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司令夫人

媳妇被打了?

司令夫人 肥妈向善 16349 2021-04-04 23:37

  不错,这小子算识相,懂得松手了。费君臣提提眼镜。

  周紫东见松开手后,没有刀箭戳自己的手了,也不免是松口气。

  既然老婆之前说是要走了,费君臣向老婆摆摆手示意:走吧。我给你护驾。

  林凉本是要走的,老公这一摆手,立马低下头离开。

  周紫东这回不敢伸出手拦着,隐隐约约的,他似乎能感觉到了什么,迟疑地向着正要跟老婆一块撤的费君臣:“费政委,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当然。你和我和我们部队的领导,因为公务见过好几次面了。周老师,你不是贵人多忘事吧?”费君臣冷静自若。

  周紫东始终抓不到那个疑惑的线头,主要是由于费君臣身上穿的军衣,与当时开夏利载林凉穿休闲装的费君臣,对不上号。但是,某种直觉,让他在费君臣背后又发了一句问:“费政委,都听人说你结婚了,这事是真是假?”

  “周老师,你这么有兴趣打听我的私事?”

  费君臣这句冰凉犹如出鞘寒刀的声音,让周紫东打了个抖儿时醒悟自己说话太不经大脑了,不仅失礼,而且以下犯上。他鞠躬再道了声抱歉,抬起头时,却见454的人和林凉都没影了。果然是不一般的部队,撤退起来井然有序,与特种部队一样的神出鬼没。

  情敌的这句由衷赞扬和感叹,费君臣听着还是颇得意的。然后,一边,他是趁着这夜高风黑,手摸到了媳妇的腰上,一搂,紧贴住媳妇耳边:“你和他说的那些事都是真的?”

  媳妇让他来听,是没法把这样可恨的家丑直接说给他听。至于说给已经动摇了的周紫东听,她是怀了坏念头的。希望周紫东能暴露出林家两老的弱点,她才能有机会下手。

  这些,费君臣转一转心思,都是能猜到的。

  林凉低着头:“嗯哪。”

  “你早说嘛。”费君臣爱怜地在媳妇的脸颊上掐一掐,摸一摸。

  老公的手像逗弄小猫一样捉弄自己的脸,林凉脸蛋马上被折腾地烧红,不由怒了眼:“我怎么说?这爷爷奶奶我都叫了那么多年。”不是念旧情,是自我感觉的耻辱,令她说不出口。

  “如果他们真做错了事,你准备大义灭亲?”

  林凉眉头一挑:“我有那么无聊吗?只要他们不再来犯我,用得着吗?”

  老婆的心思费君臣听明白了。老婆只想拿到林家的弱点保护自己。至于有没有必要和林家厮杀到你死我活的地步,要看情况。没有必要的话,就不需要去惹了。又不是代表正义的公安机会,去惹了惹来杀身之祸不是自讨苦吃吗?果真是把自己性命放在所有第一位的老婆风格,很合他一样是小人心思的费君臣口味。

  “你也别多想了。”林凉告诉老公,一切淡定以对,“两个老人现在一大把年纪了,想兴风作浪都得有下手使唤才能成事。他们来,我们把他们当做两个快进棺材里头的长辈,对他们意思意思够了。”

  “这个你放心。”关于这点,费君臣自认一早打点清楚了,信誓旦旦道,“我通过岳父大人那边已经向林家人先表露了信息,我是林家两老对我应该是兴趣缺缺。”

  听到这话,林凉立马一瞪眼:“你做了什么?”

  费君臣提起金丝眼镜,犹如一个悲风伤秋的诗人:“不过是,告知他们,我是个三无军官。”

  没想到老公耍三无,打算耍到林家老人家面前了。林凉倒不是介意老公在林家人面前耍三无,可是凭他费君臣的名号,能耍得了三无吗?

  对于这点,费君臣先向老婆保密,到时再给众人一个大大的惊喜,于是问这场戏准备什么时候开幕:“知道两位老人家到达的时间吗?”

  “柯怡会告诉我的。”林凉以事论事以人论人,不会一泼脏水全往姓林的人身上泼,小堂妹以前说话做事没有大脑,现在想通了,站到她这边来了,一切既往可以不咎。

  费君臣捉了捉老婆的手,像是发誓的语气:“以后你跟我的部队走了,他们想对你怎样是不可能的。”

  “费政委——”关于这事,林凉磨磨嘴唇。

  一个指头点住老婆张开的口:“我知道你心里那个疙瘩是什么。进了部队后,想去你爸原先的部队瞧瞧,有的是机会。别急。”

  老公都把保证下到这点上了。林凉无话可说。其实除了老爸那事儿,她真是不想进压力大的单位。可是能怎么办呢。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指的就是她眼下这种无可奈何的状况。

  费君臣这会儿是把头都偎依到老婆肩膀上了,闻着老婆脖子上今晚洗完澡后香喷喷的柠檬香味,可是闻着闻着发觉不大对劲,这上上下下摸老婆身体的手慢慢地不大能用上力了。赶紧把头移开,猛地吸上口冷空气,头脑里方是清醒了一些。

  听见老公别过头打喷嚏的声音,林凉嘴角一勾,不做声。所以说,那些犯人想拿刀子伤她有可能,但是想强上她,绝对是不可能的。

  今晚又不知怎么回事没能趁夜黑风高下手,费君臣心里头这个郁闷,回去马上找了杨科谈话:“她这是在她自己身上抹了什么药?”

  这个问题太严重了,如果老婆天天晚上在自己身上抹药,迷得他每天夜晚只能抱着被子睡觉,那还得了?

  杨科挠挠头发,是很想为首长的终身性福排忧解难,可是这小师妹的技术貌似比自己还要略胜一筹,至少,他从没有听说过这种能迷别人而自己不被迷倒的药香。

  “啪”拍下桌子,费君臣知道不能问杨科了,改问奉书恬。毕竟老婆自己也承认了,奉书恬比较了解这种事。

  奉书恬哪能知道林凉在想什么,按理说,不是费君臣更了解自己老婆吗,大致上也只能安慰他:“可能嫂子认为还不到时候。”

  “那什么是时候?”费君臣掰着指头数这结婚后都多少天了,这每天看着老婆当和尚的滋味不好受啊。

  “其实,政委,女人有两种。”

  “哪两种?”

  “一种是你必须强上的。一种是必须对方允许你,你才能上的。”

  费君臣黑了脸:“你认为我看中的女人是后面那种?”

  “其实,两种的滋味都很不错。”奉书恬也只能是一再地安抚他。

  “你的女人是哪一种?”费君臣只问重点的。

  奉书恬干干地笑了笑:“政委,每个人情况不同。我的情况又不能给你当参考。”

  “也就是说,你是前面那种了?”

  奉书恬拿书盖住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其他人一看一对比,一目了然了,说什么以后都不能学费君臣,得学奉书恬,找个喜欢强上的女人。这样最少不用像费君臣这样天天郁闷。

  费君臣想着这死活不是办法,最重要的一点是心灵沟通,他开始努力写情话给老婆进行旁敲。

  林凉接到老公的短信,也知道老公在急什么。但是,眼下真不是时候,她记得弟弟透露过的信息:老公喜欢在野外第一次做这种事。难道,突然约老公去哪个地方踏青?

  正在琢磨着哪个地方踏青合适时,林柯怡来了电话,称林家两老到了。

  林家两老乘坐飞机到达本市。林薄辛一家三口前去接机。

  林艺璇一见面,扑到了林老太怀里,哭哭咽咽道:“奶奶——”一副惨遭所有人欺辱的悲剧女主角样。

  林薄辛和老婆见女儿的演技没有因为这几天的事减弱半分,心里踏实了不少。

  可林老太不是一般的老太,摸摸长孙女的头,叹着道:“艺璇,你哭,这事奶奶也帮不了你。”

  林艺璇的哭声活生生地噎在了嘴巴里:这话意思是,她那处分,连爷爷奶奶都没法让人帮她解决了?

  林薄辛听老人家这样发话,比女儿更心急,走到林老爷子旁边,无比委屈地喊一声:“爸。您看这事儿——”

  “什么事?是你女儿的事,还是你和你老婆的事呢?”林老爷子手里的龙头拐杖剁在地上,铿铿地响,怒气腾腾的目光在这长子一家三口上扫打。

  看来,老人家因他们一家人的事在朋友面前丢脸了。

  林薄辛怒火地朝妻子一个瞪眼。蒋明惠接到老公的怒意,周身打了个颤。昨天她向公安机关倾诉后,马上后悔了。这种家丑怎么可能外扬?而且,她不能和林薄辛离婚的。她娘家都靠着林家人供养呢。事到如今,只能走上前去,在两位老人的面前,啪啪自打两个嘴巴,忏悔道:“爸,妈,我昨天不知道怎么疯了,口无遮拦的。但不是我的错,也不是我老公的错,是那个——林凉的错——”

  “林凉?”两位老人家互对上眼睛。

  有关这一家子和林凉之间的种种瓜葛,两个老人一清二楚。

  “是。是林凉。”蒋明惠咬定道,“她装了八年。在我们面前装了八年不止。”

  瞅着这一家三口哀怨的脸,林老爷子嘴角衔了抹崩于泰山也面不改色的淡定:“到了酒店里,再说吧。”

  林薄辛一家见老人家如此镇定,提到嗓眼里的心才落下来。

  一行人前往下榻的酒店。

  到了酒店大厅,林艺璇看见周紫东出现在门口,不禁愣了一下。

  “我让他来的。”林老爷子对林薄辛一家三口说,“艺璇这婚事说什么,都得先解决。”

  老爷子这意思是,准备把他们家的唯一掌上明珠给了周紫东这个小子吗?蒋明惠眉头绞成了个死结,向丈夫猛使眼色:不是说,周紫东这小子不够资格配咱们女儿吗?

  林薄辛一张脸拉得老长,黑成了包公,也不能违背老人家意思。于是对妻子狠瞪回去:你有本事你自己和爸妈说?

  林艺璇内心里的纠结比父母复杂十万八千倍,一直以来都是周紫东追求她,被她嫌弃。现在,现在爷爷这意思是要她委身给他吗?凭什么?!

  “妈!”一只手抓住了母亲的手臂,林艺璇乞求。说什么自己都不能在这男人面前丢脸。何况,这男人是林凉不要的——

  别说女儿丢不起这脸,她这个做母亲的也丢不起。好吧,丈夫不说,她去说。横下决心,蒋明惠靠到了林老太身边,支支吾吾道:“妈,我看这事不大合适。”

  “怎么不合适了?”林老太对长媳妇扬了扬调,眼神犀利如割豆腐的刀子。

  蒋明惠缩缩头,道:“妈,以前他就是我们家看不起的,不是吗?”

  “可你女儿私底下遭惹他不少,还当着林凉的面,不是吗?”林老太对于林家的动静一清二楚,一句话就指出了林艺璇的软肋。

  既然老人家都清清楚楚了,蒋明惠干脆把话挑明了:“妈,你知道的,艺璇她不是喜欢他,是利用——”

  “啪”老人家忽地一巴扫到了长媳脸上。

  蒋明惠当众遭打,两颗眼珠子差点滚落下来。林薄辛和林艺璇同时低下了脑袋,不敢吭半句声了。

  “有你这样的妈,才有这样的女儿,你还好意思说得出口?”林老太教训完长媳,嫌弃自己的手都打痛了,甩了甩手后,上前几步,对周紫东却是一脸的热切和讨好。

  周紫东在昨晚上与林凉交流完情报,一夜几乎无眠,感觉林凉的话可信度有几分。今天被两老叫来,他如今自是与以前面对林家老人的心境不同了。眼见林家两老摆出了与以往完全不同的热情来迎接他,周紫东眉头一皱,林凉的话可信度几乎是百分之百验证了。

  “紫东。”林老太招呼这个林家养子过来说话。

  周紫东走了过来。现在一行人是进了酒店一楼的一个小包厢里头。

  “紫东,你看艺璇这丫头怎么样?”林老太抓住长孙女,像是卖货一样摆到周紫东面前。

  林艺璇感到无可抑制的羞辱,尤其是想到昨天自己还在周紫东面前放的那番狠话,没想到今天林家两个老人来了以后,居然是想拿她来倒贴给他了。她紧紧咬着唇,没有给周紫东好脸色看。

  林艺璇愤怒厌恶的表情落在周紫东眼里,周紫东淡淡地撇了撇眉宇,老实说,有了披露的真相后,对这个女人的感觉,现在只剩下吃到了苍蝇一般的恶心。但是,他也是混了几年官场手段老道的人了,对殷勤的林老太说:“艺璇妹子不喜欢我,奶奶就不要勉强我们了。”

  这话能不能是算他识相?林艺璇和蒋明惠两人心头小跳,感觉是惊喜,又感觉到不大对劲。

  林老太当即沉下了脸:“艺璇,你不喜欢他吗?”

  老人家居然要她当众把自己卖了?林艺璇仿佛第一次才认识这个从小爱她到骨头里的奶奶,两眼直直的,一会儿半刻说不出话。

  “,你怎么教女儿的?!”林老太对长媳妇发火了。

  蒋明惠有了老人家刚刚那一巴后,深知在这关头上不能再惹老人家怒气了,赶紧把女儿的头按下去,说:“紫东,艺璇是喜欢你的,一直是喜欢你的。”

  屈下头的林艺璇愤怒地咬着唇,抬起的眼角对着周紫东:你最好识相点。

  接到她这样的眼神,周紫东进林家后多少年的羞辱一起爆发了,冷道:“我记得四年前林凉推拒了这段婚事,我和林家所谓的婚约也就取缔了。”

  “紫东,你这话什么意思?艺璇都说了她是喜欢你的,如果你介意这个丫头——”林老太喋喋不休说着,一边给长媳妇使眼色。

  “是啊。紫东,我这丫头嘴硬而已。”蒋明惠点着脑袋,只差和女儿一块给周紫东磕头了。

  “我说了,我和林家的婚约只有和林凉,既然林凉都取缔了,其她女孩子我不想要。”

  周紫东这话一出口,等于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林家最高贵的小公主林艺璇给甩了。

  林艺璇被雷击中一般,哆嗦着软了下来:比不上林凉,现在在这个男人面前,她也比不上林凉了。

  “艺璇。”蒋明惠连忙扶住软下来的女儿,疾呼着。

  周紫东心里为许多事翻腾着,没兴趣看这些人继续演戏,转身要走。

  “噔”!

  林老爷子的龙头拐杖敲打在了地板上。

  周紫东皱着眉侧过头,望向老爷子的方向。

  “你别忘了当初是谁救了你们一家!”林老爷子发起火来,天崩地裂的怒色。

  周紫东如今面对老人家,却只是漠漠的。如果如林凉所说的,这林家来救周家是另有内幕,他对林家哪里来的报恩,应该是报仇才对!掉回头,漠漠地离开。

  林老爷子一举拐杖,摔到了地上。

  林薄辛急急忙忙帮老父亲捡起拐杖,道:“爸,别气坏了身子。这个忘恩负义的小子,迟早会遭天谴。”

  “去!”林老爷子一指长子林薄辛,命令,“把家里人都叫来。我们林家要在这里摆一场盛宴,为林凉庆功。”

  “爸!”

  “爷爷!”

  林薄辛一家三口呆成了口若木鸡。

  “怎么?林凉能进一支了不起的部队,不是我们林家的骄傲吗?据说那支部队多少年没有能进一个女兵了。”林老爷子淡淡定定地道。

  “可是艺璇——”蒋明惠抹起了眼泪花儿。

  “你整天只知道哭哭啼啼的,也怪不得外面的人误会你被丈夫虐待?”林老太磕巴磕巴茶盖子,教训的矛头又指向了长媳妇。在老人家看来,全都是这个媳妇不济,才会搞得丈夫和女儿都成不了器。

  蒋明惠又只能把所有眼泪往肚子里吞。

  两个老人见把这一家子教训得差不多了,方是稍微缓和了下语气,毕竟长房再不济也是长房,两老始终得多罩着点,发出了话:“艺璇是我们家长孙女,这一点是不会变的。”

  “爸和妈的意思是?”林薄辛提着胆子,战战兢兢地问接下来该怎么办。

  “艺璇吃的这个亏不算什么,女孩子家最重要的嫁个好人。老实说,周紫东不要艺璇,你们该感到幸运。这小子也配不起我们家。”林老太转了语气道。

  林薄辛一家捣蒜似地点头。林艺璇双手捂着脸,泪流满面:“奶奶!”完全是喜极而泣。但是,林薄辛和老婆还是对刚刚的事心有余悸的,你说老人家突然要求周紫东娶自己家女儿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们刚刚那样做,是为了试探这小子还是我们的人吗?”林老太兜出了自己和老伴的主意,说,“毕竟,你们之前和我们透露过,这小子近来愈来愈不像话了。”

  原来两个老人是高瞻远睹,权谋在握。林薄辛等人擦一把汗。既然老人家是要演戏,何不先通知他们一声,害他们这样心惊胆战的。

  “那为林凉设的这场庆功宴?”林薄辛代替全家人继续问。

  “林凉要带她丈夫一块出席,这是肯定的。我们家先把话都放出去了,也就不怕这个丫头耍什么性子。这丫头得把老公带给我们老人家瞧瞧,这个礼节是不能失礼的。不然这王家和她妈妈的面子也挂不住了。”林老太一五一十地指导儿子如何摆局。

  林薄辛点着头,直道父母精明。

  “接下来,是要给艺璇找个不错的入门女婿。在庆功宴上宣布出去,顺便来个订婚仪式。”林老太道完所有,口渴了,喝口茶,顺便指示儿媳给自己捶打大腿。

  听到老人家这番安排后,林薄辛一家三口喜不自禁。

  林柯怡在病房内,与林凉小声商议着:“我爸和我妈说也要去接爷爷和奶奶的飞机,可是大伯不让。”

  “哦。”林凉应道,拿起把小刀,顺便给小堂妹削个苹果。

  “凉姐姐。”林柯怡双手枕起了下巴,宛如一只乖巧的小狗叫一声。

  林凉斜睨她一眼:“有什么事说吧。不叫我姐姐也没有关系。”

  “我只是好奇,姐姐你嫁了个什么样的男人。”林柯怡嘟着嘴巴子说,“你知道吗?爷爷奶奶打的主意很明显,想当众羞辱你和你老公。”

  林凉听了只想笑:她老公,是林家人能羞辱得了吗?

  林柯怡顾自往下说:“可惜,姐姐你知道的,我和我爸妈在林家里面是最没有出息的,不然,我们不会在长房失利后依然抬不起头来。所以,我们帮不了姐姐什么。紫东哥现在看起来也是自身难保。哎——”

  “怎么回事?”林凉提提眉,问。

  “紫东哥不娶艺璇姐,和爷爷奶奶闹翻了。”林柯怡道。

  周紫东在听了她的话后还能信任林家两老,那就怪了。林凉心里吹起了口哨,作战计划完成的不错。如果她没有预料错,接下来周紫东应该是会重新调查周家以前发生的那起案件了。

  “凉姐姐,你知道什么内幕吗?”林柯怡忽地把小脸凑到了林凉面前,问。

  “不知道。”林凉推开堂妹的脑袋瓜,顺便把削好皮的苹果塞进堂妹张开的嘴巴里,站起来,“明天你要出院了,自己照顾自己一点。”

  林柯怡抓着苹果咬着,仰头看林凉的目光露出了点点的畏惧。隐约中,她和自己的父母都能察觉到林凉现在对于林家人,是陌生到掉进寒窖里一般的冰冷,仿佛从来就不是林家人一样。她唯一可庆幸的是,自己及时站到了林凉这边。

  林凉离开病房后,是边走边接老公的电话。

  “我要去试衣服做头发,你一块来吧。我让人来接你。”

  老公抛下这一句二丈摸不着头脑的话后,断了线。

  林凉加快脚步,到了地方坐上老公的夏利车。开车的不是老公,是弟弟王子玉,让她小吃一惊。

  “你姐夫呢?”绑着车上的安全带,林凉蹙着眉问。主要是担心弟弟现在能不能开车。弟弟虽然考了执照,但一直没有自己的车,只在回家的时候开老爸的车。

  “放心吧,姐。”王子玉拍拍胸脯道,“姐夫告诉我这辆车是什么性能,我一上手就会,姐夫都很吃惊呢。”

  言外之意,你老弟不是普通的天才,是万事天才。

  林凉直接给洋洋得意的弟弟头顶上砸一个蒜头,喝道:“好好看着前面开车。如果出了事,别说你姐夫原谅不原谅你,我先把你大卸八块。”

  王子玉被姐姐的拳头砸了个结实,只得挤巴起眼角:感觉姐姐结婚后愈来愈暴力了,都是姐夫给宠出来的。话是这么说,他是不敢乱来,两手握紧方向盘,专心致志地开起了车。一路上,都不敢和姐姐说一句话。却是林凉开始耐不住性子,问他:“你姐夫为什么突然想去试衣服?”

  “我们爸妈接到林家的邀请函了,说是要给你摆庆功宴,顺便邀请了姐夫务必参加。”王子玉把最新消息转播给姐姐听。

  “庆功宴?”林凉听着林家两老出的这个馊主意,就不禁冷笑。

  “姐,你还没有接到爷爷奶奶的亲自问候?”王子玉挑衅着英气非凡的眉宇,借机嘲讽两句林家人。

  “两位老人家哪能放下尊驾告诉我这事,和我们爸妈说也一样。”林凉有一句没一句与弟弟拌着嘴。

  “姐夫倒是听说了,说是林家要给长孙女找个入门女婿,要拿这个入门女婿与姐夫当众比个高低。”王子玉说到这个,笑不拢嘴。林家能找到什么入门女婿拼得过姐夫的呢?他和费君臣十分拭目以待。

  “你姐夫听到这个,应该是高兴得乐上天了吧。”林凉想都想得到老公的那种歪念头,无语地只想翻眼,怪不得老公突然兴致勃勃地宣称要试衣服和做头发。

  “姐夫对这事是挺看重的,在中午第一时间接到快报后,专门托人找了美容师与设计师化妆师,都商量了一个下午了。”王子玉向姐姐报告姐夫费君臣的最新备战进展。

  林凉靠着椅背,像鱼儿吐泡泡一样吐出口长气。老公接下来,大概会拉着她一块疯狂吧,以老公那种只要有有趣的事情可以玩绝对可以玩得不亦乐乎的邪恶性子。老公的人生哲学是,不求名利,只求有的玩。

  王子玉小心开着车,来到了姐夫费君臣所说的美容院馆。把车开到附近的公共停车库停车,由于车位很紧,王子玉刚转个方向盘,要把车杀入停车位。前头迎来辆不凡的迈巴赫,想与他抢车位。结果,王子玉较上了劲,一个巧妙的转手方向盘,先一步入了车位。

  林凉在旁边看到弟弟像当年在游乐园玩碰碰车两眼发出亮光,就知道糟糕了。

  夏利成功上了车位。被出局的迈巴赫主人立马下车,叫骂:“小兔崽子,明明是我先看到的车位,快给我让出来!”

  王子玉卷卷袖管,走下车。

  林凉急忙踢开车门下去,把弟弟拉住:“你做什么呢?想打架吗?”

  她这话没说完,迈巴赫车上又下来了两个男人,一共三个男人围住了他们俩。王子玉当即愧疚了,对姐姐说:“我先打倒一个,你跑出去喊姐夫过来。”

  被弟弟这话提醒,林凉立马拨打电话,不过不是拨给老公,直接拨打报警电话。

  看她按电话键像是要报警,其中一个男人喊一声后朝她冲过来,准备抢她手机。

  “姐!”王子玉一看,着急地大喊一声。要往姐姐这边过来时,被另一个男人挡住在中间。一时间,他也不手下留情了,挥起结实的一拳朝对方的脸上砸了下去。待那男人倒下去后,发现姐姐比他更神速,一脚正好踹到了另一个男人两腿间的命根子。

  三个人瞬间倒了两个,唯剩下的那个,看被林凉踹了命根子的同伙在地上只剩半条命地叫着,哪还敢再走上来。

  王子玉摸摸鼻子,对向那辆迈巴赫。照他看来,迈巴赫里面还有个男人没有下车。

  林凉拉住弟弟,不想把事情闹大了,道:“走吧。”接着硬是把弟弟给拽走。

  见这对姐弟走了,三个打下手的男人才走回车边,向车里的主人低头认错:“对不起,容少,他们看来好像是道上的人,会功夫。”

  “什么道上的?那男的用的是铁砂拳,那女的用的是散打。明明是两个军人。”车里的主人听起来声线很年轻,语调却是很稳重,“都上车吧。这回是我们不慎,遇到了两个当兵的。”

  “其实,当兵的也不用怕——”一个手下想奉承主人的话没有说完,先是挨了主人横出车外的一脚,瞬间身子飞出去了两米远趴着。

  这边,林凉拉着不甘愿的弟弟,一路来到了老公说的美容院馆。这个美容院不大,但是人来人往,装修豪华,一看也是进去后价格不菲的地方。听到了他们自报的姓名后,美容院的服务生直接带他们上了二楼的老板办公地。

  推开门,见一间豪华的化妆间里,老公一个人在衣架子边上撩着一排衣服,俊脸微恼,像是不知如何挑选。

  王子玉立马热烈地叫一声:“姐夫。”

  林凉则在踏进门槛,忽然脚底下一拐,差点滑倒。

  费君臣转头,看老婆好像是见到他太过兴奋而跌倒,嘴角微勾,愉悦道:“你们到了?”

  林凉不管老公说什么,先赶紧脱下了鞋子。今天出门时,谭美丽因为知道两人穿的鞋码相同,大喊着有趣,非要互换着鞋子穿,美其名曰两姐妹相亲相爱。谭美丽向来除了军训时的军鞋,一双双都是高跟鞋。她不可能穿军鞋配普通百姓衣服不伦不类地出门,只好挑了双最低也有五公分的高跟凉鞋。现在可好了,因为踹那个男人,把一只鞋跟给踹歪了。

  这可怎么办?是人家的鞋子?得先找到家鞋铺帮死党把鞋子修理好。打好了主意,林凉抬起头问美容院的服务生:“附近有没有可以修鞋的?”

  费君臣走过来,想在老婆面前逞能,一听这话,大开口:“不用修了,我帮你马上买双新的。”

  老公每次献殷勤总是弄错地方。林凉叹叹气,向老公实话说:“不是我的鞋子,是人家的。”说完,不免有点气弟弟的热血过头,提起凉鞋扔到弟弟身上:“去,帮我修鞋子。”

  王子玉接住姐姐丢来的鞋子时,忍不住发出一声吃痛的低吟。

  林凉一愣,看过去,才发现弟弟在打人时把手给弄伤了。

  这下,可把她和老公两个人给紧张的。这手,号称是外科医生的第二生命。让人找了个医药箱过来,费君臣帮小舅子察看手哪里伤到了。经初步仔细检查后,发现只是手腕处轻微的扭伤,便是上点伤科药和冰敷,嘱咐不能动。

  林凉掂了冰块,用毛巾包裹好,帮弟弟敷着手腕上。弟弟眉宇一挑一挑的,裂一裂嘴道:“下次再被我碰上那个混蛋——”

  “你够了没有?”林凉低喝住弟弟。

  费君臣见小舅子伤了手媳妇断了鞋跟,这会儿再不能觉察出是出事就奇怪了。等媳妇出去端水,他挨近小舅子盘问仔细情况。

  “不知道是哪里的人,但开着迈巴赫,看不起夏利,一下车,就冲我们来了。”王子玉向姐夫如实汇报。

  “迈巴赫可不是一般人能开得起的。”费君臣捉摸着下巴。不过,敢当街对他媳妇和小舅子动手的人,除非是不想要命了。

  林凉给弟弟端了杯温开水回来,听到老公这话,眉毛一竖:“费政委,我先警告你,如果你敢追究这个事,把事情闹大,你以后别想上我的床。”<更新更快就在笔趣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