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老公的刀法不是盖的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0338 2021-04-04 23:37

  没有人捣乱,前线战况快速稳定了下来,伤兵急锐减少。接到内部消息,谈判顺利,撤兵就这几天的事了。临时军务得以撤销,费君臣马上返回自己的大本营454,实在是由于这几天被调去临时最高指挥部后,每天没能瞧上媳妇一眼,心痒痒地要命。

  六六开车亲自去接他回来,说:“政委,听说你要回来,炊事班打算做一顿饺子。”

  “很久没有吃饺子了,吃饺子好啊,调剂军旅生活。”费君臣夸起炊事班班长老赵。

  “政委,听说包饺子吃饺子是嫂子提议的。”六六为费君臣透露这个小道消息,纯粹是学着小禄拍马屁,“嫂子真是关心我们首长。”

  一听是媳妇专门为自己提出的主意,费君臣眼皮子跳了起来。

  “政委?”六六见他老半天没有出声,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拍错马屁了。

  “是,你们嫂子向来很大方的,怎么可能这有的吃的主意,是为我一个人提的呢。”费君臣想,自己若真踩进了媳妇的圈套,无论如何得抓几个垫背的。

  六六:“……”

  车子回到454,林队、总参带着一群干部列队欢迎。

  “政委,你今天赶上好日子了。全队听说要回去了,决定一块包一顿饺子。”林队带着费君臣回指挥所时,一五一十地说。

  “一块包饺子?”费君臣就知道没有媳妇不会便宜人,提提金丝眼镜,皮笑肉不笑地问。

  “对。全员动手。”林队撸撸袖子,做出包饺子的架势,“我和总参等会儿也过去。”

  全员动手,意味他想溜也溜不掉了。费君臣赶紧先找个地方歇坐,喝足水,等会儿才有气力应付媳妇的招数。

  看见费君臣这副如临大敌的备战姿势,林队和奉书恬对对眼,想到最新接到的小道消息,奉书恬试探着问:“对了。政委,听说你做饺子馅很厉害,过年你家里包饺子的饺子馅都是你做的。”

  这话谁替他吹的,一想也知道。只有他老婆敢给他高帽子戴。费君臣于是当真心里有点后悔那天自己向媳妇吹的。想到那天的对话——

  媳妇问:“费政委,你确定你会做饺子馅吗?”

  “如果你不会尽早开声。我和我妈说,今年还是先买现成的馅。免得大家到时候都得饿肚子。”

  “不就做个饺子馅吗?这么简单的事情,noproblem。告诉岳母大人,绝不会辜负她的期望。”

  “你真是做过饺子?”媳妇惊叹的声音,表示自己从不知道老公还是会下厨房的三好男人。

  他费君臣从小也算是个天才吧,从没有学不会的东西,现在夏末离过年远着呢,有大半年的时间难道还学不会一个包饺子这么简单的活儿。

  “这个,你亲眼看一看就知道了。”留个悬念,吊一下老婆胃口,到时候像弹钢琴一样在过年时,让老婆、岳父、岳母、小舅子都惊艳一把。

  事实证明,媳妇总是能一眼洞穿他心里的小把戏。不过,娶这样的媳妇才够带劲的,费君臣感觉即使被媳妇蹂躏着,也别有意义地高兴。

  奉书恬和林队见他老半天像是自己乐着一脸笑眯眯就是没有开声,互相对对眼:看这幅神态,政委这是信心十足。哇塞,从不知道政委是做饺子馅的高手。

  休息足够十分钟后,费君臣提步,和其他人一起来到食堂里头。

  如林队所说的,今天是全员都来包饺子。基于454向来提倡竞技精神,分成了每个班一桌,除了炊事班,组织起一个包饺子竞赛。无论饺子皮,肉馅,都是自己现做现包,自己包的饺子最终自己下饺子吃。也即是说,除了输赢以外,这包的好坏的都是得最终填进自己肚子里的。为此,各班非常重视这次包饺子行动。毕竟输了也不过是绕场地跑三圈,但包的不好吃的话,得饿一顿肚子了。

  指挥部除了三个首长,加上三个一级军官,也组成了一个团队加入竞赛,体现公平。

  这饺子皮是炊事班统一做好的,放进冰箱里搁一夜后,今天分到各部由各部各班自己擀皮。林队先抢起擀皮的木棍子,对自己团队里的每个人说:“分工合作,速度才快。我和总参来擀皮,政委负责做饺子馅,六六你协助政委。杨科、张兑你们两个包饺子。”

  费君臣耳听由于媳妇给的高帽子一戴,这做饺子馅的重任落自己肩头上了。而且,几乎没有一个人怀疑他做饺子馅的能力,体现在林队的话刚一完,这所有人都来向他提出作为一个做饺子馅高手应该足以满足的要求了。

  “政委,我们做六种肉馅吧。六个人,刚好每人一种。”杨科撸起袖子开始放大话。瞧其它队,都是只做一种的,最多两种三种,哪像咱们首长是个饺子馅高手,想做哪种就做哪种。况且,这吃饺子,除了饺子皮,好吃不好吃,最主要是靠这饺子馅。饺子皮是炊事班做的,哪一班都差不多,所以,以饺子馅一较高低的优势,指挥部团队有了费君臣在,基本可以决定是第一了。

  杨科的话马上得到了另外四个人的赞同和附和。

  “我喜欢香菇猪肉馅。”张兑舔着嘴唇说。

  “大白菜好,甜。”林队接着马上提出自己的喜好,怕被人抢了先机吃不到,“就做大白菜猪肉馅。”

  “都做猪肉,不如来个鸡肉,再来个牛肉。”既然都要做六种肉馅了,都是猪肉多腻啊,奉书恬从整体上把握口味,提出调整方案。

  眼看别人一下子说了四种了,六六绝不能落后,跟着杨科抢:“我要韭菜虾仁饺子,韭菜猪肉饺子,鱼肉韭黄饺子,韭菜鲅鱼饺子。”

  杨科看着抢不过,扔了手里捏的面团子叫道:“六六,你家专卖韭菜的?”

  “不,我是说这四种随便挑两种都很美味。”六六道,“韭菜饺子是全国东南西北都会包的饺子,便宜又实惠又好吃。我这是为政委着想。”

  听到六六最后这句是为自己着想,费君臣心里感慨:还是跟自己时间最长的六六知道自己的底细。

  一把拉了六六往厨房后面走,美其名曰是去挑菜拿肉,其实是赶紧先找个师傅现学现卖吧。

  走进炊事班的厨房,这炊事班的人个个光顾着给其他班当供应原材料的后勤支援,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不过,炊事班也需要吃饭的。这不,老赵想着曾经答应过给林凉搞顿好吃的接接风,趁今天这个机会,带着林凉一块做饺子。

  费君臣瞅着其他人不在的功夫,让六六把厨房的前后门都先给关上。双手背绞,轻手轻脚走到老赵和媳妇那里,现场观摩真正做饺子的功夫。

  老赵是多少年的老厨了,厨艺自是不在话下。但是,身披班长的重任,而且有意把炊事班的接班人指给一心一意想呆在炊事班的新兵林凉,老赵不可能直接包饺子给新兵吃算了,是要带新兵享受美食的同时,一步步指导新兵涅磐重生,如何做出美食才是关键。

  于是林凉在接受了班长的一番教化之后,做起饺子来也是有点儿模样了。像今天给全队准备好的和面,就是她昨晚一个人做好的。老赵亲眼看着她把一个饺子包好了,检查了一下后感到非常满意,赞赏地点点头,放开手脚让徒儿自己做:“接下来你自己做吧。我到食堂里看看。”

  老赵转身走时,没有看到躲在角落里屏住气息的费君臣和六六,直接离开了厨房。

  等老赵将门带上的一刻,六六捏着鼻子道:“政委,我好像很多年没有跟着你打偷袭了。”意即赞扬费君臣宝刀未老。

  “这不叫偷袭。这叫做偷师。”费君臣教育部下要及时升级词汇量,用词的准确度很重要。说罢,见只剩媳妇一个人在场了,勾搭的机会千载难逢,打发走部下:“你先去挑菜洗菜。”

  “什么菜?”六六问。

  “你喜欢什么就拿什么。”费君臣眼睛里只有媳妇了,管他们爱吃韭菜还是白菜,猪肉还是牛肉。

  六六接到命令,立马从另一边门溜了。

  时机已到,费君臣整整衣领,整整袖子,将自己表现得很正人君子,因为老赵没有发现,自己媳妇可是早发现了他的存在。夫妇两人之间心有灵犀一点通,费君臣心头感叹,对于被老婆发现了自己的偷袭,没有一点儿挫败感只有幸福感。

  “费政委,你到我们班里视察?”林凉提着眉问老公,“你来的不是时候,你也看见了,我们班长刚刚出去了。”

  “咳咳。”费君臣清两把嗓子,“我这是来视察新兵学习的进展,和老兵没有关系。”

  “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为了防止老兵代新兵作弊,故意等老兵走了以后,才过来专门看我一个新兵怎么操作。”

  “是。你挺聪明的,一猜就中。”费君臣借机夸媳妇两句。

  嘭!媳妇抓起切菜的刀子啪一下打在菜板上。

  费君臣反射性退了两步,做出一个挡招的姿态,提醒老婆:“刀剑无眼。你小心点,别伤到你自己。”

  “这样啊。你过来帮我切菜切肉吧。”林凉斜着眼看老公一眼,眼神颇有点挑衅勾魂的味儿。

  费君臣受到老婆的挑逗,一步步走过去,接着迅速将厨刀和菜板挪远了,远离老婆危险的手。然而老婆动作更快,已经将一块洗好的猪肉扔到了他眼前的菜板上,抱起手:“切吧。费政委。”

  现场表演切肉?费君臣提提金丝眼镜,眼角能接收到老婆不屑的目光在告诉他:你这点小伎俩,能糊弄过我吗。费君臣于是在心里头自己挠了挠:老婆,你想看我出丑,直接说出来我装装样子也可以。

  “费政委,你不是做饺子馅高手吗?既然是厨房高手,在新兵面前露一手,显示一下领导深藏不露的威风。”林凉手搭在老公肩膀上,像是饶有兴趣地打量老公拿菜刀的手似是在抖,“对,就像那次弹钢琴一样。”

  费君臣艰难地舔了舔唇:“徐林凉同志,你对弹钢琴那事还记恨在心吗?”

  “没有。我怎么会记恨呢?那么精彩的表演,全场的掌声把我的耳朵都快震聋了。”林凉拍下胸口,扪心自问真的没有记恨,只有一点点的嫉恨,“费政委,那次事件后,我意识到了你确实是我见过的最天才的通才了。所以在听说你会做饺子馅后,我妈都惊叹,像我这样的蠢才居然能嫁给一个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三好男人。”

  说老实话,她本来也觉得能嫁给一个三好男人是很有福气,尤其是今后自己在家做饭的话可以全部交给老公了。可是,老妈子徐静拿老公来开始说她了,说她嫁人后终于有点儿自觉性,知道该进炊事班学厨艺侍奉老公。要她好好学习,千万别比不过自家老公的厨艺被人笑话。言外之意,就是说她这个女儿蠢蠢蠢,一点都比不上女婿。

  嫁个过于出色的老公结局是,全家人都把胳膊都往外拐,不管母亲、继父还是弟弟,对了,还有她的初恋对象。

  虽然不知道老婆是在哪里受的气,但能切实地感受到老婆在生气,费君臣急忙在老婆背后上抚下摸的:“你一样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你现在不就是在厨房了吗?”

  “你误会了,费政委。”林凉赶紧将老公的手抓住,表明想偷懒的立场要紧,“我是感到非常幸运,今后无论是出厅堂下厨房,都有人帮我招架。我只需要坐着吃饭,坐着看戏。这种幸运不是每个女人都能拥有的。”

  费君臣听着老婆突然冒出的这番爱的宣言,头顶上丝丝冒着汗气:老婆,你也太偷懒了吧。

  “费政委,我今后的幸福,都在你手上了。”林凉将掉了的菜刀重新放到老公手里,珍重地交托道。

  “其实——”费君臣事到如今,想当狗熊。说实话,不是他不愿意下厨房,但是,凭男人的良心话说,每个男人都是比较想让妻子做饭给自己吃,这叫充满爱心的便当。

  “费政委,其实你不会做饺子馅是不是?”

  “是。”

  “可我上次问你你说你会。”

  “我没有说我会,我只说让你亲眼看看。”费君臣习以为常地狡辩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你切肉吧。我亲眼来判定你会还是不会。”林凉抱起手,再度向老公发出命令。

  这不会还能装的吗?费君臣对于老婆的执着偷懒,颇有些无语的。行。切就切吧。把肉按住在菜板上,举起厨刀。老婆的指示跟着来了“切薄一点,像纸片一样薄。”嚓嚓嚓。菜刀贴着肉过去几下,切完,提一下金丝眼镜:“徐林凉同志,我真的没有骗你,我从没有进过厨房。”

  可老婆已经提起他切完的一片肉对着灯光研究,说:“费政委,我这回不信也得信了。”

  “你当然得信,这不会还能装的吗?”费君臣道。

  “这不会确实是装不出来的。”林凉对老公拼命地点着头,将老公切出来的肉片摊到菜板上,接着从另一个碗里挑出另一片肉放到旁边,问,“费政委,你看,哪块肉片薄一点?”

  “这还用说,明摆着,是这一片——”在指头指到自己切出来的那片肉时,费君臣眼皮子一跳,急急忙忙要将指头改变方向。老婆眼疾手快将他的手一打,嘴角一勾:“费政委,你说的是实话,不需要谦虚。”

  这不谦虚能成吗?事关一辈子是不是在厨房里做牛做马了。费君臣举起一根指头抗议着:“徐林凉同志,你看看,我刚刚都差点切到手指头了。”

  老婆在他面前举起了两根包扎了止血胶布的手指:你跟我比这个?

  见老公悻悻地放下指头,林凉拍拍老公的肩头:“费政委,我妈说你是天才的时候,我还不大信,现在不得不信了。”

  那是,他当外科医生当了那么多年,切个肉自然不在话下。费君臣终于明白自己上了老婆的套,应该切菜而不是表演切肉。

  六六这时候从厨房囤菜的仓库里抱了一大筐韭菜回来了,问首长:“政委,接下来该怎么做?”

  “什么怎么做?”费君臣因遭受打击太大,一下子没能回过神来。

  “做韭菜饺子馅啊。”六六见首长看似有些精神不济的样子,可急了,“政委,全部人指望着你做馅呢。说句实话,我们团队里就政委您一个人会做。”

  伴随六六这话,厨房的另一边门打开,探进来杨科的脑袋,对着六六嘘嘘道:“做好馅没有?我们都擀完五百个饺子皮了,就等包饺子了。”

  林凉听着他们的这场对话,眼睛眨了眨:莫非自己给老公戴的这顶高帽,上当受骗的人真不少?

  暗地里,老公已经急急把她的手一抓,确定了她的猜测:徐林凉同志,现在我快“死”了,我非拉着你一块了。

  林凉不会对老公见死不救,因为老公会做了,代表她以后不用进厨房了,爽快地反按住老公的手,点下头。

  费君臣立即一提眼镜,对两个部下一招手:还不快过来,你们嫂子要展现她的厨艺了。

  六六抱着韭菜过来,杨科捧着一叠饺子皮过来,都巴巴地等着嫂子给做饺子。

  林凉哪可能上老公这个当,搬了张椅子坐下,当起了导演,指挥老公和两个师兄:“你去洗韭菜,你先切肉剁肉,至于你,准备油、盆、盐巴。”

  于是杨科在准备碗盘时问起了在菜盆子旁边洗韭菜的六六了:“不是政委会做馅吗?”

  “哎,亏你是花花公子,这点道理都不懂。”六六一副很懂的样子说。

  “我怎么不懂了?”杨科虚心请教。

  “政委那是故意的,想做嫂子做的饺子。”

  “哦~”杨科回头看了眼费君臣切肉的姿势,怎么看就怎么个不对劲,后来仔细一想,首长下刀的动作有点像手术室里给人切皮肤。但除去这一点怪异,首长的刀法堪称精湛,队里第一大厨老赵肯定也比不上的。基于这点基础,杨科不能不信任了六六。不信不行,不然他们六个人可得饿肚子了。

  这边,林凉不停激发老公的厨艺潜能:“费政委,剁肉的时候,你就想着你骑马狂奔的节奏,蹬蹬蹬——”

  从不知道老婆的口才足以担任大学高级讲师的级别,费君臣一边切菜切肉与老婆讨价还价起来:“下次我去大学上课,你和我一块去。”

  “你去上课,我去做什么?给你提包,给你提鞋?”林凉一手打开厨房里的小风扇给自己吹凉风,与老公打打牙祭。

  “有讲课费。”费君臣使出杀手锏,“一堂课五万。”

  “不错,五万,一个月的家用,可以再吃一顿马克西姆。”

  提到家用和吃的,老婆的反应堪称神速,想到再吃一顿五万块的马克西姆,费君臣的刀子一顿,指尖一点血飚了出来。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他刀子先一扔,将一点流血的指头伸到了老婆眼前。

  这不一点血都来邀功?林凉抓起老公的指头,挤出一点污血,从口袋里掏出一条止血胶布一贴打算完事。

  “不对。”费君臣在老婆打算贴上止血胶布时挣扎着指头说。

  “怎么不对?”林凉不满地皱皱眉,贴个止血胶布都这么婆婆妈妈的,还是男人吗。

  “你还没消毒!”费君臣严重提醒老婆这个操作缺了个至关重要的步骤。

  “什么消毒?这止血胶布本身就带了消毒。”

  “可电视里不是这样演的。”

  林凉一抬头,眼睛诡异地一亮:“费政委,你进厨房冲着我来,就为了我给你吸指头的血消毒?”

  “不是的。”费君臣严肃纠正老婆的说法,“如果你不小心割伤了指头,我也给你吸指头消毒。”

  老公不继续解释还好,听到这接下来的一句,林凉站起来飚了:“这有什么不同?!”<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