凉好奇弟弟那么紧张,迷惑地说道:“我不是说了吗?她们要到这边参加考试,爷爷和奶奶专程打电话给我,要我照应她们。”

  “我就知道会是这个样子!”王子玉啪地一甩帽子,俊脸愤愤的。

  “有什么问题?她们终究是与我有血缘关系的姐妹。”林凉比弟弟淡定多了。

  “接下来有的闹了。”王子玉很肯定地咬着这话,起身的姿态很想教训人。

  “喂!”林凉把弟弟拉了回来,“我话没有说完呢!还有,那家伙不知道走了没有!”

  “还有什么话?”王子玉回头,坐回来。

  “首先,你告诉我,为什么还有的闹?我们躲着她们一点,不就完事了。”林凉再度教育弟弟,千万别主动去挑衅。

  “好吧。第一,她们在这里,不单只是考试吧。林家在这个城市里面,也有些人脉的。想完全避开她们,不可能。第二,以她们的作风,不找你肇事,就怪了。”王子玉亮出两个堂皇的理由,“不信,你瞧着,只要有公开的场合,她们绝对不会放过你。”

  “我不参加公开场合不就完了。”林凉很爽快地一句话抛出去。她向来对任何麻烦的交际不感任何兴趣。

  “姐。你叫我不要露本事给周紫东看。可是,你今晚露的那一手,已经让他注意到你了。你以为,林艺璇会放过你吗?”王子玉眯着眼,噙着抹得意看着姐姐林凉。

  “我做了最普通的麻醉。”林凉被激气了,气冲冲地辩解。

  “姐。你没看过我给人家执刀。但是,我可是看过你很多次给人家做麻醉。你的麻醉方式,独一无二,效果奇佳!所以,是你自己不知道你和别人不同。”王子玉感慨着,自家老姐本来就是很了不起的人,偏偏总要装作很普通,却还装不像。

  林凉的确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一点。应该说带她的导师都很不一般。比如胡志修,带她的时候,都是自己拿了份报纸看得悠哉,让她一人周身繁忙。

  “姐。你完了!”王子玉拍拍林凉的肩膀,奉送上一句。

  林凉一个拳头举过去:“你说什么风凉话?你自己不是一样?”

  “我,反正已经被454抽档了。由姐夫罩着。他奈何不了我。”王子玉一点也不担心,以费君臣的本事,周紫东那只能叫给费君臣提鞋的角色。

  提到老公,林凉眼睛一瞟,见到了门口斜长的一条影子。不知什么原因,她几乎不用想,便知道老公在门外听着呢。于是她吁出口气,道:“小玉啊。你知道你姐夫是什么人吗?”

  “知道。堂堂医学教授,了不起的外科专家,家世好,英俊多金。”王子玉能奉承的话全部往外吐,说得自己也洋洋得意起来。

  “我一直以来,就想嫁那种与我身高差不多,有点胖的,最重要的是人品好,老实敦厚。钱不能太多,不然会砸死人。”

  听见钱太多会砸死人这话,王子玉向姐姐猛眨眼皮。立在门外的费君臣和两个部下,都特别的无语。

  “其实按照重力学角度来说,钱太多,是有些重量,是有可能砸死人。”杨科为小师妹争辩出一句科学分析,因为知道小师妹这话其实针对自家首长费君臣说的。

  费君臣摆摆手,不需要安慰。他早已知道他这媳妇的逻辑与常人不同。

  “你意思是说你嫌弃姐夫太有钱?”王子玉小心探姐姐的口风。

  “不是。我意思是说,最主要是他那人太聪明了。”林凉指指脑瓜子。

  王子玉一头雾水了。

  “聪明的人,如果人品不好,是很可怕的事情。”林凉与弟弟像是敞开心扉说,其实说给外面的老公听,“况且男人和女人不同。我不知道那些倒追你姐夫的女人怎么想,但我觉得她们都是猪脑袋。”

  “什么意思?”不止王子玉疑惑,外面窃听的三个人一样迷惑。

  “你姐夫这样的家世,真的是一般女人都不能嫁的。嫁过去,如果有了孩子,哪一天你姐夫不要我了,我就惨了。孩子不用说,我肯定这场官司打不过你姐夫。”

  “那就不用离婚。而且,我相信姐夫不会是这样的人品。”王子玉摇着头说,始因对于费君臣的风评和印象一向很好。

  “离婚有时候不是讲人品,是讲感情的。你姐夫现在是一头热,以为在谈激情。没有想到,我们其实是结婚了的夫妻,夫妻是讲求一辈子的磨合,不是谈恋爱。你现在总以为是帮你姐,把你姐扔进你姐夫的怀里,就是做了件大好事情。但是,你姐是女人,女人就得承担怀孕生孩子的重任。等你姐有了孩子以后,你等着瞧,像你姐夫那种把工作事业当成至高无上的,能帮我带孩子吗?你姐到时候就一个人苦了。”

  王子玉听到姐姐突然的一番心迹表白,哑口了一阵。

  费君臣捏着下巴颌,静静地听着,根本没有想到媳妇的顾虑原来这么多。原来,女人对于婚姻和孩子的顾虑都是这么多的。

  林凉今天干脆把什么话都说明白了:“你姐夫真的不是一个普通人。你说他多钱,他开着夏利。我问他,你为什么开夏利。他说便宜。我说油钱不节省啊,他说恋旧。我其实想说‘你恋旧什么啊?你其实就是清高!在你眼里,什么车都一样,只要是车可以当做交通工具就可以了。’七星级酒店在你姐夫眼里,不过也是一个给人睡的地方。你姐夫的眼界高,高到神的地步了。你是天才,他比你高不止一个级别,越过天使,直接奔上神的领域。”

  王子玉搔了搔脑袋:“姐。可是这与姐夫喜欢你有什么关系?”

  “他对我感兴趣,不是喜欢。”林凉甩甩手,“我从他眼里暂时看不到那种深厚的爱意,只有浓浓的兴趣和渴望。”

  “姐,你怎么能笃定,对你有强烈感觉的姐夫不是爱你呢?”王子玉直搔脑瓜子了。费君臣对于她的强烈追求,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

  林凉闷闷的,其实不大想拿自己的事出来说:“你姐当年是个小傻瓜,知道爱一个人,能让他做出不合常理的事。你别忘了,当年你姐为了那人,在山上淋了十个钟头的雨,差点没命。”

  “姐夫为了你,也做了一些不合常理的事情。”王子玉努力地为心目中的姐夫辩解着,“比如那天晚上你受伤,他第一个冲了出去。”

  “可他接下来又表现地很有风度的,等着我打电话给他。他脑子里都是伎俩怎么拐骗我。”林凉对老公那些笨拙的追女伎俩简直无语了。

  自己的每点小心思,都逃不过媳妇的法眼。费君臣在感到前所未有的挫败同时,却是扶着眼镜架很想痛快地大笑一场。只能说,这老婆实在与自己太棋逢对手了。

  “姐,你究竟喜欢不喜欢姐夫?”王子玉耍起了小聪明,姐姐了解姐夫这么多,应该多少对于姐夫有点兴趣才会去了解。

  “不知道。喜欢有一点吧,但是爱就很难说了。”林凉平心而论,今天看见老公那双摘下眼镜后的眼睛,真的有一点不寻常的动心,“他今天一直向我强调我误解他了,他其实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

  “姐。你也知道我的情况和姐夫有点类似吧。”王子玉见机插缝,道,“其实呢,像我这种,或许人家觉得我眼高于天。可是你看,倒追我的女人都是些什么人,和倒追姐夫的女人,大都一个模样。我呢,想找的,也不过是像姐姐你这种普通的女人。但听了姐今天这一番话,才知道像姐你这样的女人,是不愿意接受我们这类人的。”

  “那是由于飞上枝头变凤凰的麻雀,都比较喜欢当麻雀的感觉。”林凉总结出金玉良言。

  “行吧。反正你和姐夫这婚都结了,你想赖也赖不掉。”王子玉指出现实,“你想清楚了,以姐夫在军中的地位,再说军婚受到保护,姐夫随时可以喝令你履行夫妻义务的。”

  “他若是敢对我用强的,我——”林凉想来想去,觉得白眼狼不会对自己用强的,但是绝对会灌汤,于是没有说下去。

  王子玉坐直身板,偷偷与姐姐再透露一个秘密:“关于姐姐说的那个担心孩子的抚养问题,我觉得姐姐应该和姐夫再深入探讨一番。我记得姐夫有一篇文章,是关于试问在部队里生养孩子的话能否直接培养出一个军队将才,貌似姐夫自己有兴趣做这个项目研究。”

  林凉把眼睛大大地睁了一下后,惊道:“你觉得他会拉我下水?”

  “姐。你是他老婆,你不给他生孩子谁给他生孩子?”王子玉一个“废话”的眼神,直接起来掉身就走。

  来到门外,看见姐夫和两个师兄都立在门口,他吓地退后两步:自己刚刚没有说错话吧?

  结果,两个师兄直接把他拉走。

  费君臣推开楼道的门,坐到了自己愁眉苦脸的老婆身边,取下眼镜:“如果是孩子的问题,你不用担心,像子玉说的,我一开始就有念头要把孩子放在部队里养大。所以不会是你一个人养大,会有很多人养大。”

  这还是正常人的家庭环境吗?林凉无语地望天。

  “你还有什么担忧的事情吗?”既然老婆都这么诚恳了,费君臣也觉得自己更该诚恳一些,道,“至于你说的爱不爱,爱情会不会变质。我认为,在前线部队里的夫妻是不可能变质的,因为本身就有战友同甘共苦的情感在,城市里各种外界的诱惑不存在。然后我对你是很感兴趣,而且,我自己认为那就是爱了。因为从没有一个女人,让我这样一心地在意过。当你没有打来电话之前,我是一直都想拿起电话机打给你,也给自己规定了时限。到了夜晚临睡前如果你再没有打电话来,我就直接打给你了。”

  林凉蹙着眉头,偷偷望过去,见他没有戴眼镜,马上把视线收回来。

  费君臣将眼镜放在掌心里掂着,语气里飞出了一丝忧愁:“林凉,我们现在是内忧外患啊。你看,我们两人都没有达成一致呢,外面,又有虎视眈眈的人。”

  “那十个钟头的雨,让我明白一件事情。你们这些聪明的男人,真的是死心眼。很死心眼,只认定一个女人。”林凉心里面酸酸的,为老公这一番坦白。

  “我是不是可以正式认定,你已经接受我了?”<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